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广州汉服活动感想
杨蕾《弹指过,刹那芳华——〈我爱中国字〉参赛随笔》
2014年06月09日 来源:www.gzhf.org


杨蕾《弹指过,刹那芳华——〈我爱中国字〉参赛随笔》

一.民族篇

这一次比赛我大概遇到二三十个选手,能听到他们聊天内容的不过十来人,里面有三个满族。

是满族其实没什么,关键是他们在聊到是满族时,接下来的对话,不管是对方,还是自己,都会把此人跟皇家、贵族联系起来,比如一听你是满族的,就“啊!你今天怎么没带小太监啊?”之类的。

对这种满族等于皇家后裔,贵族的普遍思想认知,我深感无语……

听两选手聊天时,有个选手说自己的名字时好象带了明朝什么的特征,另一人就问他,你是明粉吗?我两眼放光地准备凑头过去搭话,人家一句“我是清粉”,我几乎是0.1秒把头猛扭了回来。而且再也不想说话。

不管从什么角度,我都无法接受汉人是清粉。来这里的人往往是博学多才的,但他们如果真的了解过满清对汉人,对中华文化干了什么,怎么可能做清粉啊?!

所以赛前那天我的感觉很不好。

二.疗养篇

节目组不像那些走红的娱乐节目那样,财大气粗,有超强的工作团队,他们的组织能力略显薄弱。

我周三晚上飞机到的北京,原来说了,是周四拍选手花絮,周五彩排,周六录制第一二集,周日录三四集。

我是第二集选手。

可实际上,周四的花絮,他们说我身体不好别去了,明天补点,因为身体还在术后康复中,于是我就卧床了一天,周五说去彩排,因为说舞台没搭好,一直拖拖拖,到晚上说今天不用去了,于是我又卧床了第二天。

周六应该要录第一二集的,说挤时间彩排就行,结果,我们两点才到,磨磨叽叽四五点化完妆,但还是一直在等,等到六点,回宾馆吃饭,七点多,说,到现在还没开始录第一集。

按经验,第一集都要录五六个小时,今天不可能录第二集了,我们第二集可以回去休息了。

所以第三天我又卧床了大半天。

我简直不能想象,去年一年忙到只有几天休息的我居然呆在北京过了几天疗养般的日子,虽然第四天我承受了强大的挑战,但前三天的充足休息还是为我积累了力量。

三.大神篇

我还是挺大胆包天的那种。我说一下我在场上的自我介绍大家就能理解了……

大家好,我是来自广州的小学美术老师,我叫杨蕾。在这个充满了博士硕士和各路文史大神的舞台上,我的身份和专业略显突兀……(不剧透了)

是的,总共八个选手,有三个站神……你们知道是什么是站神吗?就是参加江苏卫视《一站到底》站到最后的那个人。虽然一站到底的题目不算太难,但因为涵盖面很广,从文史到理化到哲学到体育到娱乐八卦,越到后面题也越难,所以能到站神的,都是生活中见多识广,身边人难以忘其项背的高手。我这轮有仨!

然后不是站神出身的另三位——清华学霸、清华双硕士+硕博连读的美籍华人、一个20多年专业校稿员,号称校对出版过的汉字接近10亿……

再剩下两位:我,小学美术老师,学历美术教育本科,另一位,我要保持神秘感,在后面的篇章里加以介绍。

杨蕾《弹指过,刹那芳华——〈我爱中国字〉参赛随笔》

事实证明,这些大神都不是最顶级的,最顶级的大神出现在第三集,一个来自人民大学,国学专业的大一学生。劝大家六月一定要看,这个大神给我的感脚就是,折服!

第一季的总冠军顾婷婷,当时是我非常非常佩服的选手,很显然,这个新大神的水平绝对超越了她。我预测新一代大神李绅会成为第二季的总冠军。虽然结果可能得几个月甚至半年才能得知,先在这放着。

不过这也不算什么预测。因为他的实力是令人恐惧级别的,不止是全场未错一题。而且没看他用一次推理和排除,都是直接说答案。

如果你们没看过《我爱中国字》你们应该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夸张。但只要看过,就知道里面的题是变态级别难的。上一季,哪怕是全国四强,他们在答题时都有一大半是需要用推理来过关的。

四.同袍篇

看到标题,大家就知道我遇到了最幸福的事情了,和同袍并肩作战,就是上一个大神篇里,八位有六位神级选手,也都是男选手。

剩下的两位女选手,我,小学美术老师,另一位——

在化妆间,我发现这轮多了位女选手,本来我是唯一一位女选手的。我知道,是那位时尚的满族正黄旗潮男因为节目组拖过了时间,他要录别的节目,而临时顶上的。

对待那些战神我都没啥,更不会把这样一位娇娇弱弱嗲声嗲气的小姑娘放在眼里。

我们背对背化妆,没有什么交集,她跟化妆师的话很多,我也不太理会。

直到后来,我发现她开始念叨形制,说今天的衣服不知道是哪个朝代流行的,不能乱配发型。我才在想,这是个同袍?还是请她穿汉服作噱头的表演者?因为听得出,她要穿一套她还没见到的汉服,不知道款式。既然是同袍,一定会有自己的汉服啊?!

慢慢我跟她聊起来,原来她真的是一位同袍,不过只有一套汉服送去改了,节目组为她准备了另外一套。

化妆完毕的汉服小美人儿真的很美,眼睛有我的两倍大。

虽然我因为精神的原因,没有跟她热烈交谈。但相信大家都知道同袍之间的那种惺惺相惜。

比赛开始了,答过几道题后,汉服妹妹积分已排到第二,一路顺畅,姿容靓丽的她也获得了较多主持人提问和表现的机会,而她的回答让我感觉到这是一个非常机智伶俐的小姑娘,答题表现也很不俗,因为总分当时排在第一位的美籍华人杰克自己也说几乎都是蒙的,只是运气超好总是对。

杨蕾《弹指过,刹那芳华——〈我爱中国字〉参赛随笔》

杨蕾《弹指过,刹那芳华——〈我爱中国字〉参赛随笔》

这个时候,孙国庆让阿忆博士预测谁会到最后,但阿忆诙谐地说,以前大胖子英达主持时,他总会预测最胖的那位走到最后,现在换了孙国庆,只能预测头发最少那位博士走到最后。

孙国庆说,那这个小美女现在答题情况很好,你为什么不预测她呢?你对汉服选手是不是有看法?

阿忆说,根据上一季的表现,穿着服装最特殊的那一位,往往是最先被淘汰的,所以他不看好这位小美女。

……

在后面的对话中,还围绕汉服进行了简短地几句交锋,最后以阿忆的一句“可是汉族人现在不穿这个了”而收尾。

话题结束,比赛继续。

果然,赛场上风云变幻,开始分值较高的题时,有一道非常容易的题,小美女居然意外答错,而且在后面的采访中,她是懂这首诗,也懂这个词的意识,但居然鬼使神差地选错了,由于这道题的分值高,她名次迅速降低,被抛到了后面。

两题后,第一批晋级选手产生,我成为第三名晋级者。

当我按规则走上舞台去选扇子,也就是选下一轮的对手时,孙国庆说,哎呀,我们场上这位选手,一直不怎么张扬,不怎么作声的,一下子也就晋级了,请问你现在有什么要说的呢?

我转过身,泪水快要涌出,对着小美女说,我等着你!

孙国庆不解地说,你等着谁?

久经大场面的我当时腿都在打抖,声音也有几分哽咽:

今天的比赛,我没有穿汉服,因为我害怕自己答题不够优秀,给汉服抹黑。但我和汉服妹妹一样,也是汉服同袍。我们同袍之间都知道一句话: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的确,在很多人眼中,汉服,只是一件古装。但我们这些汉服复兴志愿者,就是希望通过自己的宣传,让汉服重新回到我们的生活中。因为我们是同袍,所以自然会有特别的感情,汉服妹妹,我等着你!

然后,已经晋级的我,带着一腔伤感,转身离去。

略过中间的各种环节。

最后第三轮巅峰对决,剩下了阿忆最看好的化学博士、我、汉服妹妹。

不得不承认我心多杂念,不知是不是手术后根本没有恢复状态,从小天下第一的开小差本事发挥了强大的作用,在一个虽然很生僻,但完全应该有线索分析出正确答案的选择题前,我因为没有留意到那个非常重要而明显的线索而出局。

很快,汉服妹妹也出局,化学博士,这位一站到底的战神果然笑到了最后。但我们两位女子,能够走到巅峰对决,也算是不虚此行吧。

最后迎来一个特别煎熬的过程。因为按赛制,阿忆需要在我们中间挑选一位他认为表现更好的作为复活选手进入下一集的录制。

如果按出局的顺序,场上的表现(电视台特别需要伶牙俐齿的那种,赛前他们就一直要求我们要在场上嚣张),以及吸引观众的美丽外表,甚至考虑到我的身体情况,因为我属于术后康复期,我是唯一一位坐着答题的选手,录制一期节目对我的体力本身就是个挑战。

总之似乎没有什么理由选择我而放弃她。

但是,当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半,她的飞机是十点多,她根本不能再参加下一集的录制。在沟通中,她也很确定,真的不能再录了。

我觉得这事真的很为难阿忆,他需要当着电视观众的面找出留下我的理由。当然,欲加之理由,何患无词。

我和汉服妹妹就这样,很悲壮地,她走了,我留下。

而我,终于如愿以偿地,在第二场,穿着我的袄裙,闪亮登场。

杨蕾《弹指过,刹那芳华——〈我爱中国字〉参赛随笔》

五.温情篇

《最爱中国字》跟那些大台的一线娱乐节目相比,它的收视和影响与它的内涵是绝对不成正比的。在那些娱乐节目中,充满了炒作、煽情、虚假。

这里也要说我是那个组里唯一一个第一次参加录节目的选手,其他人,都是参加过其它娱乐或竞赛节目录制,有些还是很多次的。我在他们那里也听到了不少娱乐节目的虚假内幕。

而我的意外,也为这个炒作手段很低级甚至根本就没有炒作的文化类节目,增加了许多温情亮点。

由于两周前突然的一场手术,虽然已经能恢复行动,但体力绝对不可能支撑需要站立三至四小时一集的时长,我成了场上唯一一位坐着答题的选手。

几乎每一次下场、晋级、采访,我都会得到他们的照顾。

杰克,我恨自己在选择他作为自己的对手时,需要虚伪地寻找其它借口。但我相信,每个人都会心知肚明,作为一个在美国长大,完全受着白人教育长大孩子,他根本就是实力最弱的选手,虽然第一轮他是最高分晋级,但完全是运气使然,第二轮的直接答题他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

果然,第一题,我答,虽然一眼就知道答案,但不确定和保守让我在已经小声嘀咕出正确答案后,还是改口说,我没把握,过。把题过给了杰克。

过,是比赛的游戏规则,每位选手对自己不会的题,有一次过的权力,把它交给自己的对手。

而杰克,他可以把题再过回给我,或者,他也可以说,我已经说出口的那个正确答案,但他还是很有风度地自己答题了,于是,得到第一个错误。

我的第二题,非常容易,我又轻易答出,轮到他答下一道。看着题目,杰克没有回答,他很真诚地说,我真的不知道。

工作人员和主持人都在说:你还有一次过的权利,把题过回去!

杰克看着我说,不过了,我本来就是来玩,来学习的,我是在外国长大的中国人,对传统文化本来就不懂,这位姐姐,你身体不太好,我就走到这了,你好好继续下面的比赛吧。

此刻,竞争的赛场如此温情,胜利的我如此伤感。

在后面的采访中,编导问,你会不会担心别人说你选择杰克做自己的竞争对手,是胜之不武。

我说,不担心,一定会有人这样说,因为这是事实,但这是比赛,我当然要尽可能选最有把握战胜的对手。

第二轮,我轻易撂倒了杰克,这是赛场的游戏规则,我不会因为自己的选择而不安。但他离去时那种对我的关心和温暖,让我无限感谢!

再然后,因为文慧的放弃我终于穿起汉服,以复活选手的身份,进入第三集的节目录制。

第三集我发挥还是不理想,最后一个涉险晋级。虽然第三集主持人已省略了对我坐着录节目的介绍说明,但同台的选手看到我的特殊待遇,已经知道了我身体有问题。

在第二轮重新入场时,那个极其泼辣的满族小姑娘关爽,执意要求扶着我入场,并执意地把我送到座位,看着我坐下,才回到她的战位。我们成了最温情入场的一对厮杀选手,全场响起了掌声。

比赛无情。抽签的上风,加上关爽的冒失和紧张,我又再次轻松过关,进入巅峰对决。

这次是三个人的车轮站,除了我,还剩一位高手,以及一位顶级高手,大神篇里说到的李绅。

李绅的答题水平是神级,为人处事是神经质级,他傻傻呆呆的样子和对话多次引起大家的哄笑。

车轮战,是不停交换位置的,所以我不可能一直有坐,但李绅总是非常严肃地,并不理会赛场规定好的选手行走路线,而是径自过来把凳子拖到我的新站位,让我坐下,才归位。他那严肃认真的脸上,没有半丝的虚假做作,而是发自内心的真诚。

在本轮的对决中,对手强大的实力,加上我碰上的变态难题,我第二次止步于第三名,出局。

临下台阶时,我回身对他们点点头,说,谢谢今天在场上照顾我的选手们。

然后,带着十二分满足的心情,离去。因为我完成了我的心愿,有机会穿汉服上场,两次都走到了最后一轮。通过现场的对决,我终于感受到在电视机前和现场那种完全不同的心情和压力。也感受到人与人之间充满善意时,给予他人的万分温情。

我走了,但充满幸福和快乐!(完)

来源岭南汉服网:http://www.gzhf.org/0609691.html

分享到:


【上篇】
【下篇】




发表评论


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