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广州汉服汉服简考
3.1、对“汉服”概念的常见误区
2014年02月02日 来源:www.gzhf.org
主要内容
[隐藏]

作者:@独秀嘉林,摘自《汉服简考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zhf.org/file/2014/hanfu-jiankao.pdf

3、古籍中的汉服记载

3.1、对“汉服”的常见理解

常有人将汉服理解为汉朝服饰,但在汉以前,汉族及其先民已有特定的服装体系,《易传》:“黄帝、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盖取诸《乾》《坤》”,[1]《史记正义》认为衣裳为黄帝所制:“黄帝之前,未有衣裳屋宇。及黄帝造屋宇,制衣服,营殡葬,万民故免存亡之难。”[2]汉服经过各朝各代的规范发展,其中汉朝时国力强盛、服饰完善普及,汉人、汉服因此得名,其后汉服继续发展、传承,而主要特征没有大的改变。

在21世纪汉服复兴之前,简释汉服概念的记载目前笔者发现2处,一是清代康熙命纂的《佩文韵府》词典,其中有“汉服”词条:

汉服 《唐书·吐蕃传》:结赞以汉服浑众屯潘口傍青石岭,三分其兵趋陇汧阳间,连营数十里,中军距凤翔一舍,诡汉服,号邢君牙兵。《辽史·仪卫志》:辽国自太宗入晋之后,皇帝与南班汉官用汉服,太后与北班契丹臣僚用国服。其汉服即五代之遗制也。[3]

二是1996年出版的《中国衣冠服饰大辞典》对汉服的定义:①汉代的服饰;②辽代服制中的汉族服饰;③泛指一般的汉族服饰。[4]

而自2003年汉服复兴以来,当代一些学者也对汉服概念发表了不同看法和认识,其中不乏错误。

2003年复旦大学杨志刚副教授:“这其实是个伪命题,汉服从来就没有一个固定的概念,汉族人的服装,从汉唐至宋,一直到明清,均没有一个固定的样式,都在不停地变化”;南京大学刘迎胜教授说:“‘汉服’其实一个很虚无的概念,因为服装总是在不断地发展。”[5]

2005年《中国新闻周刊》汉服专题报道称:“在现代汉语辞典里,并没有‘汉服’这个称谓,‘汉服’其实是网友们的民间定义。”[6];其中袁仄教授又认为:“‘汉服’的称谓可用,但是不够严谨,从广义的服饰文化而言,汉族人历史上所穿戴的传统服饰,都应该归入此类,而不仅仅是汉族政权主政时期。”[7]对此,张梦玥指出:“‘汉服’这个词并非生造,乃古籍斑斑记载”,不能“将汉族服饰去代表其他民族。”并对报道中的其它误区进行了澄清。[8]

2007年华梅教授认为:“在中国服装史中,有相对于少数民族的汉族服装,有相对于其他朝代的汉代服装,单纯称汉服的,从语义和款式上都显得概念不清,或是有一定的局限性。”[9]

2008年蒋玉秋等编著《汉服》也认为:“在这些史书中,汉服出现的频率极少,也并不是专有名词。”[10]

2009年张跣副教授声称:“‘汉服’的概念无论是在中国传统文化还是在现代汉语中原本都是不存在的。”[11]
2010年鲍怀敏、安继勇认为:“其实汉服不是一套服装,而是一套各种款式完备的服饰体系。汉服的款式多样而且色彩丰富,不同的人群有不同的服饰,不同的场合有不同的服饰,不同的人又可以根据个人的喜好而选择不同的风格。所以,不要把汉服简单化成为一件交领右衽的衣裳。”[12]

2012年王芙蓉表示:“汉服的概念目前还有比较大的争议。……在这些观点中笔者比较认同汉服是汉民族传统服饰。”[13]

其实民族服饰的根本功能是“区别于他族”,并强化民族认同。[14]汉服复兴实践者始终认为汉服泛指汉族传统服饰,而非特指汉朝服饰,且汉服概念一直很明确而并不模糊:

1)历史方面,汉服是一个博大精深的服饰体系,有着悠久的传承与发展史,其深刻而惨痛的磨难与消亡史,深刻表明了汉服的历史存在,以及古人对汉服的精神认同;2)外在方面,汉族服饰同所有民族服饰一样都突出了民族属性,也就是有其显著而严格的、得以区别于其他民族和外邦服饰的主要特征(即多样而又统一的形制与款式,不在本文叙述之列);3)概念方面,虽然因为强大的文化自信,中国人更喜欢使用“衣冠”等词汇指代服饰和汉族服饰,但“汉服”“汉衣冠”等词汇散布于大量史料、诗文集和小说等古籍中,表明“汉服”概念不是很少出现,更非复兴者生造,而是古代就运用丰富。

由于目前学术界对汉服概念理解存在混乱,很有必要将相关资料予以发掘和整理,以进一步强化汉服的文化传承性和汉服运动的合理性,也可供研究汉服概念和历史的学者和高校相关专业师生参考和使用。本节资料将按事件发生年代,及对事件进行记述和转载的古籍编修时间排列,其中诗词等资料绝大多数只是摘录而非全录。

 


[1] 《易传》·系辞下,杨鸿儒编:《易经导读》,华文出版社2001年,第426页

[2] (唐)张守节正义:《史记》卷1,《续修四库全书》第261册,上海古籍出版社,第21页

[3] (清)《御定佩文韵府》卷90之3页24,《四库全书荟要》版,http://archive.org/stream/06074717.cn#page/n52;《佩文韵府》卷90上页23,同文书局光绪十二年影印康熙武英殿本版;《佩文韵府》卷90上,商务印书馆《万有文库》版,第3433页上

[4] 周汛、高春明:《中国衣冠服饰大辞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96年,第12页

[5] 姜柯安:《郑州街头有人公开穿着“汉服”,专家质疑“汉服复兴”是商业炒作》,《东方早报》2003年12月4日

[6] 罗雪挥:《“汉服”先锋》,《中国新闻周刊网》2005年9月5日总第243期,http://newsweek.inewsweek.cn/magazine.php?id=3223

[7] 罗雪挥:《“华服”之变》,《中国新闻周刊网》2005年9月5日总第243期,http://newsweek.inewsweek.cn/magazine.php?id=3224

[8] 张梦玥:《几处细节与〈新闻周刊〉报道中的专家教授们商榷》,汉网论坛2005年9月1日,http://bbs.hanminzu.org/forum.php?mod=viewthread&tid=66603

[9] 华梅:《汉服堪当中国人的国服吗?》,《人民日报海外版》2007年6月14日07版;华梅:《到底什么是汉服?》,《服装时报》,http://news.xinhuanet.com/lady/2011-05/05/c_121381881.htm

[10] 蒋玉秋、王艺璇、陈峰编著:《汉服》,青岛出版社2008年,第8页

同页所举“由是观之,钟磬编县各不过十二,古之制也。汉服虔以十二钟当十二辰,更加七律一县为十九钟”中“服虔”是汉代经学家。

[11] 张跣:《“汉服运动”:互联网时代的种族性民族主义》,《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学报》2009年04期

[12] 鲍怀敏、安继勇:《汉服的特点与流行性分析》,《济南纺织服装》2010年第1期

[13] 王芙蓉:《“汉服运动”研究》,《服饰导刊》2012年第2期

[14] 何晏文:《关于民族服饰的几点思考》,《民族研究》1994年第6期

hanfu-jiankao-bt

来源岭南汉服网:http://www.gzhf.org/0202226.html

分享到:


【上篇】
【下篇】




发表评论


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