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广州汉服同袍来稿
同袍来稿:一见衣冠是故人
2017年05月25日 来源:www.gzhf.org

文/李良钰(季安)

大概是去年圣诞节前后吧,在英语班的圣诞表演上,请同为汉服同袍的左左来表演汉舞《礼仪之邦》,获得了不小的反响,也让很多人第一次了解到自己民族居然有这么美丽的衣服。

(图文无关。摄影:陈文杰)

第二日下午,主持人光安问我:“昨天跳舞的小姐姐是谁啊,跳的那么好。和你是什么关系啊?”听罢,我笑了笑,只轻声回答了两个字:“同袍。”他听了之后,疑惑不解地问道:“同袍?和你关系不一般吧。”嗯,关系是不一般,我们都在慢慢地找寻自己的民族——汉族,最初的模样。我们,算是另一种形式的生死之交吧。”我答到。“虽然听的不是太懂,但觉得很有意义。加油吧!”

不由得想起自己刚开始做汉服复兴,还只是一个汉服爱好者的时候,那个时候只是知道有汉服这一东西的存在。我们的民族——汉族,并不是一个赤裸的民族,它有着属于自己最美丽的服饰——汉服。那个时候,由于自己年纪尚小,玩性大,便不想过多的了解关于汉服的事。自己对汉服的形制还是一窍不通,也没有很多认识的同好者,各方面都只是个小白。直到2014年年末,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浏览了汉服部落的一篇帖子,那篇帖子正是汉服复兴的前辈“天涯在小楼”在二零零四年写的那篇感情真挚、字字珠玑的《为汉服的低吟浅唱》。文末几句是这样的:“ 我不愿为此痛断肝肠, 祖先的智慧无人叹赏, 不愿我华夏衣冠倒靠日本人去宣扬。 所以,我总有一个渴望, 有一天,我们可以拾起自己的文化,撑起民族的脊梁。”读罢,我沉默许久,心里不大好受。那个时候,其实内心有些自责吧,觉得自己身为一个汉族人,竟然连自己的民族服饰都不了解,着实不该。于是进入汉服部落的新人群,学习汉服相关的知识,让自己对自己民族有一个更为深刻的了解。也就是那个时候,我觉得我已经成为了一个汉服同袍,找到了自己毕生的信仰。

在这个群里,我不仅学到了很多与汉服相关的的知识,还认识到了很多来自全国各地的汉服同袍。安徽安庆的嫣然和安然,他们俩真的教会了我很多。从二零一五年算起,和他们认识已经整整两年了。这几年里,每年都相约“明年西塘见”,却每年都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无法成行,一直缺席在西塘汉服周的大合照当中。幸而今年终于有时间相约西塘了,去的时候给你们带好吃的。我们,不见不散。

当然,我所认识的汉服同袍不止他们二位,还有很多很多,比如冰城汉韵的小同同,汉服沈阳的平容君,岭南汉服的君赢大哥等,和他们相处都十分愉快。他们,陪我度过了最美好的时光。季安,在此拱手谢过所有我认识的同袍们,感谢各位的不离不弃与陪伴之谊。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图文无关。摄影:李花落)

后来,汉服部落又新开了讲课群,群主嫣然知道我传统文化方面的知识了解很多,便邀请我进群当讲师,来给大家做一个知识的分享。在这个群里,我在向大家分享相关知识的同时,又学到了许多我之前从未有了解到的东西,比如香道、茶道、古乐调之类。那些东西,在此之前我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一见方觉自己真的是孤陋寡闻,偏安于自己的一隅了。很可惜的,之后自己忙于高三的课业,渐渐减少了对讲课群的关注。后来,因为种种原因,那群也渐渐的冷清了,实为一大憾事。

高中毕业以后,我到了武汉继续求学。来到武汉的第一件事,就是用自己的生活费给自己买一套汉服,自己的第一套汉服。我记得那是重回汉唐家的南风,穿起来挺舒适的。后来,汉服越买越多,便成了汉服半日常党,想穿汉服时穿汉服,想穿时装的时候穿时装,随心而动,自由自在。

在武汉,我认识了很多汉服同袍,也参加了不少大型集体汉服活动。感觉不错,像是找到了自己的组织那般亲切。

若是你问我,这一路上,是否有过想要放弃的时候?我想说“有!”。真的多次想过脱下身上的这层衣衫,因为无人支持,因为前路渺茫。但最终,我依然不曾放弃。因为我知道这条路,不止我一个人在走,在汉服复兴的路上,无数个认识的、不认识的汉服同袍,也和我一样,用自己微薄的力量在宣传汉服、宣传传统文化,所以,我不能放弃,也不愿放弃。每当看见身穿汉服的同袍,不愿放弃的念头便愈加坚定,便更不肯退了。我也很开心,到了今天,汉服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人所知道和了解,而在这份丰收的成果里面,我也奉献着自己一点一滴的努力。

一见衣冠是故人,那年初三,初识汉服,满是感动。当时初见,我找到了自己的信仰,也认清了自己民族最初的模样。

一见衣冠是故人,此生无愧入华夏。

(“同袍来稿”专栏是岭南汉服新开设的一个栏目,欢迎各位同袍来稿,讲述您对汉服与传统文化的观点、看法或者建议,也可以讲讲您心中的汉服故事,内容健康,传递正能量,文笔流畅,文体不限但不包括网络口语化帖子,图文搭配更佳。)

来源岭南汉服网:http://www.gzhf.org/05255473.html

分享到:


【上篇】
【下篇】




发表评论


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