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广州汉服汉服简考
4.1、从陆游诗稿和船山史论看左衽含义
2014年02月26日 来源:www.gzhf.org
主要内容
[隐藏]

作者:@独秀嘉林,摘自《汉服简考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zhf.org/file/2014/hanfu-jiankao.pdf

4、推崇右衽体现民族认同精神

4.1、从陆游诗稿和船山史论看左衽含义

汉服体系以衣襟向右为区别于异族服装的重要标志之一,那么汉族国家和人民为什么在生活服饰上采用右衽而逝者服饰则用左衽?服饰左衽与右衽之辨又体现了古人怎样的思想观念?

先看《礼记·丧大记》:“小敛大敛,祭服不倒,皆左衽,结绞不纽。”对此,唐朝孔颖达注疏曰:

○“皆左衽”者,大敛小敛同然,故云皆也。衽,衣襟也。生乡右,左手解抽带,便也。死则襟乡左,示不复解也。○“结绞不纽”者,生时带并为屈纽,使易抽解。若死则无复解义,故绞末毕结之,不为纽也。[1]

指出右衽对于使用右手的便利性,而左衽表示“不复解”意,故为逝者服饰。由此看来,汉族使用右衽可能与相比异族先进的生产力水平有关,周边落后民族基于生活方式而使用左衽,可能也是为了便利,对此汉服吧“贞观朔”论述称:

北方民族……服装必须适应马上的生活。衣襟左掩能够较少地影响拉弓射箭的右臂的活动范围,又能更多地保护右臂不受到伤害,并且方便左手从怀中取放物品,以便腾出右手使用武器。除此之外,左胸前两片衣襟的重叠保护较之右胸前一片衣襟更能加强对于心脏的保护作用,所以衣襟偏左居多。[2]

在历史上,汉文明世界一直排斥左衽,史书常常记载人们对孔子“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衽矣”的引用,说没有管仲辅佐齐桓公遏止夷族势力入侵,我们就要穿着异族的左衽服装、不带冠帽而披头散发了。唐朝颜师古注《汉书》称“右衽,从中国化也”[3],到18世纪,出使北京的朝鲜使者仍发出“古所谓左衽者,或指别种耶”[4]的议论。实际上,左右衽之辨的精神文化意义要远大于种族狭隘意义。考察爱国诗人陆游的《剑南诗稿》,有六处包含“左衽”词汇的诗句,充分表达了诗人面对华夏故土沦陷的沉痛心情和收复中原的坚决志向,仅此一例便可显示,服饰左衽表示败亡,右衽表示认同且对古代中国人的精神追求有重要意义:

尔来十五年,残虏尚游魂。遗民沦左衽,何由雪烦冤。[5]

哀哉六十年,左衽沦胡尘。抱负虽奇伟,没齿不得伸。[6]

遗民久愤污左衽,孱虏何足烦长缨。霜风初高鹰隼击,天河下洗烟尘清。[7]

夷吾非王佐,尚足救左衽。中原消息断,吾辈何安寝。[8]

中原堕胡尘,北望但莽莽。……羊裘左其衽,宁复记畴曩。[9]

河洛可令终左衽,穄荛何自达修门。王师一日临榆塞,小丑黄头岂足吞。[10]

再如著名思想家王夫之总结并反思汉族历史教训时,痛定思痛,多提及“左衽”,用以表示汉族人民遭奴役或华夏文明的沦落:

当石晋割地之初,朔北之士民,必有耻左衽以悲思者。……故有志之士,急争其时,犹恐其已暮,何忍更言姑俟哉![11]

则求如晋元以庸懦之才,延宗社而免江淮之民于左衽,不亦难乎?故以走为安,以求和为幸,亦未可遽责高宗于一旦也。[12]

凡当日之能奉身事主而寡过者,皆已豫求尊俎折冲之大用,以蕲免斯民于左衽。惟染以熏心之厉,因其憩玩之谋,日削月衰,坐待万古之中原沦于异族。[13]

呜呼!一隅之乱,坐困而收之,不劳而徐定。庸臣张皇其势以摇朝廷之耳目,冒焉与不逞之虏争命,一溃再溃,助其燄以燎原,而遂成乎大乱。社稷邱墟,生民左衽,厉阶之人,死不偿责矣。[14]

羲之言曰:“区区江左,天下寒心,固已久矣。”业已成乎区区之势,为天下寒心,而更以陵庙邱墟臣民左衽为分外之求,昌言于廷,曾无疚媿,何弗自投南海速死,以延羯胡而进之乎?[15]

详曰:“今日之事,本效忠节,何可北面左衽乎?”至哉言乎!司马楚之、王琳而知此,不为千载之罪人矣。[16]

仅仅考察陆游诗稿和船山史论便可发现这些例项,如果遍查中华文明古籍,必将数不胜数。由此我们可以得出“左衽”的确切文化含义——

服饰左衽是周边落后民族相对于汉族在服饰、文化和生产生活上存在显著差异的外在表现;人们认为生者衣襟左衽是对华夏传统文化与精神的背离,更多情况下,则用“左衽”表示落后、野蛮的异族,甚至视“左衽”为家园遭入侵、占领,中国被异族灭亡、华夏文明沦落的标志。

因此,我们说,汉服衣领相交应取右衽是理所当然和毫无疑问的了。至于根据文物考古、档案绘画等资料显示的某些情况下古代汉人穿着左衽服饰[17],可能只是少数情况,或是受野蛮异族的统治强制而使风俗趋于半开化,这无法作为“历史上的汉服也有左衽”甚至“当代汉服也可以左衽”的学术依据。

笔者无意针对这些现象和文物进行服饰学、考古学的考察和分析,但为从精神层面更坚实地说明上述观点,在这里还要附录考察二十四史中关于“左衽”的记载,一方面是记载汉文明周边地区的异族风俗,另一方面是汉族精英对左衽代表败亡的持续不断的否定和排斥——这些史料中并无反面案例,而中国人对左衽的排斥贯穿于二千多年的历史中,表明排斥左衽是华夏民族精神的重要体现之一。除此之外,当代汉服复兴者亦可从这些历史记载中进一步感受古人面对服饰复杂而坚定的精神生活状态——阅读时此节内容或可略过。


[1] (唐)孔颖达疏:《礼记》卷45,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第1266页

[2] 贞观朔:《左右衣襟:细数那些左衽现象》,汉服吧2013年5月,http://tieba.baidu.com/p/2358223638

[3] 《汉书》卷64下,中华书局1999年,第2125页

[4] 【朝】李押:《燕行纪事》,【韩】林基中主编:《燕行录全集》第53册,韩国:东国大学校出版部2001年,第41页

[5] (宋)陆游:《感兴》,《陆游集·剑南诗稿》卷9,中华书局1976年,第253页

[6] (宋)陆游:《哀北》,《陆游集·剑南诗稿》卷14,中华书局1976年,第413页

[7] (宋)陆游:《秋雨叹》,《陆游集·剑南诗稿》卷15,中华书局1976年,第433页

[8] (宋)陆游:《燕堂独坐意象殊愦愦起登子城作此诗》,《陆游集·剑南诗稿》卷18,中华书局1976年,第524页

[9] (宋)陆游:《北望》,《陆游集·剑南诗稿》卷35,中华书局1976年,第918-919页

[10] (宋)陆游:《即事》,《陆游集·剑南诗稿》卷82,中华书局1976年,第1903页

[11] (明)王夫之:《宋论》卷2,《船山全书》第11册,岳麓书社1996年,第59页

[12] (明)王夫之:《宋论》卷10,《船山全书》第11册,岳麓书社1996年,第218页

[13] (明)王夫之:《宋论》卷11,《船山全书》第11册,岳麓书社1996年,第265页

[14] (明)王夫之:《读通鉴论》卷6,《船山全书》第10册,岳麓书社1996年,第248页

[15] (明)王夫之:《读通鉴论》卷13,《船山全书》第10册,岳麓书社1996年,第494页

[16] (明)王夫之:《读通鉴论》卷15,《船山全书》第10册,岳麓书社1996年,第588页

[17] 详见贞观朔:《左右衣襟:细数那些左衽现象》,汉服吧2013年5月,http://tieba.baidu.com/p/2358223638

汉服简考 岭南汉服

来源岭南汉服网:http://www.gzhf.org/0226327.html

分享到:


【上篇】
【下篇】




发表评论


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