当前位置:广州汉服民族英烈
少年民族英雄夏完淳
2014年01月13日 来源:www.gzhf.org

少年民族英雄夏完淳

收集、整理:嘉林

当代人了解夏完淳的人不多,但其一生不凡,实乃华夏旷世英才。

夏完淳(16311647),别名复,字存古,号小隐、灵首(一作灵胥),乳名端哥。明松江府华亭县人(现上海市松江),居郡城西花园浜。完淳父夏允彝为江南名士,与陈子龙创立几社。完淳受父影响,矢志忠义,崇尚名节。天资聪颖,早慧,五岁读经史。时陈继儒诗赞:“包身胆,过眼眉,谈精义,五岁儿。”七岁能诗文,九岁即作《代乳集》。允彝出游远方,常携完淳,使其阅历山川,接触豪杰。

从师陈子龙,又受知于复社张溥,文章气节深受影响。其《南仙吕•傍妆台•自叙》:我本是西笑狂人。想那日束发从军,想那日霜角辕门,想那日挟剑惊风,想那日横槊凌云。帐前旗,腰后印,桃花马,衣柳叶,惊穿胡阵。盼杀我当日风云,盼杀我故国人民,盼杀我西笑狂夫,盼杀我东海孤臣。月轮空,风力紧。夜如年,花似雨,英雄双鬓。如:投笔新从定远侯,登坛誓饮月氏头。莲花剑淬胡霜重,柳叶衣轻汉月秋。励志鸡鸣思未楫,惊心鱼服愧同舟。一身湖海茫茫恨,缟素秦庭矢报仇。《精卫》:北风荡天地,有鸟鸣空林。……辛苦徒自力,慷慨谁为心。少年英雄倚剑报国形象跃然纸上。

完淳年十四,识少女秦篆,曾传词曰:秋色到空闺,夜扫梧桐叶,谁料同心结不成,翻就相思结。十二玉阑干,风有灯明灭,立尽黄昏泪几行,一片鸦啼月。后娶其为妻。

完淳少年即胸怀大志,至十余岁,已“博极群书,为文千言立就,如风发泉涌;谈军国事,凿凿其中”。一次完淳问其岳父钱栴:“今日世局如此,不知丈人所重何事?所读何书?”丈人惊愕,一时语塞难答。

崇祯十六年(1643年)十三岁,即与同县友人杜登春等组织“西南得朋会”(后改为“求社”),继其父、师所创“几社”。次年春,农民起义军席卷北方,自称“江左少年”,上书四十家乡坤,请举义兵为帝出力。

为救国复明,完淳父子倾尽财富,毁家抗清。1645年(顺治二年),清兵下江南,完淳年十五,随父、师于松江抗清。败,夏允彝投水自殉。乃随子龙联系太湖义军,参谋义军领袖吴易军事。不久,太湖义军灭。完淳泅水脱险。恢复华夏意志坚定不移。因痛心国事,作《大哀赋》,文采宏逸,情词哀惋,读者无不惊佩感叹。

1647年春,明鲁王(朱以海)赐谥夏允彝为“文忠”公,并遥授完淳为中书舍人。完淳作谢表,连同抗清复明志士数十人名册,交与秀才谢尧文,使其海上赴舟山呈与鲁王。尧文于漴阙候船,为清兵拿获,解送提督吴胜兆处系狱。后吴胜兆反清事败,清廷得完淳所书谢表等,南京总督军务洪承畴即秉承清摄政王意,按名册严缉夏完淳等。

完淳避于嘉善岳父家,曾秘密西行受阻,返回松江,意渡海至鲁王处,再图大举。不幸于六月底被清廷侦捕,取水道解往南京受审。船过细林山(辰山),念先生子龙,作诗《细林夜哭》,以表哀悼。船过吴江,又作《吴江夜哭》,以悼念吴易。过江宁,望钟山,大笑曰:“我得归骨于高皇帝(明太祖朱元璋)孝陵,千载无恨!

押至南京,洪承畴亲讯并劝降:“童子何知,岂能称兵叛逆?误堕贼中耳!归顺当不失官。”完淳挺立不跪,佯为不知审讯大院即为洪承畴,反话正说、寓贬于褒,高声答道:“我闻亨九(洪承畴字)先生本朝人杰,松山、杏山之战,血溅章渠。先皇帝震悼褒恤,感动华夷。吾常慕其忠烈,年虽少,杀身报国,岂可以让之!”当左右差役告之实情,完淳更声色俱厉:“亨九先生死王事已久,天下莫不闻之,曾经御祭七坛,天子亲临,泪满龙颜,群臣呜咽。汝何等逆徒,敢伪托其名,以污忠魄!”洪承畴面红耳赤,满头是汗,色沮气夺,羞愧不已,无辞以对。初崇祯帝以洪承畴战死,为其大办国丧。岂知洪承畴降清,立成满清鹰犬、朝廷叛徒和民族败类。

少年民族英雄夏完淳-岭南汉服

时钱栴亦被捕,意志沮丧。完淳勉励其曰:“今与公慷慨问死,以见陈公于地下,岂不亦奇伟大丈夫哉!”使钱得全晚节。在狱中谈笑自若。写下许多激愤诗篇,如:“片风丝雨笼烟絮,玉点香球。玉点香球,尽日东风不满楼。暗将亡国伤心事,诉与东流。诉与东流,万里长江一带愁。”自被捕至狱中作诗集《南冠草》,另《狱中上母书》及《遗夫人书》等,俱为慨世伤时、怀友和悼亡之作,亦表达坚贞不屈、视死如归之爱国豪情。谢枚如云其诗词“如猿唳,如鹃啼”,或悲或慨,或凄或壮。“英雄恨,泪满巾,何年三户可亡秦。”“今生已矣,来世为期;万岁千秋,不销义魄;九天八表,永厉英魂。”少年侠肝义胆,激越豪情,英雄气概,吞山河,盖宇宙。传诵千古。

如上母书:“不孝完淳今日死矣!以身殉父,不得以身报母矣!”“恶梦十七年,报仇在来世。神游天地间,可以无愧矣。”深厚孝心,慷慨悲壮;与妻诀别:“三月结缡,便遭大变,而累淑女,相依外家,未尝以家门盛衰,微见颜色。虽德曜齐眉,未可相喻!贤淑和孝,千古所难。不幸至今吾又不得不死;吾死之后,夫人又不得不生。上有双慈,下有一女,则上养下育,托之谁乎?……言至此,肝肠寸寸断,执笔心酸,对纸泪滴……身后之事,一听裁断,我不能道一语也,停笔欲绝……吾累汝,吾误汝,复何言哉?呜呼。见此纸如见吾也。”凄怆哀婉,视死如归,绝不贪生,更显其柔情万种。

完淳继其父所作政论集《续幸存录》,析南明弘光朝败亡之因,识见超卓。如谓“南都之政,幅员愈小,则官愈大;郡县愈少,则官愈大;财赋愈贫,则官愈富。斯之谓三反。三反之政,乌乎不亡?”故郭沫若叹“完淳不仅为一诗人,而实为备良史之才者也”。睹山河破碎,华夏沦亡,然完淳曰:“大造茫茫,总归无后,有一日中兴再造,则庙食千秋,岂止麦饭豚蹄,不为馁鬼而已哉?”坚信华夏终将匡复。

九月十九(16471016),被押至南京西市刑场。途中,完淳肩负重枷,脚戴重镣,满身伤痕,仍大义凛然,昂首挺胸。围观民众伤痛落泪,完淳则高声吟诵:

复楚情何极,亡秦气未平。

雄风清角劲,范日大旗明。

缟素酬家国,戈船决死生。

胡笳千古恨,一片月临城。

刑前,完淳傲然挺立,拒不下跪。刽子手战战兢兢不敢正视,三声催魂炮后仍呆立不动。待监斩官再三催促,才了结少年英雄灿若日月之生命。完淳时年十六,真可谓:“少年英雄,壮志未酬,生死关头,凛拒苟且偷生,慷慨赴难。”牺牲后,由友人杜登春、沈羽霄收殓遗体,归葬于松江小昆山荡湾村夏允彝墓旁。其岳父等三十余人,同时遇害。

著有《南冠草》、《续幸存录》、《玉樊堂集》、《夏内史集》等。今合编为《夏完淳集》,辑有《云间三子新诗合编》(九卷)。夏氏父子之墓,受后世瞻仰凭吊,成当地胜迹。碑上由陈毅元帅于1961年题写“夏允彝、夏完淳父子之墓”。

三百余年时光,弹指一挥间。少年英雄之侠骨、诗章、柔肠,穿越时空,撞击人心。后人称赞夏完淳“生为才人,死为雄鬼”。进入新世纪,更有汉服运动实践者于松江集体隆重拜祭少年英雄夏完淳,以缅怀先烈,强民族精气。

资料:隋方晨《壮志诗情少年豪》,等

音乐:班得瑞奏、喜之郎作《The Soong Sister》

推荐:天涯在小楼(天涯阁主人)《乙酉松江祭夏活动始末——小楼视角

来源岭南汉服网:http://www.gzhf.org/0113179.html

分享到:


【上篇】
【下篇】



目前留言 1条
  1. lin : 2014年01月13日10:34:18  -49楼 @回复 回复

    松江夏氏祭文

    苏州复兴私塾主讲蒋稚翼书

    岁逢乙酉,时於腊八,六世辗转,虽神州己非胡虏蛮夷之域,却大道未复,甚有悖逆。华胄后裔由警於此,望祈夏氏完淳先烈之天灵佑再兴之业。是宏天地正气,以泽亿兆之民。故吾等同志之士,诚心以祭。献文曰:
      
      峯峦巍巍,川流泱泱。林谷幽幽,大地茫茫。
      夫吾华夏,始自炎黄。定章制仪,天下垂裳。
      五千年间,傲然穹苍。文治武功,盛极汉唐。
      承平四海,震誉外邦。兵礼有度,而立中央。
      
      晴空划惊雷,袭来燕云寒。
      赵宋登皇宇,胡虏寇雄关。
      未可平塞北,迫许倚江南。
      昨昔曾风华,今时是辛酸。
      百年复皇觉,一世再天寛。
      岂料时不与,可叹业是难。
      蝗风又遗害,神州何以安。
      
      夏氏人,禹之嫡。御神州,义弗却。
      灵胥者,十有七。身为少,魂是杰。
      継遗愿,承余业。庸华亭,抗夷狄。
      兵未抵,俘於敌。荣生死,耻变节。
      狱中书,与母别。言头断,志难灭。
      
      胡清至,伏尸百万。刃盈血,江河为染。剃发而本易,毁衣而表更。禁武而体弱,封言而智昧。抑善守腐,抗拒新学。笃信弓马,惧外防内。欺世误国,愚弗复愚。其得天下之弗正,致其无任於天下。割地赔款似为荣,丧权辱国如儿戏。千疮百孔,大厦将倾。有幸者,国父群贤,勇为人先,驱胡虏而皇汉再兴。
      
      峯峦巍巍,川流泱泱。林谷幽幽,大地茫茫。
      吾族华夏,地久天长。屹立於斯,日月同光。
      夏氏先烈,励我激昂。同心同志,共济风浪。
      前车之鉴,谨记勿忘。正道明德,弗复国殇。

    ——2006年1月乙酉松江祭祀夏完淳


发表评论


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