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广州汉服汉服简考
《汉服简考》后记
2014年03月05日 来源:www.gzhf.org
主要内容
[隐藏]

作者:@独秀嘉林,摘自《汉服简考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zhf.org/file/2014/hanfu-jiankao.pdf

后记

写了5个月的《汉服简考》终于完成,如释重负!2013年中国民间先后举办了5月福州海峡汉服文化节、11月西塘汉服文化周、11月横店中华礼乐大会共3场汉服盛会,中秋节后我便开始写作本文,拟在去西塘前发布,但随着写作的深入,写作时间从最初计划的1个半月变成最终的5个半月,因而未成。现以此文致敬方文山,以表示对方文山先生身体力行地支持汉服宣传,用很大的热情和代价为汉服推广做出贡献的敬意。

相比大三开始编写、以批判满清为主旨、至今三易其稿而仍未完成的长篇论文《通过明清历史对比,初探中国落后原因》,《汉服简考》是我第2篇长论文,虽字数仅前者1/7,却是我开始新写作方法的尝试,主要有这几个方面:

一、全部使用第一手资料,务求与原文一致。

全文绝大部分史料都是我独自发现,少部分通过其它资料再核对史料原文,并注明史料出处及页码(仅1条北京的第一档案馆史料引用了顾诚的《南明史》)。对于通过电子档即可获取内容的资料,也必通过其它途径查找原书页码再使用。因此搜集、查找、整理资料花去写作过程绝大部分时间。这里举2例说明。

①通过葛兆光教授的论文著作,需要使用《燕行录选集》中《燕行纪事》的1条记载,但广东省中山图书馆、广州图书馆、暨南大学图书馆均无这部韩国书籍,网络上也无电子版,为此不得不下载PDF版《燕行录全集》(各图书馆亦无),找到所在册数,因无详细目录只得从头一页页地扫读,扫了350多页才找到这条记载。眼睛长时间注视屏幕而酸痛,比翻阅纸质书更疲劳。

②清代小说《苗宫夜合花》1条片段出现“汉服”,网络无该书扫描版,以上图书馆似只省图有藏,但我终究没能阅见,因为首次需登记信息、待2日后将书籍出库并收押金方可查阅,后2次又因交通和时间原因仍未能在阅览室关闭前到馆,于是我果断通过孔夫子旧书网购买台湾广文书局版《苗宫夜合花》。不过我将未查页码的出处也添进了注释(为对照我查阅了一些书籍的不同版本,这些不同出处中的一部分都给予注释),以方便读者研究时“就近”查阅原文。

二、搜罗、检索的古籍文献使用范围广泛。

写作过程中我使用了《四库全书》(及荟要)《续修四库全书》《丛书集成》《四库全书禁毁书丛刊》《四部丛刊》《四部备要》《万有文库》等大型丛书中的部分资料,然因可供检索全文的资料所占比例很低,因此对这些丛书的使用比例可能微不足道。由此,我这才真切感受到祖国文山书海之浩瀚无边,由衷赞叹古代学术文化之博大精深,这种感慨和敬畏远非以前抒情所能感受的。不过相比真正的学术研究,我付出的功夫还是很少,成果也许还拿不上台面。我充分利用了互联网的便利,使我不必在各个图书馆收藏室间奔波过多,也节约了一半以上的史料发掘时间与精力,例如通过关键词检索。

三、部分古籍原文使用在线版本,更便查看。

为了方便读者花费最少的时间精力就能查阅或核对原文,对于收录在《四库全书》或《四库全书荟要》中的不常见古籍资料,我使用了网络在线浏览版本,在注释中给出网址,可一键直达原文(说明详见《引用文献、参考资料》)。若发现在线版缺失才使用台湾商务印书馆的影印版《文渊阁四库全书》,若四库版本篡改了原文则使用其它版本。实际上,检阅在线PDF常受网速限制,我不得不花费更多时间。

对具体资料的分析可能还不够严谨,再次恳请大家批评指正。

四、独创性发掘较多,不再赘述常见的论点。

例如,此前人们普遍认为古代“汉服”概念使用很少而多用“衣冠”代替,但我通过古籍检阅发掘出了大量直接使用“汉服”词汇的案例,表明“汉服”概念即非当代人生造,在古代也并不生疏。再如,满清入关推行剃发易服、中国人民誓死抵抗数十年的历史,虽然能更直观地了解汉服消亡史、更直接地触动读者的情感,但这些在历史学家顾诚《南明史》等书籍及前些年杜车别等人批判满清的历史作品中都有详细的记载和论述。我则通过考察《清实录》等史料,发掘满清统治稳定之后的200年时间里历代最高统治者关于禁止恢复汉服、禁止改易服饰的言论阐述,以此管窥满清对汉文化长期压迫之严酷。

由此,我们也更能感受到,汉服的消亡绝非历史淘汰,而是出于少数部族狭隘利益而被残暴和持续地人为禁止,也更能理解当代汉服宣传活动之所以能如火如荼,正因为其具有悠久的历史和强大的生命力,汉服及华夏文化的复兴必是无可阻挡的历史趋势。

我自己的感触

为节省篇幅和时间,我不得不舍弃了对很多古籍的考察和使用,然本文仍有史料堆砌过多之嫌——若仅为证明论点,似无必要使用这么多史料,这有可能影响读者的阅读兴趣。然而我又想极力说明,本文展示的关于汉服概念的使用和汉服历史的资料只是中国古代历史文化中的冰山一角!文章学习使用的历史科学的方法虽难以尽善,我还是想通过本文间接表达对当代汉服复兴运动重服饰展演而轻学术推广及由此导致的消极学习氛围的担忧。*

除此之外,针对在日常生活中常有人不做调查研究、不根据实证而惯凭一已之思做结论的现象(不仅是针对断言古代没有“汉服”概念的专家,更是推而广之到世事万物各方面),在写作过程中我就有意无意地强化自己调查研究、力求严谨的思想,就是要从事实出发,坚决、详细地占有大量可靠的材料,在充分的事实的基础上才形成观点——具体到学术研究上更应如此。也就是说,这次写作《汉服简考》,虽有学术体验的需求,但更多是出于自己对现实感触的反应。另一方面,经此一次实践演练,已可为我将来尝试步入不同领域的学术研究开个好头、做个示范。

独秀嘉林

2014年3月


* 例如:首本汉服书籍《汉服》因其中将表示汉代人服虔的“汉服虔”说成“汉服”史料而遭人诟病;一些复兴者在日常推广中面对大众和媒体,所使用的宣传语有时与古文原文不符,或对汉服历史、文史知识掌握不多甚至一知半解;在学术领域不核对古籍原文而将错误文字写进权威学术杂志(这样的案例很多,如一些关于汉服的重要论文和近期文章都有将《春秋左传正义》中的“有服章之美”写成“有章服之美”);社会上多次出现汉服包容满清服饰的言论,虽能加以纠正,但这类事件突显出汉服运动学术氛围之消极和学术推广工作之滞后……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汉服简考 岭南汉服

来源岭南汉服网:http://www.gzhf.org/0305396.html

分享到:


【上篇】
【下篇】




发表评论


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