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广州汉服汉服简考
3.5、古籍中的“中国衣冠”“中国服”“华服”
2014年02月05日 来源:www.gzhf.org
主要内容
[隐藏]

作者:@独秀嘉林,摘自《汉服简考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zhf.org/file/2014/hanfu-jiankao.pdf

3.5、古籍中的“中国衣冠”“中国服”“华服”

除“汉服”“汉衣冠”“汉装”外,古人也常用“中国衣冠”等来表示中华服饰、汉族衣冠。

《新唐书》:“十五年,妻以宗女文成公主,诏江夏王道宗持节护送,筑馆河源王之国。弄赞率兵次柏海亲迎,见道宗,执婿礼恭甚,见中国服饰之美,缩缩愧沮。”[1]记载唐太宗时吐蕃松赞干布率兵迎亲,很恭敬地向大唐行女婿礼节的情况,史载后来松赞干布受此影响而“渐慕华风”。

宋朝黄保大作《圣王施徳行礼》称:“蕞尔外裔,使之生全天地间,而阴受容养之赐。或一进之朝会之列,得以观吾中国衣冠礼乐之文,外而内之已为莫大之徳。”注曰:“中国,乃衣冠礼乐所自出之地。”[2]

沈括《梦溪笔谈》认为:“中国衣冠,自北齐以来,乃全用胡服,窄袖、绯绿、短衣、长靿靴,有蹀躞帶,皆胡服也。”[3]宋代《事物纪原》转载:“笔谈曰‘中国衣冠,自北齐已来,乃全用胡服’。”[4]清代《艺林汇考服饰篇》转载:“梦溪笔谈‘中国衣冠,自北齐以来,乃全用胡服’。”[5]

朱熹也曾抱怨南北朝以来中国服制在异族冲击下失去自我:“后世礼服固未能猝复先王之旧,且得华夷稍有辨别,犹得。今世之服,大抵皆胡服,如上领衫靴鞋之类,先王冠服扫地尽矣!中国衣冠之乱,自晋五胡,后来遂相承袭。唐接隋,隋接周,周接元魏,大抵皆胡服。”[6]中国衣冠本指汉族衣冠。

实际上,汉服对当时的异族有更大影响,辽、西夏、金等政权虽都有初期禁止汉服的暴政举措,但最终莫不吸纳、部分采取了汉服制度。

北宋《宣和画谱》是记载宋廷内府藏画的谱录,其中记述辽太祖耶律阿保机长子耶律倍(汉名李赞华)的画作:“泛海归中国,载书数千卷自随。尤好画,多写贵人、酋长,至于袖戈、挟弹、牵黄、臂苍、服用,皆缦胡之缨,鞍勒,率皆瑰奇,不作中国衣冠,亦安于所习者也。”[7]指其画作不描绘汉族衣冠,概因辽国初期尚未进行规模性汉化。

对此,元末《图绘宝鉴》记载:“李赞华本北虏东丹王,后唐明宗赐姓名。善画本国人物、鞍马,不作中国衣冠,亦安于所习者也。”[8]明代《画史会要》记载:“东丹王李赞华,契丹大姓。善画马之权奇者,梁、唐及晋初重之,然画鞍马、人物不作中国衣冠,亦安于所习也。”[9]

《资治通鉴》对辽国开始改用汉式服装的记载:“契丹主谓群臣曰:‘自今不修甲兵,不市战马,轻赋省役,天下太平矣。’废东京,降开封府为汴州,尹为防御使。乙未,契丹主改服中国衣冠,百官起居皆如旧制。”[10]宋朝《通鉴纪事本末》[11]、《契丹国志》[12]、《通鉴总类》[13]、清代《辽史拾遗》[14]等分别予以记载或转载。

宋朝《东都事略》记载西夏李谅祚:“嘉祐六年,谅祚上书自言慕中国衣冠,明年当以迎汉使者。仁宗许之。”[15]《九朝编年备要》记载:“嘉祐六年,上书言慕中国衣冠,诏许之。”[16]清代《钦定续通志》[17]、《钦定续文献通考》[18]也予记载。

《三朝北盟会编》记有:“俾中国衣冠礼义之俗,永睹太平。”[19]南宋《桯史》[20]、明代《宋史纪事本末》[21]亦有记载。

明朝《明实录》记载明太祖修复汉族衣冠的诏谕:“中国衣冠坏于胡俗,已尝考定品官、命妇冠服及士庶人衣巾、妇女服饰,行之中外,惟民间妇女首饰、衣服尚循旧习,宜令中书颁示定制,务复古典。”[22]明朝《礼部志稿》记载:“中国衣冠坏于元俗,己尝考定品官、命妇冠服及士庶人衣巾、妇女服饰,行之中外。惟民间妇女首饰、衣服尚循旧习,令中书颁示定制,务复古典。”[23]

清代《明史纪事本末》记述明太祖令元俘朝见时可穿蒙古风俗服饰,并赐给汉服:“上曰:‘……只令服本俗衣以朝,朝毕,赐以中国衣冠,就令谢恩。’复谓宪曰:‘故国之妃朝于君者,元有此礼,不必效之。亦令衣本俗衣,于中宫朝见,见毕赐中国之服,亦令谢恩。’乙亥,买得里八剌朝见奉天殿,其母及妃朝见坤宁宫,俱赐以中国服。”[24]《明史》转载:“止令服本俗服,朝见毕,赐中国衣冠就谢。复谓省臣曰:‘故国之妃朝于君者,元有此礼,不必效之。’亦令衣本俗服,入见中宫,赐中国服就谢。”[25]

“华服”多数情况下表示华美的服饰。但因其华美,“有服章之美谓之华”,加之古人长期使用“华夏”“中华”指代“汉族”,因而古人,有时也指代区别于胡服的汉服。例如《旧唐书》:“行及漠南,虏骑继至,狼心犬态,一日千状,欲以戎服变革华服,又欲以王姬疾驱径路。”[26]“故使曲者乱直,邪者疑正;改华服以就胡,变雅音而入郑;虽往古之轨躅,亦当今之龟镜”[27]

再如《全唐文》:“今北胡与京师杂处,娶妻生子,长安中少年有胡心矣。吾子视首饰华服之制,不与向同,得非妖物乎?”[28]《资治通鉴》:“回纥诸胡……或衣华服,诱取妻妾,故禁之。”[29]宋朝陈造诗曰:“年年汉臣节,春雁与同归。番俗尊华服,皇家后武威。”[30]等等。

 


[1] 《新唐书》卷216上·吐蕃上,中华书局2000年,第4623页

[2] (宋)黄保大:《圣王施徳行礼》,(宋)魏天应、林子长编注:《论学绳尺》卷2页22,《四库全书》版,http://archive.org/stream/06048340.cn#page/n44

[3] (宋)沈括:《梦溪笔谈》页3卷1,《丛书集成初编》第281册,商务印书馆影印明津逮秘书本

[4] (宋)高承:《事物纪原》页106卷3,《丛书集成初编》第1210册,商务印书馆1937年

[5] (清)沈自南:《艺林汇考服饰篇》卷6页6,《四库全书》版,http://archive.org/stream/06061678.cn#page/n106

[6] (宋)黎靖德编,王星贤点校:《朱子语类》卷91,中华书局1986年,第2327页

[7] (宋)《宣和画谱》页231卷8,《丛书集成初编》第1652册,商务印书馆影印明津逮秘书本

[8] (元)夏文彦:《图绘宝鉴》页25、卷2,《丛书集成初编》第1654册,商务印书馆影印明津逮秘书本

注:四库本篡“虏”为“部”,见:《图绘宝鉴》卷2页28,《四库全书》版,http://archive.org/stream/06067767.cn#page/n82

[9] (明)朱谋垔:《画史会要》卷1,《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816册,台湾商务印书馆,第440页

[10] (宋)司马光,(元)胡三省音注,标点资治通鉴小组校点:《资治通鉴》卷286,中华书局1956年,第9330页

[11] “契丹主改服中国衣冠,百官起居皆如旧制。”见:(宋)袁枢:《通鉴纪事本末》卷42上页42,《四库全书荟要》版,http://archive.org/stream/06075963.cn#page/n86

[12] “自今不修甲兵,不市战马,轻赋省役,天下太平矣。改服中国衣冠,百官起居皆如旧制。”见:(宋)叶隆礼:《钦定重订契丹国志》卷3页10,《四库全书》版,http://archive.org/stream/06059328.cn#page/n58

[13] “契丹主改服中国衣冠,百官起居皆如旧制。”见:(宋)沈枢:《通鉴总类》卷18上页55,《四库全书》版,http://archive.org/stream/06061114.cn#page/n110

[14] 引《契丹国志》:“自今不修甲兵,不市战马,轻赋省役,天下太平矣。帝改服中国衣冠,百官皆如旧制。”见:(清)厉鹗:《辽史拾遗》卷3页47,《四库全书》版,http://archive.org/stream/06054601.cn#page/n96

《丛书集成》本为:“改服中国,百官皆如旧制。”见:《辽史拾遗》第67页、卷3,《丛书集成初编》第3897册,商务印书馆据史学丛书本排印

[15] (宋)王称:《东都事略》卷128页1,《四库全书》版,hhttp://archive.org/stream/06059307.cn#page/n82

[16] (宋)陈均:《九朝编年备要》卷13页34,《四库全书》版,http://archive.org/stream/06055431.cn#page/n70

[17] “嘉祐六年,上书自言慕中国衣冠,愿以此迎使者。朝廷许之。”见:(清)《钦定续通志》卷604页15,《四库全书》版,http://archive.org/stream/06059520.cn#page/n54

[18] “嘉祐六年,自言慕中国衣冠,当以此迎使者。诏许之。”见:(清)《钦定续文献通考》卷248页41,《四库全书》版,http://archive.org/stream/06065809.cn#page/n174

[19] (宋)徐梦莘:《三朝北盟会编》卷214,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年,第1539页

[20] (宋)岳珂:《桯史》页69、卷9,《丛书集成初编》第2869册,商务印书馆影印津逮秘书本

[21] (明)陈邦瞻:《宋史纪事本末》卷53,中华书局1977年,第544页;(明)冯琦原编,陈邦瞻增辑:《宋史纪事本末》卷12页35,《四库全书荟要》版,http://archive.org/stream/06075862.cn#page/n70

[22] 《明太祖实录》卷73,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第1353页

[23] (明)俞汝楫:《礼部志稿》卷1页41,《四库全书》版,http://archive.org/stream/06046356.cn#page/n112

[24] (清)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卷10,中华书局1977年,第130页

[25] 《明史》卷57,中华书局1974年,第1436页

[26] 《旧唐书》第13册卷163·胡证,中华书局1975年,第4259页

[27] 《旧唐书》第15册卷190上·谢偃,中华书局1975年,第4990页

[28] (唐)陈鸿祖:《东城老父传》,《全唐文》卷720,中华书局1983年,第7414页

在《太平广记》中“首饰华服之制”作“首饰靴服之制”,见:(唐)陈鸿祖:《东城老父传》,(宋)李昉等编《太平广记》卷485,中华书局1961年,第3995页

[29] (宋)司马光,(元)胡三省音注,标点资治通鉴小组校点:《资治通鉴》卷225·唐纪41,中华书局1956年,第7265页

[30] (宋)陈造:《都梁八首》,《全宋诗》第45册,北京大学出版社1998年,第28091页

hanfu-jiankao-bt

来源岭南汉服网:http://www.gzhf.org/0205278.html

分享到:


【上篇】
【下篇】




发表评论


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