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广州汉服诗歌文艺
《甲午翠竹園集》原創詩文四十餘篇,美不勝收!
2014年05月24日 来源:www.gzhf.org

【活動背景】

甲午年三月廿一日(4月20日),廣州嶺南漢服文化硏究會詩藝組,在廣州白雲山翠竹園,舉辦了主題為“流水弄弦飄竹韻,羽觴逐浪送詩情”的詩藝雅集活動。

此次雅集活動內容豐富,主要有“曲水流觴”,“詩文發布”,“詩藝交流”等環節。此外各種傳統樂舞藝術串場表演,如古琴、洞簫、曲藝,武術劍舞等,使得活動沉浸在濃厚的文化氛圍中,特別値得一提的是,還有元墨老師帶領一眾幼兒園孩童到活動現場寫生,華夏傳統美的熏陶從娃娃抓起。

廣大詩友才華橫溢,在曲水流觴環節表現異常踊躍,不但飲酒痛快,吟詩也爽快,上下午連續兩場不但沒有一點倦意,還紛紛表示未能盡興;在詩文發布環節,粤海一鷗發布了近3000字的《翠竹園賦》和600餘字的《賦得嶺南行與諸文士共勉》長詩,其中《嶺南行》用小楷寫成四米多長卷,頗為壯觀,逸庵和元墨老師都展示了詩詞書法作品;在詩藝交流環節由鳳凰傳説作為主講人,介紹了吟誦的入門,幷演示吟誦了《愛蓮説》、《一翦梅》、《月夜憶舍弟》等詩文,另外,黎志勇(積雪飛雲)和粤海一鷗也做了雅言吟誦演示。本次活動碩果累累,總共搜集到原創詩文40餘篇。

在过去一年中,詩藝組曾多次舉辦了詩藝雅集活動,此次曲水流觴已經是第二屆了,通過詩藝雅集的方式,充分展示了傳統士人優雅的生活形態,旨在追尋華夏士人精致的生活品味和高雅的精神追求。詩藝組是年輕人學習和交流傳統詩文的平臺,彙聚了眾多年輕的文人雅士,我們鼓勵年輕人進行傳統的詩文創作,今後將組織更多優秀的雅集活動,弘揚華夏的士人文化。

詩藝組群號:219927834,歡迎詩書樂等傳統雅好者加入。

甲午年翠竹園集

序一

“詩者,志之所之也。在心為志,發言為詩。情動於中而形之於言。”此乃先哲之定論而為千古詩人所同,若陸機《文賦》云:“詩緣情而綺靡",乃知詩緣情而抒,形美而韻勝。故知詩有眞僞,不可不辨。當今詩壇,貌似百花齊放,千家爭鳴,然利欲薰心,名望縈懷之風靡,或文質而無韻,或矯情而叫囂,或諛辭而竟誦,操觚染翰,結社倡盟者眾,而雅趣風流,獨立吟哦者寡。瓦缶齊鳴,蛙聲一片,何覓高山流水之思,陽春白雪之韻?至於曲水流觴之娛,風乎舞雩之歡亦幾欲泯迹。每覽昔人雅集詩序,未嘗不臨文嘆息,心竊向往焉。蘭亭已逝,西園已矣,曲水流觴之樂趣,暢飲吟哦之雅事尙可復現乎?

古城羊石,位五嶺之南,粤海之濱,有白雲山之勝,翠竹園之幽,有茂林修竹,繁英盛草,激流淺湍,翠鳥鳴春之景。其時歲在甲午,節逢穀雨,天朗氣清,竹蔭溪邊,俊男佳人雲集,或寬袍儒雅,或華服婀娜,亦有抱琴執扇之朋侶,背劍插簫之散客,可謂群賢必至,少長咸集,皆慕蘭亭之風雅,詩會之盛事,此為漢服同袍之雅聚,旣無官長賁臨之逢迎,官話連篇之累贅,亦無商家之贊助,銅臭之廣告,純屬草野之私會,騷人之雅事,殊為難得。而懷瑜握瑾,浮白流觴,逸致興懷,或長歌,或短詠,或詠物,或憑弔,或敍事,或言情,皆言志抒懷,直貫胸臆,此眞歡歌哀哭者也,非閉門造車,為賦新詞強説愁可比。雖或詩拙而不工,詞俗而不雅,意淺而不深,然高懷雅致,緣情吟哦之樂,足可敍之嘔之。而其遊目騁懷,暢敍幽情之作,不乏金玉珠璣之句,錦繡瑾瑜之篇,足以令高人擊節,流傳於世。今有同袍不惜心力,搜集詩會之篇什,逐字校勘,輯成此集,存為畱念,若能成册散播,或可助詩壇之雅樂也。

余本詩壇之無名者,才疏學淺,寡聞陋識,本無鈎玄作序之資,然躬逢盛會,得以相契諸賢詩友,又蒙詩會發起者,一毆兄屢囑於餘,豈敢固辭。唯勉搜枯腸,浮光掠影,書此以報,實心惴惴於焉,同遊諸君能諒之乎?誠如是則汗顔幸甚而已。

是為序。時維甲午四月廿一,後學粤人逸庵撰於羊城鴻影齋。

序二

甲午春暮,余居於羊城,初入漢服群社,適聞群中諸友挾上巳遺風,雅聚於白雲山翠竹園中,著漢服衣冠,誦口占之句,不亦樂乎。已而月來,婉婷方集當時之句,而成後事之觴。洋洋乎,其章逾四十有餘;郁郁乎,其風如浩蕩無垠。斯文之事,於茲為盛。

余未至羊城之時,常聞當今之世,京多老幹之輩,雖間有民間雅士,不足轉其勢;滬呈商海,文雅之事,民國後已近凋零;惟廣府側有鵬城佐其金融,不墮於政經濁流,而承夫唐後高風。故余常羨此地之士,得沐陽春之白雪,不惟下里之巴人。勝地嘉以輔士,斯人雅而弘道,此萬代以降,文道所以不絶之本也。然道以文載,道也無窮,文也無窮噫!故漢服諸君當戮力前行,修其文史,增益詩詞,莫使他人笑我等空服衣冠,不識文墨也。

夫粤海有子名一鷗,揮灑近千文以作跋,尙缺序文,余不敢多言而贅語,故就此短文,賴以成序。四月二十日深夜,風中散客於深廣火車上。

詩集

(排名不分先後,如有錯漏請説明。)

【靜妤作品】

踏莎行

灼灼新桃,洇洇細柳。依風低拂行人首。正是好景正鶯時,莫負韶光消人瘦。

清醑流杯,高歌叩缶,相攜興至尙尋酒。遙聽二三小童道,杏花深處人家有。

【逸庵作品】

其一

鳴鳳竹林茵,白雲山色新。漢冠重聚首,大雅又添春。

其二:暮春雅集有感

粤海清歌動地飛,漢冠華服舞春暉。落花有恨琴簫寄,曲水傳情詩賦歸。

盡飲千觴潑韻墨,醉吟百曲戀儒衣。東君將別難畱駐,願化綠卿陪翠微。

【靜妤作品】

煙波昳景何須裁,桃紅轉至梨花白。應是笙歌吹不盡,相逢未到荼蘼開。

【鋒公子作品】

憶王孫

白雲山上白雲飛,裁翦柳絮落翠微,片片蝶衣玉茗揮。客休歸,醉看綠卿啓竹扉。

【朱志強作品】

竹簧幽幽曲水邊,眾秀環水與蟬言。雖無名仕王子謝,縱情歡愉學七賢。

【秦時月作品】

挺撥昂然陌野間,臨風沐露拽庭前。幾經霜雪鎔高節,百折枝竿傲碧天。

坦蕩虛懷隨月遠,疏狂眞我醉情綿。平生不受浮名累,負手悠吟自在篇。

【作者未知】

竹院滿春光,閑來畫斷章。縱有天下心,四顧俱茫茫。

【慕容紫竹作品】

歸自謡

畱晚照,無奈如今花謝了,尋常巷陌歌聲曉。

人生樂事知多少,須知道,閑情拋擲靑春老。

【雅蘭馨作品】

仿古令春之歌靑竹蘿,紫竹蘿,燕舞雲天紫陌坡,鶯聲嚦嚦歌。

一鬢皤,兩鬢皤,曲水光陰流逝多,晚春閑快活。

【第八賢作品】

去年今日翠竹園,我與佬朋詠山泉。別去經輪重入目,欲縱一曲已忘言。

【雅蘭馨作品】

竹園雅趣

雨霽蔬林春日暖,清風淡淡柳纖纖。竹園吟誦閑雅事,石澗盈觴曲水邊。

【慕容紫竹作品】

一間茅屋在深山,白雲半間我半間。白雲有時行雨去,回頭卻羨老道閑。

【第八賢作品】

新野何悠悠,清音自溪流。谷轉翠華樹,宜飲醉不休。

【雅蘭馨作品】

柳梢靑

春暮又逢春暮,去年此景,舉觴吟竹。柳岸鶯啼,一江煙雨,滿山新綠。蒹葭漫舞漣漪,水流處,清泉蔌蔌。三五知音,撫琴弄墨,詠歌詩賦。

【逸庵作品】

一曲清漣傳酒杯,吟詩雅樂幾曾回。翠篁風動群賢現,華服婀娜僊子來。

【雅蘭馨作品】

柳梢靑

春日雲山春日雲山,楡花澹澹,竹影纖纖。靑靄紛紛,江空孤雁,曲水溪邊。玉人悄立憑欄,落霞碧,閑整髻鬟。愁嘆容顔,柳絲裊裊,燕子翩翩。

【婉婷作品】

其一:感曲水流觴行

綠竹靑山殘照裏,觥籌流光玉箏鳴。杯浮淺酒何足醉,依依盡是滿別情。

其二:無題

春盡花飛去,畱得綠竹蔭。最是有心人,沽酒賦詩吟。

流水似宛轉,舉觴偏多情。笑語歌幾遍,鳥鳴復嚶嚶。

【老胡作品】

七律《竹》

挻拔昂然陌野間,臨風沐露拽庭前。幾經霜雪鎔高節,百折枝竿傲碧天。

坦蕩虛懷隨月遠,疏狂眞我醉情綿。平生不為浮名累,負手悠吟自在篇。

【厚德作品】

《七絶·甲午榖雨記事》

會友雲山翠竹蔭,協觴曲水悼春深。

服飾琴賦今猶效,漢晉先賢王右軍

詩藝組約眾詩友於甲午年三月二十一聚於白雲山腳的翠竹園,經鳳凰聯絡,翠竹園同意免費支持漢服同袍進場聚。所以有稱得其蔭蔽關照之句。時値穀雨,正是春季之最後一个節氣,故有暮春及春深之語。且醉且歌,協議用流觴曲水之形式記懷先賢,有韻有味,樂極也。有記鳳凰聯絡事兒,但最妙處是藏頭“漢服協會”

【風三作品】

疏影搖翠三山冷,一池碧水聽蟬聲。無邊水月同袍外,凌雲孤高與誰朋?

【凌寒舊友作品】

其一

樓宇高懸白雲山,靑靑草色翠竹園。同袍盛會話詩酒,更有琴書樂其間。

其二

雲山鬱鬱草木蔭,古道繁花好登臨。廣府浮沉煙色裏,大江源朔到昆侖。

其三

節逢上巳三月三,碧柳紅花亦翩然。翠竹園中開盛會,同袍盡著漢衣冠。

其四

雲山林海草木晴,博帶峨冠衣袂輕。愛坐竹園流觥飲,何人不有羨詩情。

其五

一望雲山與天齊,珠江水暖柳依依。漢家兒女遊上巳,不覺春風亂馬蹄。

【雅蘭馨作品】

其一:竹亭詩

綰靑巾冪繡羅披,翠竹吟觴小側欹。曲水銀魚搖落碧,蘭亭春意賦新詩。

其二:竹園詩韻

雨潤新茶綠,春風拂面來。竹園竹葉翠,山徑山花開。

曲水流觴飲,管弦宮羽裁?麗人吟古韻,雅士賦詩哉。

其三:

蘭亭春意賦新詩,謹選才情落韻遲。舊夢塘池似非語,登樓罷筆花萼詞。

【鳳凰傳説作品】

翠竹園裏萬象新,雲山重聚又一年。許是詩仙勤眷顧,清觴幾回停當前。

元墨彈琴正堪聽,蘭馨釀酒格外甜。今日何妨盡一醉,下筆豈無詩百篇。

【子茜作品】

《眼兒媚伊人紅妝》

拂面煙楊亂柔腸,靑眼向漁郎。花紅花絳? 一池飛絮,瘦盡冰霜。冬眠不覺歸燕鬧,桃李露新香。羽衣華裳,輕歇寒凉,攬鏡梳妝。

【風中散客作品】

漢服諸友相聚白雲山翠竹園余有事遲來數小時車上因制古詩以作陪罪。

嶺南三月暮,翠羽翻新樹。暖風音和平,嘉此幽栖處。

春叢冉冉香,白鳥頻回顧。時人多不識,來往桃下路。

諸友自不群,相聚翠竹府。煮我靑梅酒,品我漢時賦。

流雲日蒼蒼,暗壁聲汩汩。歡歌無時已,停杯莫停箸。

【夢橋月作品】

其一:《如夢令休道醒來遲》

晴日竹園相赴,興起醉歌翩舞。休道醒來遲,慵看斜陽無序。

歸去,歸去,頻倚翠簾深處。

其二:《竹溪遣懷*一》

霓裳曲引綠簾開,遣興須當縱酒來。弄墨鋪宣群彥醉,雲山氣韻競先裁。

其三:七絶《竹溪遣懷*二》

曲水流觴宴客吟,興懷檢點仄平斟。松梅不語寒霜事,長向修篁奉本心。

【黎明作品】

其一:

白雲山下四月天,綠樹葱蘢景色鮮。翠竹園中彩袂起,詩詞樂韻賢吟軒。

其二

芳園暮春群賢聚,曲溪點墨樹爭紅。百花弄琴流觥醉,高吟新詩意趣濃。

【粤海一鷗作品】

其一

今日禊筵開,竹林邀匹儕。樽前莫惜字,暢飲各傾懷。

其二

竹園春正濃,臨水醉東風。放意靑天外,委身造化中。

其三

白日移花影,春風動竹枝。流霞催我意,未飲已成詩。

其四

嶺南盛文史,群俊萃幽篁。揮灑瑤池墨,寄情金玉章。

【婉婷作品】

念酒

桑果新釀酒,甜美客來愁。酣臥不知黃昏到,白雲歸遠岫。

一把相思淚,忍顧離別後。芳草淒淒憐光滿,逆風念君瘦。

【作者未知】

【似缺一句】山上雲英蒸紫氣,水邊桃李葬紅顔。

但求一畝三分地,偷取浮生半日閑。春景難畱畱不住,暇光能幾幾時還?

【粤海一鸥作品】

賦得嶺南行與諸文士共勉

北拒大庾嶺,南望太平洋。一關通五障,三水匯珠江。

朔氣不能度,暖風攜雨揚。四季花似錦,終年葉不黃。

丘陵葱鬱鬱,沃野莽蒼蒼。先民有智慧,據此事農桑。

桑基如阡陌,村舍傍魚塘。近觀游魚樂,遠聞稻花香。

荒年無饑饉,隔歲有餘糧。古來百越地,擊壤詠陶唐。

九州煙塵起,胡馬踐乾綱。草木變其色,日月斂其光。

烝民何辜罪,罹亂以流亡?所思在樂土,揮淚別冀方。

衣冠數南渡,文典亦南翔。綿綿續譜牒,赫赫立祠堂。

宗法維世系,家風育賢良。暨南被聲教,窮涯立序庠。

絶學由是繼,逸民得高驤。皞皞民風正,郁郁文運昌。

英傑何璀璨,文物何輝煌。九齡為丞相,詩名振大唐。

南園有五子,風雅浩湯湯。近世遭變故,義士赴國殤。

三元抗英地,虎門銷煙場。託古以改制,變法有康梁。

主義曰三民,孫文赴檀香。廣州舉義幟,血灑黃花崗。

神州風雲卷,打響革命槍。滿清宗廟覆,千年帝制亡。

軍閥數割據,主義幾更張。生民如草芥,土匪似豺狼。

浩劫終歷盡,滿目皆痍瘡。河海旣清平,巨輪又啓航。

據此黃埔港,往來動雲檣。物流通四海,蕃然集百商。

昔年耕織處,密密布廠房。百業皆興旺,金融吸納狂。

高樓鱗櫛比,酒店麗堂皇。地鐵倏忽過,高架蜿蜒長。

店鋪當街立,人潮穿梭忙。囊括天下貨,變換四時裝。

少年逞富貴,妖姬鬥奇妝。豪車馳大道,血拼奢侈場。

燈紅酒綠處,醉生夢死鄉。物質愈豐富,精神日渺茫。

不見詩書著,徒有穀滿倉。先人功業顯,我輩徒彷徨。

每念祖宗訓,拊膺愧難當。嶺南膏腴地,奈何無文彰?

我輩今有誓,不效彼膏粱。揮灑鳳池墨,流轉金玉章

来源岭南汉服网:http://www.gzhf.org/0524609.html

分享到:


【上篇】
【下篇】




发表评论


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