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广州汉服媒体报道
深圳晚报《汉服同袍把传统文化穿在身上》
2014年03月08日 来源:www.gzhf.org

汉服同袍把传统文化穿在身上 

深圳晚报记者 崔华林

在深圳,有一群人,喜欢身着汉服,走在路上常常吸引很多人侧目。他们还经常在一些传统节日发起活动,身着汉服像古人那样祭祀、抚琴、喝茶交流等。但他们拒绝别人称他们汉服爱好者。我问他们,那准确的称呼是什么。他们说是同袍,解释说这个称呼的出处是《诗经》里面的一句,“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约好采访的那天晚上,我如约到达地铁口,正要打电话询问他们的具体位置,转身看见人群中有两个人身着汉服。我走上前去自我介绍,然后询问,果然是他们。又问那两位着汉服的姑娘,你们是下班后特地回家换的吗?她们连连摇头,不是,就穿着上班的啊。显然,对于他们来讲,汉服早已经是生活中的一部分。交流中,他们又强调,汉服为他们打开了传统文化的大门。

裘胜:28小时硬座火车去博物馆看汉服

裘胜是这5个人当中最早关注到汉服的。10年前他通过网络接触到汉服,彼时深圳的同袍数量并不多,他试图向身边人推广汉服,让更多人了解汉服的历史,复兴汉服。

裘胜关于汉服的故事很多,这里宥于篇幅只讲三件事。见面前,裘胜发给我一组图片,是他当时结婚的场景。他和新娘都穿着汉服,背景也都是古式家具,瞬间仿佛以为是某部制作精良的古装大戏剧照。后来聊天时得知,那天不仅他和新娘穿着汉服,连双方父母也穿汉服。

第二件是,他曾为了观察了解汉服,特地花了4天时间坐火车去山东济南博物馆看汉服。他说,因为“老是看图片看不太出来”,真正看到实物才叹为观止。他周四下午从深圳出发,坐了28个小时的硬座火车,周五晚上到济南,下车后便询问博物馆信息,已经到闭馆时间了,就找了间酒店住,第二天再去看。真正看到那些千年前的汉服时,裘胜完全被惊呆了,用料、印染、工艺什么的看上去都精美绝伦。他花了两天时间在博物馆专门看汉服,拍摄了大量照片,周一又坐火车回深圳。

因为市面上找不到制作标准的汉服,裘胜后来索性发动做了三十多年裁缝的妈妈来帮忙给自己做汉服。到后来,喜欢汉服的人多了,找到裘母做衣服的人也越来越多,经常要从早上做到深夜。后来裘母回老家,还有不少人通过快递请她帮忙做汉服。

郭娟梅:自己做汉服并且每天都穿

穿着印花汉服的郭娟梅走在路上很吸引人眼球,更让我意外的是,这是她日常的衣服。郭娟梅现在腾讯公司做软件工作,几乎每天都穿汉服去上班,并且她还为此专门学会了做汉服,平时穿的很多汉服都是自己做的。

郭娟梅当时是在网络上看到汉服深圳的同袍祭祀的图片,觉得他们穿的衣服很好看,就在网上搜寻到汉服并找到同袍组织。她起初也是在网上买汉服,穿上后高兴得不得了,当天就没换,直接穿在身上从公司回家了。本来打算第二天继续穿,后来担心老是穿同一件衣服不好,就作罢。

郭娟梅实在太喜欢穿汉服了,又陆续在网上买过几次,但她发现每次等快递的时间都要一个月,找裘妈做的话轮候的时间也要很久。她心急,索性开始自己在网上找教程来做。要知道,她以前的针线活可是缝沙包的水平。郭娟梅先拿了家里的床单当练手,一点点跟着教程学习,每天下班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捣鼓这个,一直弄到晚上11点多,一个多月后,她终于做成了第一件汉服。学会了方法后,郭娟梅又拆开,用同一块床单布学做更多不同类别的汉服。现在,郭娟梅的衣柜里基本全是各种各样的汉服,已经替代时装成了她的日常装束。

于明明:穿上汉服就舍不得脱

于明明2012年来到深圳,在科技园上班,是一名不折不扣的IT男。他介绍,那年端午节,公司组织了一次“穿越端午”的活动,跟裘胜那边联络租了一批汉服,于明明说自己当时看到汉服就觉得很好看,心里有一股冲动,想立即穿在身上。那天下午,他穿上后就舍不得脱下来,兴奋得在公司里走来走去,一直到离开公司不得不退还时才换下来。

随后,于明明就找到汉服深圳的圈子,开始找裘妈开始做汉服。第一件做的是直裾袍,拿到衣服后,于明明要去参加同伴们的活动,他还记得当时是8月份,天气很热,他从家里走出门很紧张,担心别人觉得他穿衣服太奇怪。果不其然,他下地铁时,有个上地铁的人冲他喊了句,“大神!”弄得他哭笑不得。

不过时间长了,于明明也渐渐习惯了路人各式各样的评价,什么“倩女幽魂”、“男神女神”。后来他因为汉服对传统文化着迷,时不时组织同袍们吹箫喝茶的活动。

张静:汉服重要性不亚于汉语言

现在从事广告业的张静自我介绍,大学时就很喜欢中国古典文学,《诗经》、唐诗宋词一类。所以很早就知道汉服。但一直到2012年才真正接触到汉服。在她看来,汉服不仅仅是服装,还承载了很多历史和文化。她提到崇祯皇帝纪念活动时跟人讨论她觉得很多人对崇祯的评价过于负面;提到汉服重要性不亚于汉语言,却曾在历史中消亡。

前年端午节,张静第一次穿汉服,是从网上买的一件齐胸襦裙。她在公司收到快递拿过来的衣服时,就迫不及待在公司里试穿了下,更夸张的是,她居然让公司所有的女同事都轮流试了一遍!但等到参加活动时,她又不敢独自穿着汉服出街,担心路人可能会指指点点。后来,她就找了一个同袍姐姐过来接她一起过去。

区别于现在的时装设计,汉服一般很宽松。张静因此还闹过笑话,她有次找裘妈做汉服袄裙,觉得太宽松,就请裘妈把衣服的腰部位置改下,改成显腰身的那种,可以看上去会瘦点,但后来被裘妈以“不符合汉服要求”拒绝。

熊燕京:透过汉服打开传统文化的大门

江西女孩熊燕京在哈尔滨念的大学,大学里学的是平面广告,业余时间里喜欢看古典小说,看到小说里关于衣服的描绘很心动。她就在网上搜寻资料,看看古代的衣服到底有没有那么好看,进而了解到汉服。在哈尔滨时,她一直“潜伏”在当地的同袍群里,来深圳后,找到深圳的同袍群,也是默默关注了一年多才开始跟同伴线下交流。

2011年,熊燕京参加深圳同袍的活动,约好有同袍去地铁口接她。远远地看到那个同袍姐姐的装束,熊燕京就被惊呆了:一袭飘逸的白衣汉服褙子,中间一根红色的腰带,实在太美了。从那以后,她就从线上的汉服知识开始了买布找裘妈做汉服的历程。

采访那天,熊燕京上衣穿着深蓝色的对襟,里面一件白色的交领中衣,下面搭配了时装的裤子和高跟皮鞋,整体看起来毫无违和感。可能跟专业有关,熊燕京在衣服搭配上很擅长,尤其在汉服的色彩、质地上选择搭配上都很有心得。她从起初偏爱白色、红色汉服,到后来选择各种青色、黄色的带有花纹的布料,甚至还和朋友一起设计布料上的图案拿到绣花厂处理好后做成汉服。

跟很多同袍一样,汉服就像一扇门,同时给熊燕京打开了传统文化的世界。她去年6月开始学古琴,请了专门的老师周末学琴,但她说古琴指法很多,学起来不算容易,她到现在学会三首曲子。不过,即便如此,她还是很喜欢古琴,还花钱自己买了一把古琴,闲暇时间跟同袍聚会弹琴、喝茶、写书法,沉醉其中。

汉服同袍把传统文化穿在身上

http://wb.sznews.com/html/2014-03/08/content_2800229.htm

来源岭南汉服网:http://www.gzhf.org/0308418.html

分享到:


【上篇】
【下篇】




发表评论


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