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广州汉服汉服简考
5.1、前代覆亡给予满清深刻刺激
2014年03月05日 来源:www.gzhf.org
主要内容
[隐藏]

作者:@独秀嘉林,摘自《汉服简考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zhf.org/file/2014/hanfu-jiankao.pdf

5、清代持续禁止汉服

2008年竺小恩《论清代满、汉服饰文化关系》认为从等级制度角度讲,“满人对汉人的服饰传统文化不是否定、抛弃,而是继承,并且发扬;满、汉服饰文化在服饰等级制度上没有冲突”,结论称:“满汉人民通过长期在生活、生产的频繁接触与交往,在服饰习尚方面必然会相互影响,彼此吸收,交相认同。这是时代的大势所趋,人心所向,绝非皇帝的一纸圣谕所能遏止得了的。”[1]

持类似强调“满汉服饰及文化融合论”的论文似不在少数,然此等论文缺乏深厚的文献与文物资料考察,只注重于细枝末节,分不清主流与非主流情况之分,枉顾汉族服饰及中国人对汉服的认同观在清代200多年中被彻底瓦解,本该具有民族属性并承载民族文化与精神的汉族服饰在社会学意义上彻底消亡,而到21世纪人们才开始复兴汉服这一基本事实,所得结论便只能似是而非。

虽然清廷从皇帝至平民无人不被汉族服饰之华美和内涵所折服,甚至最高统治者喜爱并穿着汉服,但为保其部族统治长续,满清格外注重借鉴辽金元等非华夏政权败亡的“历史教训”,从满清入关至到晚清前夕,皇帝们一直强调服饰攸关国运安危、皇权盛衰,一以贯之地使用强权和专政禁止汉化——这种目的明显、强烈的反汉思想和禁汉举措,从根本上杜绝了汉族服饰自然复兴的可能,同时开启了满汉两族服饰文化的畸形交融之路。

5.1、前代覆亡给予满清深刻刺激

满清入关执行“剃发易服”之前,汉服也曾多次遭受禁止的磨难,例如李元昊建立西夏后曾推行三日不剃即杀的髡发令:“元昊初制秃发令,先自秃发,及令国人皆秃发,三日不从令,许众杀之。”[2]西夏国“番礼”“胡服”与“汉仪”“汉服”剧烈冲突、反复斗争,到李谅祚掌权后西夏才开始吸纳汉服制度。[3]

女真政权要求治下百姓不得穿汉装:“初,女直人不得改为汉姓及学南人装束,违者杖八十,编为永制。”[4]金国占领宋朝领地后颁布剃发易服令:“今随处既归本朝,宜同风俗,亦仰削去头发,短巾左衽,敢有违犯,即是犹怀旧国,当正典刑,不得错失。”[5]要求不如式者斩,也是十分残酷:“金元帅府禁民汉服,又下髡发,不如式者杀之。……保义郎李舟者,被拘髡其首,舟愤懑,一夕死。是时,知代州刘陶执一军人于市,验之顶发稍长,大小且不如式,即斩之。其后知赵州韩常,知解州耿守忠,见小民有衣犊鼻者,亦责以汉服斩之。生灵无辜被害,莫可胜纪。”[6]

金人的暴政引起汉人的抵制和反抗,如《三朝北盟会编》记载:“伪相刘彦宗逼邈,不从,复逼邈剃顶发,邈亦不从,彦宗逼之甚,邈遂尽削发为僧,终不从彼之俗。”[7]“金人欲剃南民顶发,人人怨愤日思南归。”[8]《宋史》记载郭靖不愿受异族统治、不愿舍弃汉服而赴死:“四州之民不愿臣金,……(郭靖)告其弟端曰:‘吾家世为王民,自金人犯边,吾兄弟不能以死报国,避难入关,今为曦所逐,吾不忍弃汉衣冠,愿死于此,为赵氏鬼。’遂赴江而死。”[9]
类似于辽,金国后来采取了一定程度的汉化政策,这里从一首词加以管窥。金章宗时金国刘昂作词:

趸锋摇,螳臂振,旧盟寒。恃洞庭、彭蠡狂澜。天兵小试,百蹄一饮楚江干。捷书飞上九重天。春满长安。舜山川,周礼乐,唐日月,汉衣冠。洗五州、妖气关山。已平全蜀,风行何用一泥丸。有人传喜,日边路、都护先还。[10]
“汉衣冠”等成为政权正统的象征,表明当时金国为彰显统治中原的合法性而自视“华夏正统”,将宋朝视为不如蛮夷的极端思想。这表明落后民族政权的民族压迫统治特别是易服剃发令在汉文明同化的历史潮流下,或多或少有所松动本文前述资料亦有表明,它们终在一定程度上容许甚至采用汉服制度。

但辽、西夏、金、蒙元等政权先后覆亡的历史却给了后世的满清统治者以“惊世”“严酷”的教训和启示,似乎汉化必然导致本族文化淹没于汉文化大潮,甚至导致本族消亡,出于保护本族殖民统治地位的狭隘目的,就必须在禁止本族汉化的同时,通过军事和文化政策要求汉民族移风易俗,并长期固定,使汉族满化、落后,永不能复兴原本的汉族的先进文明制度。

在这种民族压迫思想和部族政权利益的驱动下,满清的“剃发易服”暴政执行得比历史上任何落后民族政权都要严厉和残酷,其文化压迫持续长达200多年,因而满清统治而给汉文化、汉文明带来的剧烈恶果,不仅使华夏文化惨遭近乎灭绝的破坏,也使满清治下破败不堪的汉文化历经数百年仍难彻底纠正和恢复。

(注:满清入关“剃发易服”战争中的汉服遭遇,满清宁肯将统治全中国推迟数十年的原因和目的,以及以朝鲜为代表的“小中华”国家对汉族衣冠和文明的追忆和崇祀,可参阅相关研究和文章。)

 


[1] 竺小恩:《论清代满、汉服饰文化关系》,《浙江纺织服装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08年第4期

[2] (宋)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第9册卷115,中华书局1985年,第2704页

[3] 参考汤开建:《西夏“秃发”考》,《西北民族研究》2003年第2期;周天:《中国服饰简史》,中华书局、上海古籍出版社2010年,第90-92页

[4] 《金史》卷43,中华书局2000年,第649页

[5] (金)佚名:《大金弔伐录》卷3、第74页,《丛书集成初编》第3904册,商务印书馆据守山阁丛书本排印

[6] (宋)李心传《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28,中华书局1956年,第560页

[7] (宋)徐梦莘:《三朝北盟会编》卷57,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年,第424页

[8] (宋)徐梦莘:《三朝北盟会编》卷123,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年,第901页

[9] 《宋史》卷449·郭靖,中华书局1977年,第13230页

[10] (金)刘昂:《上平西·泰和南征作》,(金)刘祁:《归潜志》卷4,中华书局1983年,第32页;《全金元词》,中华书局1979年,第71页

汉服简考 岭南汉服

来源岭南汉服网:http://www.gzhf.org/0305374.html

分享到:


【上篇】
【下篇】




发表评论


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