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广州汉服汉服简考
4.2、附:二十四史中的“左衽”记载
2014年02月27日 来源:www.gzhf.org
主要内容
[隐藏]

作者:@独秀嘉林,摘自《汉服简考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zhf.org/file/2014/hanfu-jiankao.pdf

4.2、附:二十四史中的“左衽”记载

首先看历代正史对孔子“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衽”的直接引用情况:

“南夷与北夷交侵,中国不绝如线。《春秋》纪齐桓南伐楚,北伐山戎,孔子曰:‘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衽矣。’是故弃桓之过而录其功,以为伯首。及汉兴,冒顿始强,破东胡,禽月氏,并其土地,地广兵强,为中国害。”(《汉书》)[1]

又如:

“孔子曰:‘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衽。’向不遭度,则郡早为丘墟,而民系于虏廷矣。”(《三国志》)[2]

又如:

孔子曰:“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衽矣。”此言能教训卒伍,整齐车甲,边埸既伏,境内以安。(《晋书》)[3]

又如:

行台侯景与人论掩衣法为当左为当右。尚书敬显俊曰:“孔子云:‘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衽矣。’以此言之,右衽为是。”纮进曰:“国家龙飞朔野,雄步中原,五帝异仪,三王殊制,掩衣左右,何足是非?”(《北齐书》)[4]

记载南北朝时期北齐时人关于服饰左右衽的讨论,此段记载亦见于《北史》。[5]

“……夫天下者祖宗之天下也,陛下所居之位,祖宗之位也。奈何以祖宗之天下为金虏之天下,以祖宗之位为金虏藩臣之位!陛下一屈膝,则祖宗庙社之灵尽污夷狄,祖宗数百年之赤子尽为左衽,朝廷宰执尽为陪臣,天下士大夫皆当裂冠毁冕,变为胡服。异时豺狼无厌之求,安知不加我以无礼如刘豫也哉?……孔子曰:‘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衽矣。’夫管仲,霸者之佐耳,尚能变左衽之区,而为衣裳之会。秦桧,大国之相也,反驱衣冠之俗,而为左衽之乡。则桧也不唯陛下之罪人,实管仲之罪人矣。”(《宋史》)[6]

南宋绍兴八年胡铨抗疏严厉批判宰臣秦桧决策主和,用“赤子尽为左衽”“驱衣冠之俗为左衽之乡”表示华夏礼仪文化的屈辱沦落。

除此之外,正史中还记载了多处对孔子“微管”之说的简化引用。下面摘录历代正史中对于“左衽”记载和运用情况:

《汉书》:

若此之应,殆将有解编发、削左衽、袭冠带、要衣裳而蒙化者焉。斯拱而俟之耳!对奏,上甚异之,由是改元为元狩。后数月,越地及匈奴名王有率众来降者,时皆以军言为中。[7]

又如:

《春秋》内诸夏而外夷狄,夷狄之人贪而好利,被发左衽,人而兽心,其与中国殊章服,异习俗,饮食不同,言语不通,辟居北垂寒露之野,逐草随畜,射猎为生,隔以山谷,雍以沙幕,天地所以绝外内地。[8]

表明“左衽”是匈奴、夷狄之人的习俗。

《后汉书》:

今凉州天下要冲,国家籓卫。……烈为宰相,不念为国思所以弭之之策,乃欲割弃一方万里之土,臣窃惑之。若使左衽之虏得居此地,士劲甲坚,因以为乱,此天下之至虑,社稷之深忧也。若烈不知之,是极蔽也;知而故言,是不忠也。[9]

这是汉灵帝刘宏时,议郎傅燮反对司徒崔烈“弃凉州”之议,甚至大呼“斩司徒,天下乃安”,认为“左衽之虏”占据凉州将造成兵乱。

“若夫文身鼻饮缓耳之主,椎结左衽鐻鍝之君,东南殊俗不羁之国,西北绝域难制之邻,靡不重译纳贡,请为籓臣。”[10]

这是杜笃劝止迁都而上奏《论都赋》,言及绝远地区的部落风俗。

西南夷者,在蜀郡徼外。有夜郎国,东接交阯,西有滇国,北有邛都国,各立君长。其人皆椎结左衽,邑聚而居,能耕田。[11]

“今凉州部皆有降羌,羌胡被发左衽,而与汉人杂处,习俗既异,言语不通。数为小吏黠人所见侵夺,穷恚无聊,故致反叛。夫蛮夷寇乱,皆为此也。”[12]

《三国志》:

诏曰:“三苗乱政,有虞流宥,廖立狂惑,朕不忍刑,亟徙不毛之地。”于是废立为民,徙汶山郡。立躬率妻子耕殖自守,闻诸葛亮卒,垂泣叹曰:“吾终为左衽矣!”[13]

又如:

“汉武帝诛吕嘉,开九郡,设交阯刺史以镇监之。山川长远,习俗不齐,言语同异,重译乃通,民如禽兽,长幼无别,椎结徒跣,贯头左衽,长吏之设,虽有若无。自斯以来,颇徙中国罪人杂居其间,稍使学书,粗知言语,使驿往来,观见礼化。及后锡光为交阯,任延为九真太守,乃教其耕犁,使之冠履;为设媒官,始知聘娶;建立学校,导之经义。由此已降,四百余年,颇有似类。”[14]

载汉武帝徙中国犯人到“民如禽兽”的“左衽”异族地区,四百年间促进该地文明进步。

《晋书》:

“南夷与北狄交侵中国,不绝若线。齐桓攘之,存亡继绝,北伐山戎,以开燕路。故仲尼称管仲之力,嘉左衽之功。……始皇之并天下也,南兼百越,北走匈奴,五岭长城,戎卒亿计。虽师役烦殷,寇贼横暴,然一世之功,戎虏奔却,当时中国无复四夷也。”[15]

江统作《徙戎论》借孔子对管仲的赞誉褒扬秦始皇的功绩。

“今大敌垂至,方游谈不暇,虽遣诸不经事少年,众又寡弱,天下事可知,吾其左衽矣!”[16]

东晋将领恒冲担心战败而受异族统治。

“今九服分为狄场,二都尽为戎穴,天子僻陋江东,名教沦于左衽,创毒之甚,开避未闻。”[17]

形容被“狄人”统治的祸乱之惨。

“晋自中叶,仍世多故,海西之乱,皇祚殆移,九代廓宁之功,升明黜陟之勋,微禹之德,左衽将及。太元之末,君子道消,积衅基乱。钟于隆安,祸延士庶,理绝人伦。”[18]

“微禹之德,左衽将及”指若无“禹”般德行,晋将被外族入侵。

“吾本幽漠射猎之乡,被发左衽之俗,历数之箓宁有分邪!”[19]

鲜卑人慕容俊称帝建立前燕之前谦称出身风俗落后之处。

“昔我先君肇自幽、朔,被发左衽,无冠冕之义,迁徙不常,无城邑之制,用能中分天下,威振殊境。”[20]

鲜卑人秃发利鹿孤称河西王后,将领形容其先祖披发左衽、游居不定的生活。

《宋书》:

“今遗黎习乱,志在偷安,非皆耻为左衽,远慕冠冕,徒以残害剥辱,视息无寄,故繦负归国,先后相寻。”[21]

道出北方异族统治下的百姓除受“左衽”之耻,还要受生命被残害而没有保障之苦。[22]

“中华免夫左衽,江表此焉缓带。”[23]

谢灵运《撰征赋》称赞将士征战使中华免受异族统治。

“圣上明睿在躬,膺符握曜,眷怀家国,夙夜劬劳,惧社稷湮芜,彝伦左衽。……华夷即晏,晷纬还光,铿锵闻于管弦,趋翔被于冠冕,同轨仰化,异域怀风。”[24]

指皇帝担忧华夏礼俗被夷狄取代,而消灭暴君后,华夷百姓都获得了安定。

唯荆、莒二国,弃夏即戎,武灵胡服,亦背华典,戕贼之衅,事起肌肤,而因心之重,独止此代。难兴天属,秽流床笫,爱敬之道,顿灭一时,生民得无左衽,亦为幸矣![25]

这里批评荆莒二国和赵武灵王,“左衽”指戎狄服装。[26]

《南齐书》:

道迈于重华,勋超乎文命,荡荡乎无得而称焉。是以辫发左衽之酋,款关请吏;木衣卉服之长,航海来庭。[27]

指辫发左衽、穿树皮草织的落后民族向往和归属南齐。

诏曰:“晋氏中微,宋德将谢,蕃臣外叛,要荒内侮,天未悔祸,左衽乱华,巢穴神州,逆移年载。”[28]

指皇帝下诏称晋代中期国家衰弱,外族祸乱中华多年。

怀珍谓众曰:“卿等传文秀厚赂胡师,规为外援,察其徒党,何能必就左衽。”[29]

此处“左衽”是指代外族军队。[30]

“匈奴以毡骑为帷床,驰射为糇粮,冠方帽则犯沙陵雪,服左衽则风骧鸟逝。”[31]

又如:

“彭、汴有鸱枭之巢,青丘为狐兔之窟,虐害逾纪,残暴日滋。鬼泣旧泉,人悲故壤,童孺视编发而惭生,耆老看左衽而耻没。”[32]

因编发、左衽而感到惭愧和耻辱。[33]

魏虏,匈奴种也,姓托跋氏。……索头猗卢……被发左衽,故呼为索头。[34]

芮芮虏,塞外杂胡也,编发左衽。[35]

《梁书》:

Cb>[54]

又如:

“今者天地储祥,祖宗垂佑,左衽输款,边垒连降,刷耻建功,所谋必克。”[55]

“左衽”是指外族人。

“于时百僚端笏,戎夷左衽,虔奉欢宴,皆承德音,口歌手舞,乐以终日。”[56]

记载褚遂良劝唐太宗以女妻薛延陀部而不必迟疑,此处左衽指外族穿衣形式。[57]

“别章甫左衽,奠高山大川。缩四极于纤缟,分百郡于作缋。”[58]

这是贾耽命人作画,其中区别中原与四夷地区。[59]

“昔仲尼叹周室陵迟,齐桓霸翼,而有微管之论。……臣所以明左衽之叹,宣圣奖贤之深。”[60]

借孔子对管仲的称赞来表扬裴度的杰出政绩。

文宗以旱放系囚,出宫人刘好奴等五百余人,送两街寺观,任归亲戚。……覃曰:“晋武帝以采择之失,中原化为左衽;陛下以为殷鉴,放去攸宜。”[61]

郑覃说晋武帝过失导致中原成为夷狄的天下,称贺唐文宗放归宫女。

南平獠者,……男子左衽露发徒跣;妇人横布两幅,穿中而贯其首,名为“通裙”。[62]

又如:

室韦者,契丹之别类也。……被发左衽,其家富者项著五色杂珠。[63]

《新唐书》:

吐蕃盗边,诸将数败,虏益张,秣骑内侵。帝怒,欲自将兵讨之。颋谏曰:“……远夷左衽,上,莫不厥角关塞,顿颡阙庭。”[44]

隋炀帝下诏,“驾毳乘风”“辫发左衽”指文明教化难到之地。此段记载亦见于《北史》[45]。此外,隋炀帝还有诏曰:

“其余被发左衽之人,控弦待发,微、卢、彭、濮之旅,不谋同辞。”[46]

“左衽”指代发型、衣式不同于华夏的异族。

“永嘉之后,九服崩离,燕、石、苻、姚,遁据华土。此其戎乎,何必伊川之上,吾其左衽,无复微管之功。前言往式,于斯而尽。”[47]

大臣奏议称永嘉南渡三百年,中土被北方各族占据,人们已经左衽戎服,不用叹息没有管仲了。[48]

“先者以国处边荒,境连猛狄,同人无咎,被发左衽。今大隋统御,宇宙平一,普天率土,莫不齐向。孤既沐浴和风,庶均大化,其庶人以上皆宜解辫削衽。”[49]

高昌王麹伯雅认为应学习隋朝风俗而下令解辫削衽,隋炀帝称赞此举为“变夷从夏”,但因铁勒而未真正实施。此段记载亦见于《北史》[50]。

(突厥)其俗畜牧为事,随逐水草,不恆厥处。穹庐氈帐,被发左衽,食肉饮酪,身衣裘褐,贱老贵壮。[51]

《北史》:

大宁之后,奸佞浸繁,盛业鸿基,以之颠覆,生灵厄夫左衽,非不幸也![52]

“生灵厄夫左衽”指百姓受到野蛮民族的奴役。

(突厥)抗衡中国,后与魏伐齐,至并州。其俗:被发左衽,穹庐氈帐,随逐水草迁徙,以畜牧射猎为事,食肉饮酪,身衣裘褐。贱老贵壮,寡廉耻,无礼义,犹古之匈奴。[53]

《旧唐书》:

贞观八年三月甲戌,高祖宴西突厥使者于两仪殿,……太宗奉觞上寿曰:“今上天垂祐,时和岁阜,被发左衽,并为臣妾。此岂臣智力,皆由上禀圣算。”[54]

又如:

“今者天地储祥,祖宗垂佑,左衽输款,边垒连降,刷耻建功,所谋必克。”[55]

“左衽”是指外族人。

“于时百僚端笏,戎夷左衽,虔奉欢宴,皆承德音,口歌手舞,乐以终日。”[56]

记载褚遂良劝唐太宗以女妻薛延陀部而不必迟疑,此处左衽指外族穿衣形式。[57]

“别章甫左衽,奠高山大川。缩四极于纤缟,分百郡于作缋。”[58]

这是贾耽命人作画,其中区别中原与四夷地区。[59]

“昔仲尼叹周室陵迟,齐桓霸翼,而有微管之论。……臣所以明左衽之叹,宣圣奖贤之深。”[60]

借孔子对管仲的称赞来表扬裴度的杰出政绩。

文宗以旱放系囚,出宫人刘好奴等五百余人,送两街寺观,任归亲戚。……覃曰:“晋武帝以采择之失,中原化为左衽;陛下以为殷鉴,放去攸宜。”[61]

郑覃说晋武帝过失导致中原成为夷狄的天下,称贺唐文宗放归宫女。

南平獠者,……男子左衽露发徒跣;妇人横布两幅,穿中而贯其首,名为“通裙”。[62]

又如:

室韦者,契丹之别类也。……被发左衽,其家富者项著五色杂珠。[63]

《新唐书》:

吐蕃盗边,诸将数败,虏益张,秣骑内侵。帝怒,欲自将兵讨之。颋谏曰:“……远夷左衽,不足以辱天子,……”[64]

记载的是吐蕃犯边入侵,唐玄宗欲亲征,而苏颋劝止的事件。

又如:

“晋以采择之失,举天下为左衽,宜陛下以为殷鉴。”[65]

又如:

爨蛮西有昆明蛮,……人辫首、左衽,与突厥同。[66]

《宋史》:

华缨就列,左衽来王。帝仪炳焕,大乐铿锵。礼成峣阙,言旋未央。一人有庆,万寿无疆。[67]

又如:

“又有渤海首领大舍利高模翰步骑万余人,并髡发左衽,窃为契丹之饰。”[68]

又如:

杞既受袭衣之赐,且以长为解,将辞复左衽。安仁曰:‘君将升殿受还书,天颜咫尺,如不衣所赐之衣,可乎?’杞乃服以入。[69]

记载辽使韩杞拜见宋朝皇帝时准备恢复辽国服装,而被宋官安仁劝止。

“今北使在廷,天下忧愤,若和议一成,彼日益强,我日益怠,侵寻朘削,天下有被发左衽之忧。”[70]

这是南宋官员反对议和,以“左衽”为文明沦落的象征。

金人讳其言,命邈被发左衽,邈愤,诋毁甚力,金人挝其口,犹吮血噀之。翼日,自去发为浮屠,金人大怒,遂遇害。[71]

表明金兵使用被发左衽作为对败者的征服象征。

(郭药师)专制一路,增募兵号三十万,而不改左衽,朝论颇以为虑。[72]

倒戈名将渤海郭药师的军队没有换掉左衽服装,使朝廷舆论感到忧虑。——历史证明,当时的朝臣对军队服饰使用左衽的忧虑并非杞人忧天,郭药师后来战败降金,因尽知宋朝虚实、随斡离不而为侵宋先导,最终导致“靖康之难”。[73]

曦既僭位,议行削发左衽之令。[74]

南宋叛将吴曦降金称王后商议实行削发左衽的法令,表明左衽是投降象征。

俗椎髻左衽,善战斗,轻死好乱。[75]

俗椎髻、左衽,或编发;随畜牧迁徙亡常,喜险阻,善战斗。[76]

都是记载边远地区少数民族的民族风俗。

《辽史》:

蕃汉诸司使以上并戎装,衣皆左衽,黑绿色。[77]

《金史》:

上衣谓之团衫,用黑紫或皁及绀,直领,左衽,掖缝,两傍复为双襞积,前拂地,后曳地尺余。[78]

记载的是辽、金的衣服制度。


[1] 《汉书》卷73,中华书局1999年,第2338页

[2] 《三国志》卷8,中华书局1999年,第194页

[3] 《晋书》卷101,中华书局2000年,第1765页

[4] 《北齐书》卷25,中华书局2000年,第251页

[5] 《北史》卷55,中华书局2000年,第1322页

[6] 《宋史》卷374,中华书局2000年,第9169-9170页

[7] 《汉书》卷64下,中华书局1999年,第2126页

[8] 《汉书》卷94下,中华书局1999年,第2830页

[9] 《后汉书》卷58,中华书局1999年,第1266页

[10] 《后汉书》卷80上,中华书局1999年,第1759页

[11] 《后汉书》卷86,中华书局1999年,第1921页

[12] 《后汉书》卷87,中华书局1999年,第1945页

[13] 《三国志》卷40,中华书局1999年,第740页

[14] 《三国志》卷53,中华书局1999年,第925页

[15] 《晋书》卷56,中华书局2000年,第1014页

[16] 《晋书》卷74,中华书局2000年,第1297-1298页

[17] 《晋书》卷94,中华书局2000年,第1638页

[18] 《晋书》卷99,中华书局2000年,第1733页

[19] 《晋书》卷110,中华书局2000年,第1895页

[20] 《晋书》卷126,中华书局2000年,第2113-2114页

[21] 《宋书》卷64,中华书局2000年,第1127页

[22] 《二十四史全译·宋书》第2册卷64,汉语大词典出版社2004年,第1395页

[23] 《宋书》卷67,中华书局2000年,第1159页

[24] 《宋书》卷84,中华书局2000年,第1417页

[25] 《宋书》卷99,中华书局2000年,第1626页

[26] 《二十四史全译·宋书》第3册卷99,汉语大词典出版社2004年,第2074页

[27] 《南齐书》卷1,中华书局2000年,第13页

[28] 《南齐书》卷26,中华书局2000年,第329页

[29] 《南齐书》卷27,中华书局2000年,第336页

[30] 《二十四史全译·南齐书》卷27,汉语大词典出版社2004年,第364页

[31] 《南齐书》卷47,中华书局2000年,第554页

[32] 《南齐书》卷54,中华书局2000年,第632页

[33] 《二十四史全译·南齐书》卷54,汉语大词典出版社2004年,第716页

[34] 《南齐书》卷57,中华书局2000年,第669页

[35] 《南齐书》卷59,中华书局2000年,第697页

[36] 《梁书》卷34,中华书局2000年,第344页

[37] 《陈书》卷5,中华书局2000年,第355页

[38] 《魏书》卷47,中华书局2000年,第708页

[39] 《魏书》卷95,中华书局2000年,第1382页

[40] 《二十四史全译·魏书》第3册卷95,汉语大词典出版社2004年,第1724页

[41] 《北齐书》卷45,中华书局2000年,第427页

[42] 《二十四史全译·北齐书》卷45,汉语大词典出版社2004年,第480页

[43] 《周书》卷50,中华书局2000年,第616页

[44] 《隋书》卷3,中华书局2000年,第47页

[45] 《北史》卷12,中华书局2000年,第299页

[46] 《隋书》卷4,中华书局2000年,第56页

[47] 《隋书》卷15,中华书局2000年,第242页

[48] 《二十四史全译·隋书》卷15,汉语大词典出版社2004年,第319页

[49] 《隋书》卷83,中华书局2000年,第1239页

[50] 《北史》卷97,中华书局2000年,第2134页

[51] 《隋书》卷84,中华书局2000年,第1250页

[52] 《北史》卷92,中华书局2000年,第2002页

[53] 《北史》卷99,中华书局2000年,第2182页

[54] 《旧唐书》卷1,中华书局2000年,第12页

[55] 《旧唐书》卷18下,中华书局2000年,第423-424页

[56] 《旧唐书》卷80,中华书局2000年,第1847页

[57] 《二十四史全译·旧唐书》第3册卷80,汉语大词典出版社2004年,第2220页

[58] 《旧唐书》卷138,中华书局2000年,第2574页

[59] 《二十四史全译·旧唐书》第5册卷138,汉语大词典出版社2004年,第3179页

[60] 《旧唐书》卷170,中华书局2000年,第3019页

[61] 《旧唐书》卷173,中华书局2000年,第30页

[62] 《旧唐书》卷197,中华书局2000年,第3590页

[63] 《旧唐书》卷199下,中华书局2000年,第3644页

[64] 《新唐书》卷125,中华书局2000年,第3475页

[65] 《新唐书》卷165,中华书局2000年,第3937页

[66] 《新唐书》卷222下,中华书局2000年,第4789页

[67] 《宋史》卷138,中华书局2000年,第2178页

[68] 《宋史》卷264,中华书局2000年,第7502页

[69] 《宋史》卷287,中华书局2000年,第7861页

[70] 《宋史》卷428,中华书局2000年,第9954页

[71] 《宋史》卷447,中华书局2000年,第10251页

[72] 《宋史》卷472,中华书局2000年,第10630页

[73] 《金史》卷82,中华书局2000年,第1215-1216页

[74] 《宋史》卷475,中华书局2000年,第10681页

[75] 《宋史》卷495,中华书局2000年,第10959页

[76] 《宋史》卷496,中华书局2000年,第10977页

[77] 《辽史》卷56,中华书局2000年,第552页

[78] 《金史》卷43,中华书局2000年,第649页

汉服简考 岭南汉服

来源岭南汉服网:http://www.gzhf.org/0227342.html

分享到:


【上篇】
【下篇】



目前留言 1条

    发表评论


    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