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广州汉服匡正史观
方源野10年前旧文《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我看辫子戏》
2017年05月12日 来源:www.gzhf.org

【早年文章,因近日又有一大批辫子戏颠倒黑白卷土重来,必须迎头痛击。仅为个人见解独立完成,仅供参考,与供职单位、负责系统、合作项目无关,抛砖引玉,欢迎批判,但谢绝做政治引申和扣帽。鉴于最近有非汉复辟团伙蓄意造谣诬陷借刀杀人,若转载引用请注明此按语,本人所有言论皆据此声明,不赘】

                                                                    2007年5月 别鹤

“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这是两百多年前,一位文人的诗歌。就是这十个字,他丢掉了性命。同一时代类似的故事还有三百多起,前后持续一百多年,许多人还被灭了九族。今天,这些故事被搬上了银幕。

是一伙野蛮部落从西伯利亚漂泊到朝鲜边境的拓荒史吗?是一群奴隶主和奴隶由中国收容在东北的移民史吗?是一个把当今许多满族公民的祖先变成奴隶,捆绑成为“满洲八旗”政治集团忘恩负义、分疆裂土、冲进长城的侵略史吗?

是十天杀完扬州80万,三次屠杀嘉定,杀光沈阳、江阴、广州、苏州、厦门乃至一亿多人的屠城史吗?是十二酋长念念不忘“汉人强、满人亡”,所以禁科技、禁军工、禁出版、禁聚会、禁结社、禁练武,还动不动诛心灭族的文狱史吗?是把沿海弄成无人区,把新疆、内蒙、东北划为禁地,还在全国“满城”驻防的闭关史吗?

是从不交税、把持朝政、享受园林,却让几千年来的读书人俯首称臣,让几万万百姓匍匐蠕动的寄生史吗?是把从岳飞诗词到永乐大典都任意涂抹,把带有“中国”二字的古籍尽数删毁,最后编成“四库全书”的篡改史吗?还是“结友邦之欢心”“保满清不保中国”,用一千多个不平等条约将霸占的土地和奴役的生命“宁与外贼,不与家奴”地送给西方主子、最后还和日寇勾结成“伪满洲国”在东北做活体实验的买卖史呢?!

都不是。“与其在台湾过着骨肉分离的日子,不如死在贝勒爷的刀下”——我们看到的,是英明的皇上,是精湛的权谋,是广阔的国界,是美丽的格格,是动人的爱恋,是温馨的民风,是威武的八旗,是幽默的巡游,是悲天悯人的主子,是温良恭俭让的奴才。

都不是。“看江山有谁来主宰?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我们听到的,是十大贡献,是感恩戴德,是文化误会,是民族融合,是血手屠夫变成了千古一帝,是抗清烈士变成了小丑匪徒,是剃发易服的践踏变成了轻喜剧的按摩,是从妇孺的惨叫中感受出悠扬的音乐,是从奔腾至死的鲜血里品味出被征服的浩荡凯歌!

这就是万人空巷的辫子戏——借传媒界这个平台,对满清歌功颂德的戏。这好比是潲水鱼汤,给我们一个虚无缥缈的怀念、一种身临其境的冒险、一段做稳了奴隶的追忆。从辫子戏开始清算满清268年历史遗毒,则是每个觉醒着的中国人责无旁贷的起码良知。兄弟尽绵力,给大家看看两种谬论,说说什么是真相,唤起更多的良知。

无知谬论:孙子生爷。

本来,华夏人是黄河儿女、炎黄子孙,自称中华,有自己的语言、衣冠和历史。从轩辕黄帝开始,执雌、持下、反强梁的华夏人便自立于世界,在秦汉之际形成了统一的政府。所以华夏、中华、汉,都是这个民族的原称;中国,则是这个民族的主权名称。

我们更清楚,中国人是“人”这个物种的典型代表。从贞观之治起直到明朝末年,汉人在黄帝魂魄之上铸造了现代领土的身躯,并为人类文明的每一桩伟大建筑奠下基石、树起墙垣,在欧洲陷入黑暗中世纪的千年之中,成为了世界前进的唯一光源。具体的成就,相信每个人都能举出若干。

但我们不得不面对一个事实:近几十年,“中华”已从汉人原称,变为了汉语语系名称,即56民族总称。从消极一面来说,这是苏联模式的产物;从积极一面来说,这是东西方碰撞的遗留问题;从长远一面来说,只要不削弱汉民族和汉文化的根本地位,族群之间的和睦、人与人的平等,也将不成问题。但不论从哪一面来说,我们都不能用孙子生爷的逻辑去阉割历史、混淆是非、颠倒黑白。

如同不能因国内有朝鲜族和俄罗斯族,就把金日成、列宁看作中国人一样,我们不能因成吉思汗从西伯利亚打过来,就把蒙古人的侵略和屠杀看作国家统一、民族融合;同样,我们不能因女真人的后代有一些在当今中国生活,就把岳飞看作汉奸,而把秦桧、吴三桂看作民族英雄;我们也不能因日本人在千百年后有可能成为第57族,就把918事件、南京大屠杀看作中华民族的内战。

因此,侵略的烙印是永远抹不去的,屠杀的血痕是永远捂不住的。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我们不能做无知的人。

无耻谬论:认贼作父。

我们知道,三百多年前,满洲是从西伯利亚发源、逐水草而居,在中、朝、俄边境飘忽不定,后来迁居到我国东北的某个军事组织。我们也知道,三百多年前,这些穿旗袍、留辫子、说阿尔泰话的通古斯人,后来强迫中国各个族群改变服装发式,成为了中国人的统治者。这个过程的实质是什么?显然,是外来的、赤裸裸的、地地道道的侵略行为。如果这都不叫侵略,那“侵略”二字可以从任何一种语言的字典中抠掉。

既然如此,为什么我们还要认同满清呢?有人说,因为它带给了我们大块土地。且不说满清侵占的地盘自古就是中国的领土,我只问:日本人带来的大亚洲共荣圈比满清帝国还大,为什么我们要反抗呢?也有人说,因为它维持了安定秩序,即所谓“康乾盛世”。且不说满清奴役的民众两百多年都在饥荒与杀戮中度过,我只问:香港人在英国人手下吃得饱、穿得暖,为什么我们要收回香港呢?还有人说,因为它成了我们的主子。那我更要问:为什么霍去病、李靖不领情,要“匈奴未灭,无以家为”呢?为什么朱元璋、孙中山不听话,要“驱逐鞑虏,恢复中华”呢?为什么冉闵、岳飞、文天祥、郑成功非要“负隅顽抗”,直到“还我河山”呢?因为在认贼作父的奴才眼里,他们都是大汉族主义败类,都是阻碍民族融合的罪人!

下等奴才,富贵能淫、贫贱能移、威武能屈;中等奴才,不以自己为奴才,而把自己当顺民;高等奴才,不当顺民,要去当主子,甚至当鬼子,还要用先烈的鲜血,去染自己的红顶子!

是的,那些时代离我们很远了,但奴才,离我们并不远;无耻,离我们并不远。如果不面对耻辱,如果不摧毁奴性,如果不警钟长鸣,下一次苦难,下一次丧钟,也将离我们不远!

那什么是真相呢?满清的入侵和统治,引起了300多年苦难与耻辱的连锁反应。

第一,杀光、抢光、禁光——三光经济:

满清入关的一系列屠杀,令日本人小巫见大巫,令成吉思汗自叹不如。把男子头骨堆成山,把女子钉在床上轮奸,把婴儿用来打肉球,把母亲当着三岁孩子挖脸剖腹,皆为现代人不能想象。扬州十日,嘉定三屠,加上千百无名之扬州、嘉定,包括对苗民的血洗,包括把蒙古准葛尔部落杀得一个幼童都不剩……这一切,放在任何时代、任何国家,都是无与伦比的绝对罪恶、举世无双的绝对残忍。这就是“杀光”。

满清打天下,跑马圈地,将民众血汗收作紫禁城宝物,送上王公贵族的饭桌,甚至设下“柳条边”不许汉人出关开垦谋生,北京内城更甚“华人与狗严禁入内”。每一个孩子蹲在地上捡马粪的瘦小身躯,和找不到爸爸妈妈的绝望哭喊,穿透了三百年。这就是“抢光”。

满清坐江山,对外闭关锁国,隔绝东西方文明的交流;对内三十人群聚,便要一个不留统统斩首。这样一来,中国人被真正绑在了土地上。毫无疑问,明朝王阳明、顾炎武、黄宗羲、王船山、李时珍、方以智、李卓吾……这一个个辉映古今的名字,和他们背后的现代化萌芽,已被活生生掐断。这就是“禁光”。

这三光经济,让中国的生产力停滞了多少年?这还不算什么。

第二,部族、蛮族、皇族——三族政治:

一国机关,一国人共司之,否则不成其为国。应该看到,中国政权一直是向全民开放的公立场,只要有才干,你就能凭借考试,宪章孔墨、祖述黄老,作民众的负责人。然而,满清政权却是满洲人的私立场。国家枢纽皆由满洲人把持,名为满汉一家,实则以满制汉。这就是部族政治。

明末中国,已掀起了文艺复兴、民主思潮,形成了乡约社会、宪政雏形,文明领先世界百年,如正常发展必可成为第一个公民国家。然而,满清将部族奴隶制强加于中国,从八旗子弟到投充缉捕布下层层枷锁,甚至把上百万的流民一路拷打送往“宁古塔”东北集中营终身折磨,不仅成为了纳粹先驱,也将东西方世界拖入了死胡同。这就是蛮族政治。

中国历史在某个侧面,表现为政权公私立场的斗争史。公者,正府也,士人也,宰相内阁也;私者,宫廷也,帝王也,皇亲国戚也。因为历代都有正府对宫廷的制衡,所以民贼独夫虽有一人天下之野心,中国却总是天下人之天下。然而,满清设立军机处,架空文武大臣,圣旨甚至可以绕过正府而单独下发,这成了什么?成了爱新觉罗一家的秘密政治、特务政治和独裁政治,在一口一个“谢主龙恩”“奴才扎”的聒噪下,私立场完全压倒了公立场,这就是皇族政治。

外来统治本土,野蛮统治文明,私人统治公共,把中国民众彻底变成了权势的工具,这就是满清政治的全部奥秘。

第三,剃刀、砍刀、改刀——三刀文化:

衣冠是人的象征。满清入关,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用暴力强迫我们剃掉父母所生的头发,脱下祖宗留的服饰,这是怎样的耻辱?袅袅唐家女,青黛牌坊,牡丹金莲,烈烈男子汉,骨碎蚕室,血溅猪鞭。当最后一件汉服被剥下,当每一根辫子被吊起,炎黄子孙就彻底成为了奴隶,不复为人者,二百六十余年。

语言是人的标志。满清打天下,制造了空前绝后、百年之久的文字狱。它可以因一句话把一群人千刀万剐,也可以因一本书让一个家断子绝孙,连死人都要开棺戮尸。我民何辜,受此惨毒?不学狗叫,难以生存。汉语由此变成了奴才语言,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精神彻底沉沦。

历史是人的传承。欲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满清坐江山,将诸子百家、唐诗宋词、笔记小说乃至二十四史,用“四库全书”等手段,涂抹、篡改和销毁,灭绝的就有数千种,超过了保留的几倍,是秦始皇“焚书坑儒”的几十上百倍,让民众对中华文明的尊重与自信彻底休克,让炎黄子孙的苦难感、耻辱感彻底麻木。

在剃刀、砍刀、改刀的血迹之上,在种族、蛮族、皇族的夹缝之中,在杀光、抢光、禁光的围堵之下,芸芸众生,能悲不能谩,寥寥英雄,敢怒不敢言,每一个反抗命运的精神自我,都与汉文明一起沉淀为奴性的染缸,变成了鲁迅笔下麻木不仁、恃强凌弱的阿Q,启动了此后的落后挨打、几世纪的恶性循环。民众更在这三百多年的堕落之中,揭开了超过三千多年总和的一幕幕吃人悲剧。站在历史的天平上,我请问辫子戏和辫子戏背后的狼图腾、入关纪念、洪承畴纪念馆、海外伪满洲集团这一系列为满清翻案的人,你们咒骂的是大汉族主义,还是大文明主义?你们所维护的是民族团结,还是主奴团结?你们所歌颂的殖民政权,哪一根汗毛没有沾上中国各地人民的覆地悲泪、冲霄怒血?你们所侮辱的到底是革命先烈未寒的尸骨,还是你们做人的资格和你们子孙的荣辱?你们所希望的究竟是人人生而平等、各个族群携手苍天,还是一个互相屠杀、彼此猜忌、生不如死的漫漫长夜?

我知道,你们已经用辫子戏作出了回答。那么,对你们这群自外于中国的人,对你们这群妄想绑架无辜满族公民的人,对你们这群不知尊严为何求、不知人性为何物的非人,我们一如既往地作出回答,那就是:如果中国只成了一幅地图,我们将不再有蓝图;如果汉族二字仅仅用来填充表格,我们将不再有人格;如果华夏大地只剩下一部为满清刽子手歌功颂德的谎言史,那就连畜生也不会可怜我们这个不愿堕落的民族!而占世界人口五分之一的炎黄子孙一旦再次堕落为东亚病夫野蛮之邦,整个世界也将失去百分之五十的真、百分之七十的善、百分之百的美。所以,我们将从一年、两年乃至十年、二十年抵制辫子戏开始,直到每一个人的灵魂斩断每一根辫子,直到满清被亿万民心追认为奴隶制政权,直到种族奴役的化身失去它最后的领地,直到炎黄子孙中华意识彻底复苏、华夏民族重现她“执雌持下、天人合一、天下为公”的魂魄——而抵制辫子戏只是这一切的开始。

来源岭南汉服网:http://www.gzhf.org/05125397.html

分享到:


【上篇】
【下篇】




发表评论


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