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广州汉服汉服简考
3.6、表示汉族人民、国家或文明
2014年02月05日 来源:www.gzhf.org
主要内容
[隐藏]

作者:@独秀嘉林,摘自《汉服简考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zhf.org/file/2014/hanfu-jiankao.pdf

3.6、表示汉族人民、国家或文明

“中国衣冠”等在很多情况下泛指中国的文明、国家或百姓。以下举例说明。

唐朝李白:“天下衣冠士庶,避地东吴,永嘉南迁,未盛于此。”[1]是说安史之乱后人们搬迁到江南。

叙述南唐史事的《钓矶立谈》:“当是时,天下瓜裂,中国衣冠多依齐台,以故江南称为‘文物最盛处’,然其濯濯,如此云尔。”[2]说的是北方士人南迁对江南文化品位的提升。

《宋书》:“华服萧条,鞠为茂草,岂直天时,抑由人事”[3],此处“华服”指代汉族生活区[4]

宋朝林駧在论述方言时称:“若夫南方‘都’之音‘豬’,宋人‘来’之音‘离’,此中国衣冠之所萃,礼乐之自出,而乃如是耶?”[5]指中国文明礼乐会聚、发端之地尚且有方言。

宋宁宗时刘光祖奏称:“女真乃吾痛心疾首之仇,天亡此虏,送死汴京……陛下为中国衣冠之主,人归我而我绝之,是之谓弃人,未有为中国衣冠之主弃人而人不怨者也。”[6]《宋史》转载:“女直乃吾不共戴天之仇,……陛下为中国衣冠之主”[7],此处“衣冠”指代的是与女真民族相对的中国文明教化[8]

宋理宗时李鸣复奏称:“彼敌之狡谋,固已视吾中国衣冠为几上肉,排墙之祸作矣!”[9]这里的“中国衣冠”即是指宋朝(中国)百姓和文明成果。

南宋汪彦章奏表称:“臣伏以天下为家,既靡殊于疆界,圣人去恶,当务绝其本根。惟北荒传袭之区,异中国衣冠之俗,逢时休盛,举国震惊,悉主、悉臣来袭,汉仪之旧,实墉实壑,率循周典之同蠢,兹遗孽之妖,敢肆怙终之恶。”“中国衣冠”泛指中国文明制度。[10]

南宋陈亮《上孝宗皇帝第一书》:“臣窃惟中国天地之正气也,天命之所钟也,人心之所会也,衣冠礼乐之所萃也,百代帝王之所以相承也,岂天地之外偏邪之气之所可奸哉?不幸而能奸之,至于挈中国衣冠礼乐而寓之偏方,天命人心犹有所系。”[11]《宋史》的记载有删节:“惟中国天地之正气也,天命所钟也,人心所会也,衣冠礼乐所萃也,百代帝王之所相承也。挈中国衣冠礼乐而寓之偏方,虽天命人心犹有所系”[12],此2处“衣冠”指礼乐文明制度[13]

除此之外,该文亦被较多古籍记载,如南宋《宋名臣言行录外集》[14]、元代《敬乡录》[15]、明朝《历代名臣奏议》[16]、《文章辨体汇选》[17]等。

宋代诗词:“中国衣冠礼乐先,国亡那得更求全。凄凉青盖端诚殿,何似幽兰一炬烟。”[18]“中国衣冠尽,孤臣蹈海边。秦思鲁连操,汉忆翌生才。”[19]

元代苏天爵:“呜呼!昔者贞祐之变,金人南播,兵燹之余,中国衣冠旧族存者无几。”[20]“衣冠”指中原文明。这是感叹在蒙古军事压力下,金国向南迁都汴京,兵灾所到之处华夏文明和族群所剩无几。

满清大学士李光地:“文中子于南北朝,夺统归北,亦有意思。晋虽簒弑,然既一统,其子孙播迁江东,中国衣冠文物在焉,得不以为正统乎?宋、齐、梁、陈相继簒夺,年代复促。晋灭,恰值元魏兴于北,修明礼乐,慨然欲复古制。春秋之法,中国用夷礼则夷之,夷进于中国则中国之,天意无中外也。”[21]这实际是枉顾民族屠杀、民族压迫,无视满清对“中国衣冠文物”的破坏,而试图用历史典故为满清殖民中国寻求合理性。

 


[1] (唐)李白:《为宋中丞请都金陵表》,(唐)李白著,(清)王琦注:《李太白全集》卷26,中华书局1977年,第1213页

[2] (宋)史温:《钓矶立谈》,傅璇琮、徐海荣、徐吉军主编:《五代史书汇编》丙编,杭州出版社2004年,第5016页;(宋)史温:《钓矶立谈》第15页,《丛书集成初编》第3856册,商务印书馆据知不足斋丛书本排印

[3] 《宋书》卷95,中华书局2000年,第1570页

[4] 《二十四史全译·宋书》第3册卷95,汉语大词典出版社2004年,第2009页

[5] (宋)林駧:《古今源流至论》前集卷3页8,《四库全书》版,http://archive.org/stream/06061973.cn#page/n16

[6] (明)黄淮、杨士奇编:《历代名臣奏议》卷309,上海古籍出版社1989年影印永乐十四年内府刊本,第4008页

四库本改“天亡此虏”为“天亡此敌”,见:(明)杨士奇:《历代名臣奏议》卷309·《灾祥》页42,《四库全书》版,http://archive.org/stream/06063994.cn#page/n86

[7] 《宋史》卷397·刘光祖,中华书局1977年,第12101页

[8] 《二十四史全译·宋史》第14册卷397,汉语大词典出版社2004年,第8720页

[9] (明)杨士奇、黄淮等编:《历代名臣奏议》卷99,上海古籍出版社1989年影印明永乐十四年内府刊本,第1355页

[10] (宋)汪藻:《贺斩䕫离不表》,(宋)魏齐贤:《五百家播芳大全文粹》卷2上页24,《四库全书》版,http://archive.org/stream/06054450.cn#page/n48

[11] (宋)陈亮:《龙川文集》页1卷1,《丛书集成初编》第2394册,商务印书馆影印清金华丛书本

注:四库本《龙川集》有删节。见:(宋)陈亮:《龙川文集》卷1页1,《四库全书》版,http://archive.org/stream/06073973.cn#page/n18

[12] 《宋史》卷436•陈亮传,中华书局1977年,第12930页

[13] 《二十四史全译·宋史》第15册卷436,汉语大词典出版社2004年,第9475页

[14] “中国天地之正气也,天命之所钟也,人心之所会也,衣冠礼乐之所萃也,百代帝王之所以相承也,岂天地之外偏邪之气之所可奸哉?不幸而能奸之,至于挈中国衣冠礼乐而寓之偏方,虽天命人心犹有所系。”见:(宋)李幼武编:《宋名臣言行录外集》卷16页1-2,《四库全书》版,http://archive.org/stream/06071849.cn#page/n118

[15] “臣窃惟中国天地之正气也,天命之所钟也,人心之所会也,衣冠礼乐之所萃也,百代帝王之所以相承也。岂可一朝失守,举此中国而弃之哉?不幸而失所守,至于挈中国衣冠礼乐而寓之偏方,虽天命人心犹有所系。”见:(元)吴师道编:《敬乡录》卷8页,《四库全书》版,http://archive.org/stream/06067838.cn#page/n42

[16] “臣窃惟中国天地之正气也,天命之所钟也,人心之所会也,衣冠礼乐之所萃也,百代帝王之所以相承也,岂天地之外更有邪气之所可奸哉?不幸而能奸之,至于挈中国衣冠礼乐而寓之偏方,虽天命人心犹有所系。”见:(明)杨士奇:《历代名臣奏议》卷92页28,《四库全书》版,http://archive.org/stream/06062333.cn#page/n58

[17] “臣惟中国天地之正气也,天命所钟也,人心所会也,衣冠礼乐所萃也,百代帝王之所相承也。挈中国衣冠礼乐而寓之偏方,虽天命人心犹有所系。”见:(明)贺复徵:《文章辨体汇选》卷82页1,《四库全书》版,http://archive.org/stream/06070633.cn#page/n2

[18] (宋)罗公升:《蔡州二首》,《全宋诗》第70册,北京大学出版社1998年,第44350页

[19] (宋)宋无:《送郑侍朗归江西》,《全宋诗》第71册,北京大学出版社1998年,第44745页

[20] (元)苏天爵:《滋溪文稿》卷16,《丛书集成续编》第109册,上海书店影印民国适园丛书本,第694页

[21] (清)李光地撰,祖武点校:《榕村语录》卷21,中华书局1995年,第380页;(清)李光地:《榕村语录》卷21页21,《四库全书》版,http://archive.org/stream/06047901.cn#page/n44

hanfu-jiankao-bt

来源岭南汉服网:http://www.gzhf.org/0205280.html

分享到:


【上篇】
【下篇】




发表评论


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