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广州汉服汉服简考
5.4、《四库全书》篡改汉服史料
2014年03月05日 来源:www.gzhf.org
主要内容
[隐藏]

作者:@独秀嘉林,摘自《汉服简考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zhf.org/file/2014/hanfu-jiankao.pdf

5.4、《四库全书》篡改汉服史料

满清统治者的反复劝诫和严厉高压,使人们对服饰的谨慎和忌讳态度也体现到修史上,以下略举数例。[1]

南宋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记述西夏李元昊派人使宋,到东华门脱西夏服、换汉服:“(李元昊)其表函尚称臣,可渐以礼屈,愿与大臣熟议。诏许使者赴京师。劝等令韩周与俱,使者及东华门,始去本国服。”[2]在四库本中被篡改成“……使者及东华门,始去朝服” [3],将象征国与国的服饰差别消除。

彭百川《太平治迹统类》中记载:“……劝等令韩周与俱,使者及东华门,始去胡服。”[4]四库本则篡改为“……劝等令韩周与,使者及东华门,始中国服”[5],表明清廷对“胡服”字眼的忌讳。

宋人作《契丹官仪》记载辽国见闻:“胡人之官,领番中职事者皆胡服,谓之契丹官。枢密、宰臣则曰北枢密、北宰相。领燕中职事者,虽胡人亦汉服,谓之汉官。执政者则曰南宰相、南枢密。”[6]

四库本则大肆篡改为:“契丹之官,领番中职事者皆异服,谓之契丹官。枢密、宰臣则曰北枢密、北宰相。领燕中职事者,虽国人亦汉服,谓之汉官。执政者则曰南宰相、南枢密。”[7]

宋朝靖康之变中遭金国强留的吴激作诗曰:“箕子朝鲜僻,蓬丘弱水宽。儒风通百粤,旧史记三韩。邑聚居巢惯,夷装被发安。犹存古笾豆,兼用汉衣冠。”[8]表明其向汉之心。该诗在供仅满清皇帝阅览《四库全书荟要》中未被改动,但在《四库全书》中两遭篡改——

在元好问《中州集》中“邑聚居巢惯,夷装被发安”被改成“邑聚从衡接,民居质朴安”[9];在康熙《御选金诗》中“夷装被发安”被改为“民淳比户安”[10]。

 


[1] 满清编修《四库全书》对中华古籍进行大规模篡改,这在拙作《通过明清历史对比初探中国落后原因》中已有论述。

[2] (宋)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第9册·卷123,中华书局1985年版,第2893页

[3] (宋)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卷123页3,《四库全书》版,http://archive.org/stream/06064197.cn#page/n102

[4] (宋)彭百川《太平治迹统类》卷7页22,民国乌程张氏刊本《适园丛书》校玉玲珑阁钞本版

[5] (宋)彭百川《太平治迹统类》卷7页32,《四库全书》版,http://archive.org/stream/06054701.cn#page/n142

[6] (宋)余靖《契丹官仪》,《武溪集》卷18,《丛书集成续编》第101册,上海书店,第174页

[7] (宋)余靖《武溪集》卷18,《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089册,台湾商务印书馆,第174页

[8] (金)吴激:《鸡林书事》,见:(元)元好问编《中州集》,中华书局1959年版,第17页

[9] (金)元好问:《中州集》卷1页19,《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365册,台湾商务印书馆,第13页

[10] (清)康熙编:《御选金诗》卷18页1,《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439册,台湾商务印书馆,第292页

hanfu-jiankao-bt

来源岭南汉服网:http://www.gzhf.org/0305247.html

分享到:


【上篇】
【下篇】




发表评论


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