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广州汉服汉服简考
3.3、史籍中的“汉衣冠”“汉装”
2014年02月02日 来源:www.gzhf.org
主要内容
[隐藏]

作者:@独秀嘉林,摘自《汉服简考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zhf.org/file/2014/hanfu-jiankao.pdf

3.3、史籍中的“汉衣冠”“汉装”

相对于“汉服”,古代中国人使用“汉衣冠”等词汇的频率更高,在相关史料、典籍中不胜枚举,在这里仅作简单列举。先看史料中的记载。

记载宋初政事的《王文正公笔录》:“景德初,契丹方睦于我,……执政间,有欲以汉衣冠赐彼来使者,(阎)承翰以为不可,曰:“南北异宜,请各从其土俗而已。”上以承翰所议为定。”[1]记述的是北宋君臣大方尊重契丹使者民俗之事。

相似记载较多,如南宋《续资治通鉴长编》:“议者欲以汉衣冠赐契丹使者,承翰曰:‘南北异宜,各从其土俗可也。’上从承翰所议。”[2]《太平治迹统类》:“议者欲以汉衣冠赐契丹使者,承翰曰:‘西北异宜,各从其主俗可也。’上从承翰议。”[3]明代《说郛》:“执政间,有欲以汉衣冠赐彼来使者,承翰以为不可,曰:‘南北异宜,请各从其土俗而已。’上以承翰所议为定。”[4]

北宋《东京梦华录》:“又有南蛮五姓番,皆椎髻乌毡,并如僧人,礼拜入见。旋赐汉装、锦袄之类。”[5]南宋《三朝北盟会编》[6]、《九朝编年备要》[7]记载相似。

《三朝北盟会编》记载金人对宋使的言论:“昨来,见贵朝初得燕山,举族相庆,将谓自此复为中华人物,且睹汉衣冠之盛,不谓再有此段事,不知自此,何日再得为中华人物?”[8]

记载靖康之难中金军通过屠城之胁册立张邦昌为帝:“‘金人已欲屠城。且告相公急救一城人命。’……虏(改作金)人遣人使作汉装,于令厅人众中探伺。”[9]表明金人要着汉装方便混入众人中进行探伺。

记载金兵穿汉服使诈:“正月十三日夜,得泗州报至‘三十余骑诈为汉装,见已杀退’。”[10]

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臣偶以狂斐,制小蕃文字,改大汉衣冠,革乐之五音为一音,裁礼之九拜为三拜。”[11]南宋《太平治迹统类》[12]、明朝《宋史纪事本末》[13]、清代《续资治通鉴》[14]、《资治通鉴后编》[15]都有相同或相似记载。

南宋《续资治通鉴长编》:“(李谅祚言)本国窃慕汉衣冠,今国人皆不用蕃礼。明年欲以汉仪迎待朝廷使人。”[16]清代《续资治通鉴》[17]、《资治通鉴后编》[18]等沿袭了该记载。

该段史事在《宋史》中的记载是:(李元昊)“臣偶以狂斐,制小蕃文字,改大汉衣冠”[19],(李谅祚)“请去蕃礼,从汉仪。”而后“上书自言慕中国衣冠,明年当以此迎使者”[20],宋廷“许夏国用汉衣冠”[21]。清代《钦定续通志》则记:“十一月己巳,(宋仁宗)许夏国用汉衣冠。”[22]

宋高宗时李光奏议称:“盖自古离乱社稷忧危未有甚于今日者,皇天后土眷顾陛下,故十年之间强敌伪廷稍稍沮却东南,年榖屡登,兵力渐振,中原赤子矫首望,幸庶几复睹汉衣冠者,恃陛下徳泽有以得人心也。”[23]

南宋地理著《方舆胜览》转引史籍:“古有青衣国,与叙州相邻。其人因贾至蜀,见汉衣冠,遂求内附,因以名焉。”[24]说的是古时青衣国人到成都经商,见汉衣冠威仪而请求成为附属国。[25]明代《蜀中广记》转载:“古有青衣国与叙州相邻,其人因贾至蜀,见汉衣冠,遂求内属,因以名焉。”[26]

《宋史》:“四州之民不愿臣金,……(郭靖)告其弟端曰:‘吾家世为王民,自金人犯边,吾兄弟不能以死报国,避难入关,今为曦所逐,吾不忍弃汉衣冠,愿死于此,为赵氏鬼。’”[27]记南宋义士郭靖不弃汉衣冠而殉国的事迹。

元代司居敬作《元尼山圣像记》:“成都蜀有文翁石室,设孔子坐像……宋嘉祐中,王公素摹为礼殿图,此像之最古者,然皆汉衣冠也。”清代《幸鲁盛典》《山东通志》转载。[28]

明初胡俨作《重修徐高士祠堂记》:“余幼时尝游其下土阜,屹立有亭岿然,祠孺子范土为像,乃汉衣冠也。”[29]

明朝官至首辅的杨一清的诗作《固原鼓楼三首》:“弦诵早闻周礼乐,羌胡今着汉衣冠。”[30]宁夏固原古城在杨一清治理下已是烽火平息、人民安居,[31]表明当地人习中国礼乐、着中国衣冠,已融入汉文明生活。

明代《大事记续编》:“孝静帝即位之初,春正月癸巳,周王始服汉衣冠,改元大成,置四辅。”[32]记述南北朝史事。

《清实录》:“前代北魏、辽、金、元初亦循乎国俗,后因惑于浮议,改汉衣冠,祭用衮冕,一再传而失国祚。”[33]乾隆到晚年仍念念不忘劝阻满清贵族和官僚“吸取”前代教训而不得改易汉衣冠,后详。

《清史稿》中多处记载涉及“汉衣冠”“汉装”:“(皇太极)谕曰:‘昔金熙宗循汉俗,服汉衣冠,尽忘本国言语,太祖、太宗之业遂衰。’”[34]“太宗尝谕群臣曰:‘昔达海、库尔缠劝朕用汉衣冠,朕谓非用武所宜。’”[35]“阿巴泰偕德格类、多尔衮、岳讬以兵四千易汉装,从大寿夜袭锦州。”[36]“命贝勒阿巴泰等将四千人为汉装,从大寿取锦州。”[37]

《清稗类钞》记载“汉装回”这一服饰语言与汉族相同的少数民族群体:“唐时回纥内乱,其众有入居陕甘等省者,汉族以其衣服语言皆与汉同,故呼曰汉装回,一曰汉回,亦称之曰小教。”[38]《清史稿》亦有对半汉化的西北少数民族的记载:“哈密汉装回匪马兆强、马环等焚掠附城村庄。”[39]

《清稗类钞》记载西北少数民族风俗:“青海之辉特多富人,男女悉通汉语。男子青布红绿帽,衣长袖,入内地,则效汉装。妇女尚奢丽,四时衣饰富有。”[40]“青海蒙古男人入关,或有为汉装者,其游牧时,则番装也。”[41]记载移民南洋的华人仍有着汉装:“巴巴新客南洋群岛之华侨约分二种:一称巴巴,自其先人即已移住,中有能操马来语而不解汉语者,然仍汉装,其性情则已大变;一称新客,为新自内国移殖者。”[42]

《皇清开国方略》对大凌河之役清军诈穿汉服袭锦州的详细记载:“太宗遣贝勒阿巴泰、徳格类、多尔衮、岳托率副将至备御等官四十八员、兵四千人,俱作汉装,偕祖大寿率所属兵三百五十人,作溃奔状,袭取锦州。是夜二更起行炮声不绝,锦州城中闻之以为大凌河城中人得脱,分路应援,为我军击败。会大雾,人觌面不相识,军皆失队伍,遂各収兵,及旦而还。”[43]

《盛京通志》的记载:“命贝勒阿巴泰、徳格类、多尔衮、岳托率副将八员、官四十员、兵四千人,俱作汉装,偕祖大寿率所属兵三百五十人,作溃奔状,袭取锦州。”[44]“命同诸贝勒统兵四千,伪作汉装,偕大寿,作溃奔状,夜袭锦州。会大雾,乃止。”[45]满清《宗室王公功绩表传》转载:“命阿巴泰、同贝勒徳格类、多尔衮、岳托率兵四千,作汉装,偕大寿及降兵三百五十人,乘夜袭锦州。”[46]


[1] (宋)王曾:《王文正公笔录》页3,《左氏百川学海》第7册乙集下,武进陶氏涉园影印宋咸淳本1927年

[2] (宋)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第5册卷60,中华书局1985年,第1343页

[3] (宋)彭百川:《太平治迹统类》卷4页42,民国乌程张氏刊本《适园丛书》校玉玲珑阁钞本版;(宋)彭百川:《太平治迹统类》卷4页53,《四库全书》版,http://archive.org/stream/06054700.cn#page/n108

[4] (明)陶宗仪:《说郛》卷16下页4,《四库全书》版,http://archive.org/stream/06069806.cn#page/n8

[5] (宋)孟元老:《东京梦华录》卷6·元旦朝会,古典文学出版社1956年,第33页

[6] “又有南蛮五姓番,椎髻乌毡,并如僧人,礼拜入见。旋赐汉装、金袄之类。”见:(宋)徐梦莘:《三朝北盟会编》卷74,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年,第554页,校勘562页

[7] “又有南蛮五姓番,椎髻乌毡,并如僧人,礼拜入见。旋赐汉装、绵袟之类。”见:(宋)陈均:《九朝编年备要》卷30页87,《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328册,台湾商务印书馆,第861页

[8] (宋)徐梦莘:《三朝北盟会编》卷110,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年,第805-806页

[9] (宋)徐梦莘:《三朝北盟会编》卷99,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年,第736页

“虏(改作金)”原页如此,是指本书收入《四库全书》时被篡改。

[10] (宋)徐梦莘:《三朝北盟会编》卷121,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年,第882页

[11] (宋)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第9册卷123,中华书局1985年,第2894页

[12] (宋)彭百川:《太平治迹统类》卷7页22-23,民国乌程张氏刊本《适园丛书》校玉玲珑阁钞本版;(宋)彭百川:《太平治迹统类》卷7页32,《四库全书》版,http://archive.org/stream/06054701.cn#page/n142,四库版为“革乐之八章为五音”。

[13] (明)陈邦瞻:《宋史纪事本末》卷30,中华书局1977年,第253页;(明)冯琦原编,陈邦瞻增辑:《宋史纪事本末》卷6页3,《四库全书荟要》版,http://archive.org/stream/06075857.cn#page/n8

[14] (清)毕沅:《续资治通鉴》卷41,中华书局1957年,第976页

[15] (清)徐乾学:《资治通鉴后编》卷44页14,《四库全书》版,http://archive.org/stream/06059937.cn#page/n28

[16] (宋)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第14册卷195,中华书局1985年,第4730页

[17] (清)毕沅:《续资治通鉴》卷60,中华书局1957年,第1457页

[18] (清)徐乾学:《资治通鉴后编》卷69页25,《四库全书》版,http://archive.org/stream/06059946.cn#page/n160

[19] 《宋史》卷485·夏国上,中华书局1977年,第13995页

[20] 《宋史》卷485·夏国上,中华书局1977年,第14001页

[21] 《宋史》卷12·仁宗4,中华书局1977年,第248页

[22] (清)《钦定续通志》卷29页22,《四库全书》版,http://archive.org/stream/06058612.cn#page/n82

[23] (宋)李光:《庄简集》卷11页12,《四库全书》版,http://archive.org/stream/06070197.cn#page/n152;(明)杨士奇、黄淮等编:《历代名臣奏议》卷270·理财,上海古籍出版社1989年影印明永乐十四年内府刊本,第3531页

[24] (宋)祝穆撰,祝洙增订,施和金点校:《方舆胜览》卷65,中华书局2003年,第1131页

[25] 李天明:《青衣江与青衣羌国考略》,《中国历史地理论丛》1997年第01期

[26] (明)曹学佺:《蜀中广记》卷15页12,《四库全书》版,http://archive.org/stream/06044563.cn#page/n74

[27] 《宋史》卷449·郭靖,中华书局1977年,第13230页

[28] (元)司居敬:《元尼山圣像记》,(清)孔毓圻:《幸鲁盛典》卷7页11,《四库全书》版,http://archive.org/stream/06049462.cn#page/n144;(清)杜诏:《山东通志》卷十一之七页81,《四库全书》版,http://archive.org/stream/06044289.cn#page/n162

[29] (明)胡俨:《重修徐高士祠堂记》,《頣庵文选》卷上页88,《四库全书》版,http://archive.org/stream/06041179.cn#page/n208;(清)《江西通志》卷129页56,《四库全书》版,http://archive.org/stream/06047320.cn#page/n112

[30] (清)李迪:《甘肃通志》卷49,《四库全书》版,http://archive.org/stream/06041820.cn#page/n82

[31] 慕岳:《明朝首辅杨一清与〈题固原鼓楼〉诗》,《共产党人》2013年12期

[32] (明)王祎:《大事记续编》卷45页6,《四库全书》版,http://archive.org/stream/06057534.cn#page/n62

[33] 《清高宗实录》卷1489,《清实录》第27册,中华书局1986年,第927页

[34] 《清史稿》第2册卷3,中华书局1976年,第60页

[35] 《清史稿》第31册卷225,中华书局1976年,第9187页

[36] 《清史稿》第30册卷217,中华书局1976年,第9003页

[37] 《清史稿》第31册卷234,中华书局1976年,第9423页

[38] (清)徐珂:《清稗类钞》第4册·种族类,中华书局1984年,第1915页

[39] 《清史稿》第45册卷493,中华书局1976年,第13663页

[40] (清)徐珂:《清稗类钞》第13册·服饰类,中华书局1984年,第6156页

[41] (清)徐珂:《清稗类钞》第13册·服饰类,中华书局1984年,第6168页

[42] (清)徐珂:《清稗类钞》第4册·种族类,中华书局1984年,第1904页

[43] (清)梁国治:《皇清开国方略》卷15页15,《四库全书》版,http://archive.org/stream/06055551.cn#page/n106

[44] (清)刘谨之:《钦定盛京通志》卷30页15,《四库全书》版,http://archive.org/stream/06044057.cn#page/n132

[45] (清)刘谨之:《钦定盛京通志》卷66页27,《四库全书》版,http://archive.org/stream/06044070.cn#page/n120

[46] (清)《钦定宗室王公功绩表传》卷8页5,《四库全书》版,http://archive.org/stream/06064129.cn#page/n114

hanfu-jiankao-bt

来源岭南汉服网:http://www.gzhf.org/0202235.html

分享到:


【上篇】
【下篇】




发表评论


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