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广州汉服学术研究
陈学霖《明太祖文字狱案考疑》
2014年07月29日 来源:www.gzhf.org

明太祖文字狱案考疑

陈学霖

论文来源:《明史研究论丛》(第五辑),江苏古籍出版社1991年版,第418-450页;原载1971年台湾《中央研究院国际汉学会议论文集》

作者简介:陈学霖,1938年生,原籍广东新会,现入美国籍,任美国西雅图华盛顿大学杰克逊国际研究院教授。

文本整理:独秀嘉林(注:①整理中将公元纪年中文改成阿拉伯数字,其余未加改动;页码标注后括号中问号表示作者省略了完整页码或无法确定准确页码,例如“二九五-九六(?)”表示疑为“二九五-二九六”。②字体加粗为整理者所加,为原文所无。)

一、导言

明太祖朱元璋以一介寒微,崛起草莱,早年颠沛失学,厕身皇觉寺,游乞淮泗之间,后依红巾郭子兴军旅,以雄才大资,际会风云,不十数年间戡定群雄,摧灭元室,开创大明帝国,当是国史上之丰功伟绩。但对明太祖的评价,近代史家称议参半,莫衷一是。称之者纪他驱逐蒙元,统一中原,恢复黄炎正统,更定典章文物制度,重建先哲道统,下开三百年盛世的功绩。议之者病其性多猜忌,滥权专擅,儒臣进议稍失其意,即遭刑戮,以致人心无所适从,使帝王的独裁政治更为愈甚[1]。关于后者,史家历举洪武年问屡兴之文字狱为证,指陈太祖因出身卑微,兼以早岁失学,一登大宝,对儒士的陈议文字动辄生疑,以为有讥汕之嫌,因此借故大兴刑法,诛杀无辜文人。此类文字狱案种类繁多,然最令人发指的莫如盛传的表笺之祸。据说,明初儒臣有数人,因在其进呈的贺表干忤格式与文字忌讳,触怒圣意而枉遭杀身,造成无端的悲剐[2]。

所谓表笺之祸,按史所纪,源于太祖登极后即依前代典礼,制定凡遇正旦、万寿圣节、上皇太后、太皇太后尊号,与册立东宫等礼节之时,内外文武诸司均需进表笺致贺。“表”指进上位之文,“笺,则用于上东宫,二者体制有别,以示尊卑。据太祖实录,明祖曾五次颁布奏牍及表笺成式,文辞体裁,与及字讳回避事例,使天下有司知所适从。首次在洪武六年(1373)九月,次在八年(1375)十二月、十二年(1379)八月,又其次在十四年(1381)七月,最后一次在二十九年(1396)七月。其中三次皆涉及表笺格式、足见太祖对此类典礼仪式的重视[3]。

据明代官书,如万历初张卤编纂之皇明制书,此类表笺之进呈及行文体裁,有以下的规定。制书卷七引洪武体制说[4]:

一、凡遇天寿圣节,在外五品以上衙门,止进表文一通。正旦冬至拜进上位表文、中宫笺文、皇太子笺文各一通。在外各王府、并各布政司、各道按察司、及直隶府、州表笺,俱各差官责进礼部。各州表笺进于各府、各府进于布政司。其余五品以上衙门隶布政司者,亦进于布政司,布政司差官类进礼部。其各都司,及直隶卫所,差官赍进五军都督府二各处守御指挥使司、及守御千户所,进于都指挥使司,都指挥使司差官类进五军都仔府。至日礼部官,以各处所进表笺目,通类奏闻。

二、凡表笺止作散文、不许循习四六旧体。务要言词典雅,不犯应合回避凶恶字样,仍用朱笔圈点句读。表用黄纸,笺用红纸为函,外用夹板夹护。拜进,并依见行仪式。

三、凡进上位表笺,及一应文字,若有御名庙讳,合依古二名不偏讳,嫌名不讳。若有二字相连诸,必须回避。写字之际,不必缺其点画。(页一下-三上)

稍后申时行等重修的大明会典,卷七五“表笺仪式”除沿袭上引条文外,并录太祖所制定之“表笺式”五通,共分“圣节正旦冬至亲王上表”、“圣节正旦冬至群臣土表”、“群臣谢恩表”“东宫千秋节正旦冬至亲王上笺”、“东宫千秋节正旦冬至群臣上笺”各类[5]。兹抄录有关群臣上表之格式如下:

“圣节正且冬至群臣上表”(洪武间定):

某衙门某官囗某等,诚欢诚忭,稽首顿首。上言。伏以天佑下民,四时序而风雨时,五谷熟而人民育。恭惟皇帝陛下。承天授命君师宇内,相以奠之,和以安之。是以克享天心,永膺宝历。大一统文明之治,开万载太平之基。……臣某等,幸遇明时,忻逢圣旦,……心驰遥至贺。仰紫宸而三祝,祈圣寿之齐天。无任瞻天仰圣,激切屏营之至。谨奉表称贺以闻。(页八上-九下)

“群臣谢恩表”(洪武间定):

某衙门某囗官等,某年月日钦蒙给赐某物、升授某职,谨奉表称谢者。巨某,诚欢诚忭,稽首顿首。上言。伏以圣恩敷布,广大如天。凡在臣民,均沾雨露。恭惟皇帝陛下。圣神文武,治同百王,春育海涵,兆民忻戴。是以天心永眷而基业愈昌也。臣某等,深蒙恩宠,补报是图。惟坚葵藿之诚,上祝万年之寿。无任瞻天仰圣,激切屏营之至。谨奉表称谢以闻。(页十下-十一上)

“东宫千秋节正旦冬至群臣上笺”:

伏以皇天眷佑,景运弘开。大本益隆,臣民忻载。敬惟皇太子殿下。宽仁毓德,敬谨存心。嗣承万世之洪图,寅奉重熙之宝历。是以贞符协,应万邦永宁也。囗某等,职守藩维。忻逢令旦、正旦、长至。仰望前星,敬祝千秋之寿。无任赡仰,激窃屏营之至。谨奉称贺以闻(页十四上-十五上)

是卷末页有载:“二十九年,以天下诸司所进表笺,多务奇巧,词体骈俪,令翰林院撰庆贺谢恩表笺成式,颁于天下诸司,令如式录进。”(页十五下),可见以上三道表笺成式,都是洪武末年所颁布。

据后人记载,前此之时,天下诸司儒臣所进表笺,很多触犯格式及文字忌讳,被太祖刑戮杀的。此类事件,官书未见。如御制大浩三编或皇明祖训,或永乐三修之太祖实录,虽缕述洪武年间大狱胡惟庸、蓝玉等谋逆被诛,但无文字狱案的记录[6]。这些表笺之祸,惟见于晚出的野史稗乘,或传录闾巷耳淡,或经后人渲染夸大,真伪莫明。其始作俑者,似为黄溥(弘治十二年〔1499〕贡生)之《闲中今古录》。沈节甫记录汇编卷一二九摘抄[7]载其记太祖表笺文字狱之起源云:

“蒋清高,象山人,元末遗儒也。内附后仕本县教谕,罹表笺祸。赴京师,斩于市。斯祸也,起于左右一言。初洪武甲子(十七年1384)开科取士,向意右文,诸勋臣不平。上语以故。曰:‘世乱则用武,世治则用文,非偏也。’诸勋进曰:‘是,固然。但此辈善讥汕,初不自觉。且如张九四(张士诚),厚礼文儒。及请其名,则曰“士诚”。’上日:‘此名甚美。’答曰:‘孟子有“士诚小人也”之句,彼安知之。’上由此览天下所进表笺,而祸起矣。”(页三下-四上)

其后出于弘治(1488-1506)、正德(1506-1522)、嘉靖(1522-1567)与万历(1573-1620)间的野史稗乘,很多关于此类文字狱的记载。举其大者,有徐祯卿(1479-1511)《剪胜野闻》(刊于1500前后)、梁亿(1511进士)《传信录》(刊于1520前后)、郎瑛(1487-1566后)《七修类稿》、田汝成(1500-1563后)《西湖游览志余》(1584)、邓球(1535进士)《皇明泳化类编》(1570)、王世贞(1526-1590)《弇州史料(1614)、黄景昉(1569-1662)《国史唯疑》(明季成书),与佚名编辑之《九朝淡纂》(刊于明末)诸书。此等记载,或拾委巷俗说,或抄袭旧籍琐谈,未辨真伪。更有甚者,以讹传讹,大乖历史的真相[8]。

清朝易代,经康雍乾三朝镇压,文网严峻,学者多讳淡明朝史事,尤其是太祖的文字狱案。及至清中叶,赵翼(瓯北)(1727-1814)始略为陈说,于廿二史札记卷三二“明初文字之祸”条下,哀辑历代稗史所记,列举洪武间儒学教授林元亮十二人,并明初儒士徐一夔与释来复等以触犯文字忌讳被斩(详后)。据他的解释,‘此辈罹难乃因太祖“学问未深”,故“往往以文字杀人”,归咎明祖之不学,动辄生疑,并非涉及政治或其他事件[9]。由于瓯北名重史林,札记风行一时,后世论明初文字狱的,多不加予细察,奉为圭臬。如顾颇刚“明代文字狱案考略”,据《朝野异闻录论》国初儒生以表笺注误被诛,又引《闲中今古录》说徐一夔遭斩,皆本诸札记。丁易《明代特务政治》,述太祖与文字狱以达专擅目的,亦用札记[10]。吴晗《朱元璋传》纪太祖文字狱案所引《朝野异文录》亦出札记,至言徐一夔死事则依据《剪胜野阅》。罗炳绵“明太祖的文字统治术”论洪武儒臣催表笺之祸井引《闲中今古录》言徐一夔刑死,亦以札记为本[11]。近徐道邻撰“明太祖与中国专制政治”与赵令扬论“明太祖政权下之知识分子”,亦据札记评文字狱的毒害,以为明祖个性猜忌,且学问短浅,辄以误读文字枉杀文人[12]。诸如此类,足见赵瓯北史论对近代学者研究明太祖,是有极大的影响。

本文论太祖文字狱案,以表笺之祸事例为主,以便举一反三。先胪列札记所陈,追溯其史料来自,然后加以考证,辨其真伪,使了解此类刑案的真相。续而解说有关资料,推其原委,以剖析后代于太祖的评骘,俾对洪武朝的政治及历史地位,有进一步的认识。职是此故,是篇虽以考证为墓础,目的并不在为考证而考证[13]。

二、文字狱案之基本史料

首先,兹抄录廿二史札记(四部备要本)“明初文字之祸论太祖文字狱案全文,分为三段,然后罗列史料,考其出处,以便加以分析。是篇首段记明初儒学教官十数人因犯表笺文字忌讳被诛戮云[14]:

“明祖通文义,固属夭纵,然其初学问未深,往往以文字疑误杀人,亦己不少。朝野异闻录三司、卫、所进表笺、皆令教官为之。当时以嫌疑见法者,浙江府学教授林元亮,为海门卫‘谢增俸表’,以表内‘作则垂宪’诛。北平府学训导赵伯宁,为都司作‘万寿表’,以‘垂子孙而作则’诛。福州府学训导林伯璟,为按察使撰‘贺冬表’,以‘仪则天下’诛。桂林府学训导蒋质,为布、按作‘正民贺表’以,‘建中作则’诛。常州府学训导蒋镇,为本府作‘正旦表’,以‘睿性生知’诛。沣州学正孟清,为本府作‘贺冬表’,以‘圣德作则’诛。陈州学训导周冕,为本州作‘万寿表’,以‘寿域千秋’诛。怀庆府学训导吕睿,为本府作‘谢赐马表’,以‘遥瞻帝扉’诛。祥符县学教谕贾翥,为本县作‘正旦贺表,以‘取法象魏’诛。亳州训导林云,为本府作‘谢东官赐宴笺,以‘贰君父以班爵禄’诛。尉氏县教谕许元,为本府作‘万寿贺表’,以‘体乾法坤、藻饰太平’诛。德安府学训导昊宪,为本府作‘贺立太孙表’,以‘永绍亿年、天下有道,望拜杳门’诛。盖‘则’音嫌于‘贼’也,‘生知’嫌于‘僧(知)’也,‘帝扉’嫌于‘帝非’也,‘法坤’嫌于‘发髡’也,‘有道’嫌于‘有盗’也,‘藻饰太平’嫌于‘早失太平’也。”(页四上下)

此段自称采用《朝野异闻录》,但未载作者姓名。是书文献无征,未悉是否因遭乾隆禁毁而改易他名。以现存史料核对,此类刑案的最早记录似系梁亿之《传信录》,收入于朱当㴐编纂之《国朝漠烈辑遗》。此书刊于嘉靖三十二年(1553),流传不广[15],特录其全文以作比较。是编记衷笺文字狱案事说:

“洪武间凡三司、府飞卫、州、县所进表笺,皆令教官为之,当时以声音文字可疑而被诛者甚多。浙江台州府学教授林原亮(札记作林元亮),为海门卫撰‘增官吏奉给谢表’,内用‘作则垂宪’一句诛。北平府学训导赵伯宁,为都司撰‘圣节贺表’,用‘垂子孙而作则’一句诛。福州府学训林伯景,为察司撰‘圣节贺表’内用‘仪则天下’一句诛。桂林府学训导蒋质,为布按二司作‘正旦贺表’,内用“建中作则”一句诛。常州府学训导蒋镇,为本府撰‘正旦表笺’文,内用‘睿性生知’一句诛。登州府宁海州文登县儒学于达为本府撰“圣节贺表’,内用“睿性生知”一句诛。常州府沣州学正孟清为本府撰‘圣节贺表’,内用‘圣德在秋’一句诛。沣州慈利县学教谕赵用彬,为九溪卫撰‘圣节贺表’,内用‘寿域在秋’一句诛。怀庆府训导昌睿,为本府撰‘钦赐马正表’,内用‘遥瞻黄扉’一句诛。祥符县教谕贾翥,为本府撰‘正旦表’,内用‘取法象魏’一句诛。风阳府亳县训导林云撰‘赐宴谢表’,内用‘贰君父以颁爵禄’一句诛。临洮府狄道县学训导吴瑞,为本府撰‘冬至贺表’,内用‘雷致千秋之祝’句诛。尉氏县教谕许玄(札记作许元),为本府撰‘圣节贺表’,内用‘雷震天下’一句诛。德安府儒学训导汲登,为本府撰‘贺册立表’,内用‘求绍亿年’一句诛。福州府训导林伯璟,为按察司撰‘贺圣节表’,内用‘体乾法坤’一句、又为福州中卫撰‘谢赐公服表’,内用‘藻饰太平’一句诛(按此林伯璟与前引之林伯景似同为一人,札记无载)。德安府学训导吴宪撰‘贺册立表’,内用‘天下有道,望升青门’二句而被诛者。”(页二上——三下)

至于札记解释此十数儒官所犯文字忌讳被诛的理由,亦与《传信录》下段雷同。《传信录》言:

以今观之,诸臣之以“为则”、“作则”、“仪则”等字而被诛者,以“则”字与“贼”字音相近也。以用“生知”等字而被诛者,“生”字以“僧”字音相近也。以用“法坤”字而被诛者,以其字与“发髡”相似也。以用“藻饰太平”字而被诛者,以其音与“早失”相似,又以“妆饰太平”意思也,其余有所犯而诛之者,则未知圣意所在。或者以“秋”为肃杀之时,“雷”为博击之物。“黄扉”之“扉”字音与“非”同。“取法象魏”为“去发则类鬼”。而“贰君父以领爵禄”与“拜望青门”,为其语太重而无父子尊卑之别故耶。热凡为人臣子,受君父以爵禄以荣其身,以显其亲,以饱暖其妻子,苟有人心者弗能招称万一,已足恸恨?讥议君父耶。意者诸臣之在当时不学无术,罔识忌讳,遂用此字音以取杀身亡家之祸,盖皆出于不幸耳。不然,则虽万死不足以赎其罪,尚足惜乎哉。(页三下-四上)

从此看来,札记引用之《朝野异闻录》,若非抄袭自《国朝漠烈辑遗》之梁亿《传信录》,则系采录与前书史料同一来源的明代《野史稗乘》[16]。札记继说:

“《闲中今古录》又载:杭州教授徐一夔贺表,有‘光天之下,天生圣人,为世作则’等语。帝览之大怒曰:‘生’者、‘僧’也,以我尝为僧也。‘光,则薙发也,‘则’字音近‘贼’也。遂斩之。礼臣大惧,因请降表式。帝乃自为文播下。”(页四下-五上)

按今见闲中今古录,皆系摘抄节本,原刊二卷恐已亡佚。所有节本皆失载此,不知原卷有无。但此故事迭见同时人笔记,如徐祯卿《翦胜野闻》,与稍后之田汝成《西湖游览志余》皆有载录,足见其事流传之广。《翦胜野闻》[17]云:

“太祖多疑,每虑人侮己。杭州儒学教授徐一夔尝作贺表上。其词有云:‘光天之下’、又云:‘天生圣人,为世作则。’帝览之大怒曰:“腐儒乃如是侮朕耶。“生”者“僧”也,以我从释是也,‘光’则‘摩顶’之谓矣。‘则’字近‘贼’罪坐不敬,命收斩之。礼臣大惧,因上请曰:‘愚懵不知忌讳,乞降表式,永为遵守。’帝因自为文传布天下。”(页四下-五上)

《西湖游览志余》[18]所录未言徐一夔被斩,但谓其以表笺诖议罹难则一。瓯北所录,未悉是否出于《闲中今古录》,抑或节抄自《翦胜野闻》而错记其来源。

后此札记又言:

“又僧来复‘谢恩诗’,有‘殊域’及‘自惭无德诵陶唐,之句。帝曰:‘汝用“殊”字,是谓我“歹朱”也。又言“无德颂陶唐”,是谓我无德,虽欲以陶唐颂我而不能也,遂斩之。”(页五上)

此条据此系采自《闲中古今录》,但摘抄失载,未悉原刊有无。按此故事又见郎瑛《七修类稿》卷四七“明灭渊”条[19],其说云:

“元明濬,字天渊,胡人也,世祖朝明安之后。髯长数尺,仕元为学士。元亡,削发为僧,改名来复见心,而髯如故。太祖既有天下,召至,怪而问之口:汝不欲仕我而出家为僧,否亦任汝。然去发留须,亦有说乎?’对曰:削发无烦恼,留髯表丈夫。’上笑而遗之。后承诏赐食。谢诗云“淇园花雨晓吹香,手挽袈裟近御床。阕下彩云明雉尾,座中红莆动龙光。金盘‘苏合’来殊域,玉碗醍醐出上方。稠叠滥承天上赐,自惭无德诵陶唐。’上见诗,大怒曰,‘汝诗用‘殊’字,是谓我‘歹朱’耶。又言‘无德诵陶唐’,是谓联无德,虽则欲陶唐诵我而不能耶。何物奸僧,辄敢大胆如此。’见心遂玉筋双垂,元寂于丹墀之下。今有蒲庵集行世,亦可谓忠于元而得道者也。惜元史不收。”

来复事迹详见后出的邓球《皇明咏化类编》卷一三一本传,此篇亦有类似故事,似与七修类稿所载同出一源[20]。二处虽未明言来复囚此被斩,但说他触犯文字忌讳赐死则一致。

最后札记记述文字狱案的起源说:

“按是时文字之祸,起于一言。时帝意右文,诸勋臣不平。上语之曰:‘世乱用武,世治宜文,非偏也。’诸臣曰:但文人善讥汕,如张九四厚礼文儒,及请撰名,则曰士诚’。上曰:‘此名亦美。’曰‘孟子有士诚小人一也’之句,彼安知之。’上由是览天下章奏,动生疑忌,而文字之祸起云。”

此段如前所述,亦本诸《闲中今古录》,各本摘抄有载。但札记前段叙蒋清高催表笺祸被斩事,而现本《闲中今古录》亦失载“上由此览天下所进表笺,而祸起矣”下段。据佚名辑《九朝谈纂》所引,后此一段云:先是奎壁间有黑气,上仰观连岁不消,因欲右文消之,孰知表笺之祸兆矣。”更加深表笺之祸的神秘色彩[21]。

依上所见。札记陈述的表笺文字狱案,乃系缀拾若干出于明中叶后之野闻琐录而成。虽然所引如《朝野异文录》及《闲中今古录》的片断,今本不见记载,但从现存类似的资料观之,皆系有所依据。如《朝野异闻录》所载故事,可见于梁亿《传信录》及一二同时人的著述。又如《闲中今古录》传本失录的情节,又可见诸徐祯卿《翦胜野闻》及郎瑛《七修类稿》等书。由此足见赵瓯北听记,并非无中生有,但要了解此类文字狱案的真相,非对这些资料严予批判不可。

三、文字狱案史料之考证

以下考证太祖表笺文字狱案,先针对札记所引史料及其议论,然后旁及其他资料,其次序先后亦根据札记。故首论梁亿《传信录》,次及徐祯卿《翦胜野闻》,继之以黄溥《闲中今古录》及类似的记载。先叙作者仕履及其著述性质,然后分析其所记文字狱案事情。

(一)梁亿《传信录》

梁亿字叔永,广东顺德人,为大学十梁储(1451-1527)之弟。明史无传,生平略见光绪广州府志(1879)卷一二一列传第十。据此,他约生于成化之末(1480)前后,正德六年(1511)中进士,始授兵部主事,后任工部,历礼部郎中。嘉靖五年〔1526)任广西参政,颇有政迹,但不久致仕.大概卒于嘉靖末年。所著除《传信录》外,另有《遵闻录》及杂著数种。此一书哀辑国初至弘治年间朝野佚事遗闻,入野史稗乘之类[22]。《传信录》原书已佚,惟见《国朝漠烈辑遗》节录。此书虽名“传信”,但所叙国初时事,多摭拾俗说耳谈,敷衍附会,揆诸史实,抵牾百出,不宜轻信。王世贞《史乘考误》纠正其记事谬误者十数处,并评之日:梁亿人语,不足传也。”沈德符(1578-1642)《万历野获编》亦讥其书云:乃不自揆,僭称‘传信’,……庸妄人自名为信,他人何尝信之。”[23]这些评语足表现当时学者对是书之评价尺度。亦可作检讨其所传关于太祖文字狱案的尺度。

首先,兹论传信录所记表笺刑案的史源,以辨明此类故事是否梁亿所附会臆造,抑或传自他人而不假思考。关于这点,王世贞的弇州史料备有线索。是书卷三一后集有“进表笺儒学官以诖误诛”一条,载洪武间十数儒士以上表笺触犯文字忌讳被诛,较传信录为简略,但大致相同。惟篇末于缕述其致祸之由后说“其他则不可晓矣。史既讳不载,而双槐岁钞出于黄氏祀孙之笔,颇核。因节而志[24]。据此,此类案件已先见于黄瑜(1425-1497)之双愧岁钞。是书成于弘治八年(1495),后由其孙黄佐(1490-1566)重编(故有“祖孙之笔”之语),较梁亿书早出,但传本岁钞失载此段,不知原稿有无[25]。然王凤洲素以史识谨严见称,其说当可相信。由此可知这些文字狱故事,无论真伪,早已流传。梁亿所录,亦不尽其臆见,大抵根据当日传闻,加以渲染成之。

其次,无论此类刑案之史源为何,以梁亿所传来看,其真实性大有可疑。第一,由于别无旁证,我们无从知悉此十数儒学教官的催祸年月及地点,更亦不可确定是否因表笺诖误致死,只能姑而言之,又据彼言,此等儒士皆以贺表内犯同类文字忌讳坐罪,如用“作则”、“生知”、“法坤”诸词,与“作贼”、“僧知”、“发髡”声音相近,有讥讪主上之嫌。若果他们在同一时期获罪判死,则犹有可说,但从中文观之,显然不是。如此何以既有极列先例,而犯禁者接踵而至?况且,太祖自洪武六年起五次颁定奏牍及表笺成式,用意在振兴古文,辞藻务求典雅,废四六骈俪,以直言达意为主,所有名讳皆依古礼:二名不偏讳,嫌名不讳”,除凶恶字样外,并无其他应避忌讳。据实录所载,对于触犯表笺成式的,如朝鲜贡使柳向、郑道传等(事在洪武二十八年-三十年,1395-1397),太祖但加责罚,并无处以极刑[26]。何故这些儒官以干忤文字忌市得罪致死,是否厚彼一薄此,而若果有其事,史官何以讳言不予宣扬,使警惕来者,抑或另有其他缘故?

更有甚者,虽然我们不能确定这些儒士所迸表笺,其所用“作则”、“垂则、“仪则”等词语中的“则”字,是否嫌及“贼”字之声音,有毁谤人主之意,但若说太祖讳言“僧”字,故凡用“生知”、“法坤”诸句皆以影射其尝为僧被珠杀,恐怕不是事实。实则,明祖并无隐讳其早年寄生释门,此可见于其自述如“皇陵碑”与“纪梦”诸篇所记。况且,登基后更宣扬佛义,拔选高僧入官,并曾撰文如“三教论”、“官释沦”、“修教论”阐论之[27]。他非但不讳其出身为僧,且而表白于诗文。现在台北故宫博物院之“明太祖御笔”,即有三首谈僧的诗:二者言僧,另一谈禅。其言僧诗第一首云“机冗僧来不暇谈,惟教睦日意窥探。星前好把南禅问,日下尤当支履参。旰食宁知三十(?)熟,宵衣谁谓五更谙。如此昼永禅宜观,世出何忧利物贪。”此诗非但言“僧”,而且所用如“禅”、“世出”等字皆与释氏有关[28]。由此可见明祖并不讳谈“僧”与“禅”,既然如此,何致禁诸儒用“生知”、“法坤”等词语?可见野史谓诸儒所上表笺,以用“生”字与“僧”字音相近,用“法坤”与“发髡”字音类似,干忤忌讳被诛,实难令人置信。

至于其他触犯汇字忌讳之故,梁亿皆以私意自解之。如谓儒臣表内用“藻饰太平一”一句被诛,则说其音与“早失”相似,而又以其意近“妆饰太平”。更有共者,有些不能推断的,则不似王风渊言“共他则不可晓矣”之忠实,故作臆测以自圆其说。如谓诸儒书用“遥瞻帝扉”一句致死,则疑“扉”字音与“非”同,而其用“取法象魏一句致死,则疑“魏”字“去发则类鬼”。又如有用“永绍亿年,天下有道”致祸的,则疑“亿年”之“亿”字与“一”字,“有道”之“道”字与“盗”字音同。又如有用“贰君父以颁爵禄”“望拜青门”等词句被诛,则疑其语太重而无君臣父子尊卑之别。诸如此类,可谓瞎人摸象,迹近胡说,非但不能剖析事情,且有曲解强辨之嫌。最后且言:意者诸臣之在当时不学无术,罔识忌讳,遂用此字音以取杀身之祸,盖出于不幸耳。不然,则虽万死不足以赎其罪,尚足惜乎哉。”此处虽隐喻帝王专摘,仕人无辜,但竟将此类罪祸,归咎于儒臣之不学,可谓横词夺理,毫无史识,岂可信之?[29]

最后,至可遗憾的,是赵翼非独不能洞察此类曲说之无稽,对文字狱案有合理的分析,反而加之臆见,谓明太祖“其初学问未深,往往以文字疑误杀人”,作为以表笺诖误杀戮儒臣的解释。实则,此说最为肤浅无识,而且贻误后人。何以言之?首先,明祖虽然早年失学,不谙文墨,但文字之狱始于洪武十数载,时太祖已年逾五十,非特熟习经史,且能亲笔批答章奏,而所作诗文疏论,虽不太典雅老练,亦颇流畅而达意,此可见于现存之御笔卷帙及各类著作[30]。因此史家若说明祖不学,以其龙兴前言之犹可,但在登基后则不然。故以其学间未深而生猜疑,误读文字而枉杀无辜,则与事实相违。其次,若依前引诸儒“以嫌疑见法”事例来看,如以“作则”为“作贼”、“藻饰”为“早失”或“妆饰”、“帝扉”为“帝非”、“取法象魏”为“去发则类鬼”,此类联想,迹近无理取闹,惟有深谙典故,擅于玩文弄墨者方能为之[31]。可见赵瓯北说明祖不通文义,误入嫌己逾起大狱,揆之事理情由,是难以置信的。由于上述理由皆不能成立,而文字之狱似又非乌有,惟一可能的解释是太祖断章取义,强词夺理,故作曲解以嫁祸所要荃除的异己。这里可能涉及政治阴谋,如胡惟庸党案之类(详后),因此官书讳载,而私史误记,一传再传,遂致真相不明,使后人以明祖不学无术,辄生疑忌,屡兴文字大狱枉杀无辜儒臣。

(二)徐祯卿《翦胜野闻》

徐祯卿字昌谷,苏之吴县人,生于成化十五年(1479),卒于正德六年(1511),享年仅三十有二,明史卷二八六有传。祯卿登弘治十八年(1505)进士,以诗文负名,为“吴中四杰”之一,然官宦不显,仅任大理寺寺副与国子学博士(I505-1509)。晚年一意著述,除辞赋外旁及经子百家,遗有《昌谷全集》十六卷并《翦胜野闻》记国初佚事琐谈一卷,又杂著若干卷二[32]。祯卿虽以文学显名,但于史事未邃,且因沉湎道教,偏好志怪野闻,故听书皆不甚详核,而当世史家都有恶评。如王世贞史乘考误评国朝野史十数种,列翦胜野闻为“轻听而多舛”类,而言曰:其人生长阁阎间,不复知县官事,谬闻而述之,若祝枝山(允明)《野记》、《翦胜野闻》之类也。”[33]因此其书所载,无论为何,都有值得怀疑之处。

野闻所记以表笺让诖误被斩之徐一夔,明史卷二八五有传。一夔字大章,浙江天台人,元延佑五年(1318)生,卒年不详。工文词,通经博雅,兼擅史学,颇负盛名。元季始任福建建宁府儒学教授,洪武二年(1369)奉诏纂修元史,特以史料阙如,借足疾为辞乞退。六年(1373)实授杭州府儒学教授,兼编纂大明日历,事后辞翰林院授官,回杭府旧任。十六年(1383),南京灵谷寺建成,应命撰碑文以报,此后行事未明。所著有始丰稿前后数集共十四卷,又杂著若干种,对元明之际的史事记述甚翔[34]。一夔晚年事迹,当代人并无记载,至弘治间始有《翦胜野闻》谓其于杭州府学任内,以上贺表用“光天之下,天生圣人,为世作则”之句,触犯文字忌讳为太祖刑斩。稍后田汝成《西湖游览志余》亦略载其事,虽未言被斩亦说其以表笺诖误坐罪,作为太祖滥兴文字狱,枉杀无辜的佐证[35]。

实则,徐一夔以贺表诖误罹难一事,前此明人所撰传记,如谢铎弘治《赤城新志}》(1497)及陈善万历《杭州府志》(1579)所系小传,并无言及,其后出者亦然[36]。更且,清初开局修明史,史臣为一夔撰传的如汪琬(1624-1690)与朱彝尊(1629-1709),皆无采其说。朱竹宅“徐一夔传”较汪碗所撰为详,是传抄录一夔于洪武三年(1370)上书言修日历之要。并“灵谷寺碑”原文,但未述及其晚年行事[37]。今本明史卷二八五“徐一夔传”即以前者为蓝本,故传末但言“召修大明日历”,书成,将授翰林院官,以足疾辞,赐文绮遣还而已。”(百钠本,页一六下)于此可见史家白有慧眼,不为异说传闻所惑。

清初怀疑野闻误传一夔触犯表笺忌讳被祈,始于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卷一三四“杂家存目”十一艺圃搜奇条,除考证是书非一夔所作,并指斥野俗流言谓其死于表笺之祸。其言曰[38]:

“一夔字大章,天台人,侨寓嘉兴。元末尝官建宁教授。又召修大明日历,特授以翰林官,以足疾辞归,事迹具明史文苑传。《翦胜野文称其官杭州教授时以表文忤旨收捕析之,殊为荒诞,《野闻》托名祯卿,多齐东之语,此亦其一也”(页一上)

此虽但疑《野闻》记载失实,然未考及徐氏卒年,并无足够证据以斥共非。至光绪间丁丙(1833-1899)编校《始丰稿》,始考证一夔卒于建文初年,力辟野闻之谬[39]。《始丰稿》卷复跋说:

“(一夔)明洪武初召修礼书,五年,试职杭学教找,年五十有四,继修日历,书成授翰林官,以足疾辞归,得实授。……按‘上虞顾君墓志铭’(载始丰稿卷十三页六下),葬在元至正十九年己亥(1359),既葬三十五年始请铭,则在洪武二十六年癸酉(1393),时先生年七十五岁。并考陈氏善万历《杭州府志》‘职官表’,先生洪武六年任教授,下接三十三年会当革除。实建文二年(1400),教授为蒋良辅,其中即有权代者,表不列名,约计先生寿终当及八秩矣。世因《翦胜野闻》称表文忤旨收捕斩之之诬,几疑不克令终于官,其非大谬哉。”(页二上)

此处以一夔著作价断他的卒年,至为精审,实际其寿终八秩尚有另文足以佐证。按一夔著述年代较晚于前引的有“故文林郎湖广房县知县齐公墓志铭”一文[40]。此称齐公庄卿“生元至元丁卯(?),卒洪武戊寅,以明年付葬。洪武戊寅为三十一年,明年即建文元年(1399),时一夔已年逾八十。再证以万历《杭州府志》“古今守令表”,一夔洪武六年任杭府教授,下接建文二年教授,为蒋良辅[41],则徐氏至建文初始卒实无疑问,而翦胜野闻诬他以表笺忤旨被斩,可谓无稽之至。

以上已辨明《野闻》述徐一夔死事的荒诞,然其所记尚有他事再需议论。按《野闻》末段云:礼臣大惧,因上请曰:‘愚懵不知忌讳,乞降表式,永为遵守。’帝因自为文传布天下。”似谓太祖颁布表笺成式,系在刑斩徐一夔之后,而又系应儒臣的请命。实则,据前引实录,太祖颁布奏牍及表笺成式共有五次,其时间与目的并非如徐祯卿所言。首次在洪武六年,时明祖以廷臣上书贺表多用四六骈俪,文华而辞蔽,有害直言,乃命翰林官择唐宋名儒笺可为法式者上,随得韩愈“贺雨表”与柳宗元“代柳公绰谢表”二篇即颁布天下以为定式[42]。次在八年十二月,太祖鉴于刑部主事茹太素奏陈时务,草万言书而仅述四事,文繁辞冗,难以适从,因命中书翰林官制定“奏对式”,自序之以颁示天下有司[43]。又其次在十二年八月,太祖以官府文移案牍繁冗,非老吏不能通晓,而佞人乘机玩法,殃及百姓,囚命廷臣议减其文,奏定成式而镂版之俾诸司有所遵守[44]。十四年七月,又以重定进贺表笺仪礼,再申明表笺不得用四六文辞,务求典雅简明,其在御名庙讳,依古礼“二名不偏讳。嫌名不讳”,凡凶恶字样俱用迥避[45]。末次在二十九年七月,太阻以廷臣诸司所进表笺,仍多极奇巧,文体骈俪,有伤辞意,乃命翰林学士刘三吾(1312-1399?)等撰表笺成式,颁于有司,命凡遇庆贺谢恩如式录进[46]。由此观之,明祖之屡定奏牍及表笺格式,废四六为散文,务从简古,乃欲革天下诸儒玩文害意,不切实际的陋习,并无轨外之意。况且。数次所定格式皆出自翰林诸臣之手,并非太祖亲笔。由此可见《野闻》谓儒臣恐惧表文忤旨,恳帝颁定成式以便遵守,皆非事实遽信致误[47]。

(三)黄溥《闲中今古录》

黄溥字存吾,浙江鄞县人,为宣德名儒黄润玉(1389-1477)之孙。生年不详,然以其于弘治十二年(1499)成贡生推算,约生于成化之末,而鄞县志(1877)卷二一附传说他享年八十,则当卒于万历初年。存吾工文辞,博览多闻,尝任芜湖县学训导,然无仕履,后弃职乡居从事讲学著述,所存仅有《闲中今古录》二卷[48]。此书记国初至弘治间朝野掌故,旁及闾巷燕谈,虽保存若干史料,但不核实可靠。王世贞史乘考误曾列举其谬误者三数,可见是书虽不似梁亿与徐祯卿者之荒诞,然亦不可以轻信,故对所传的太祖文字狱案故事,仍应作如是观[49]。

首先据札记前引,《闲中今古录》谓释来复上呈“谢赐宴诗”,以其中有“殊域”一词,太祖读为“歹朱”,而又以“自惭无德诵陶唐”之句,嫌及讥讪主上无德,虽欲以陶唐诵之亦不能,触怒明祖被赐死。此故事传本摘抄虽无记载,但又为郎瑛及邓球所引,今姑以此出自黄溥而考察之。实则,此言来复罹难原因,亦系荒诞。因为据后出的传记,来复乃涉嫌为胡惟庸党而处死。其事见明季释明河(1588-1640)补《高僧传》卷二五“复见心”条[50]。传云:

“来复字见心,豫章丰城王氏子。……有志行清净行,欲绝尘独立,遂归释氏。……久之,窥见全休无碍,然未以为至。走双径,谒南楚悦禅师。……越三载……浙省右丞达公九成慕师精进,起住苏之虎丘,辞不赴。会兵起,避地会稽山中。慈溪与会稽邻壤,中有定水院,……延师出主之,师为起其废。……自是厥后,鄞人士请师居天宁寺。……师望日以重,大夫士交疏劝主杭之灵隐。适有诏徵高行僧,师两至南京。赐食内廷,慰劳优渥。泊建普荐会,师奉敕升座说法,辞意剀切,闻者咸有警云。师敏朗渊毅,非惟克修内学,形于诗文,气魄雄而辞调占。……学士宋公濂至称其文,如木难珊瑚之贵,公卿大夫,交誉其贤。皇上诏侍臣取而览之,褒美弗置。当今方袍之士与逢掖之流,鲜有过之者焉。洪武二十四年(1391)遂罹于难。噫,是亦数也。时山西太原捕得胡党智聪,供称胡惟庸谋举事时,随泐季潭、复见心等往来胡府,二公繇是得罪。泐责服役造寺,师以遂不免焉。”(页一八七上下)

稍后释元贤(1578-1657)《继灯录》卷五“径山悦禅师法嗣”下本传,亦有类似记载[51]。两传记来复行实与郎瑛所传略异,后片说其为胡人,元世祖明安之后,而此处则称他为豫章丰城王氏子,与皇明咏化类编本传同。据此,来复生于元延祐六年(1319),卒于洪武二十四年,享年七十有三。二传皆谓其因胡惟庸党案致死,姑无论来复真有参预谋反,或坐莫须有罪,但不讳言罹难之故,可见野史说他上诗触怒太祖被赐死的荒诞。其后钱谦益(1582-1664)编纂历朝诗集,遂据此撰“来复传”,力斥俗说谓其死于文字之狱。列朝诗集(1652)闰集一“蒲庵禅师复公传”后有言[52]:

“(洪武)二十四年,山西太原获胡党智聪,供应随泐季潭、复见心往来胡府,合谋举事。见心坐凌迟死,年七十三。野史载,见心‘应制诗’有‘殊域’字,触上怒,赐死,遂立化于阶下。田汝成《西湖志余》则云逮其师诉笑隐,旋释之。见心‘应制诗’,载在皇明雅颂,初无触怒之事,而笑隐为全室之师,入灭于至正四年(1344),俗语流传,可为一笑也。”(页二十下-二一上)

此处除据以上两传谓来复坐罪胡惟庸党案外,另举皇明雅颂(未见)所录“应制诗”,指称当时并无触怒太祖,故此野史说来复以忤文字忌讳致死,是极端胡说可笑。

此外,《闲中今古录》另载明初儒上蒋清高罹表笺之祸,并记此类文字狱案的始源。前者札记末引,而传本摘抄有之,故先论蒋清高事。清高字伯尚,浙江象山人,明史无传。据黄溥所记,系元末遗儒,国初任本县教谕,以表笺诖误被斩于京师。按象山县志(1926)卷二三有“蒋清高传”,除沿袭俗说言其枉死文字狱,另录蒋氏谱,所记与前者大异。此处谓清高元至正十七年(1357)乡试,授本县儒学教谕。洪武二年(1369)授国子助教。八年(1375)升祭酒,逾年卒官,年五十六[53]。据此,清高生于元延祐六年(1319),而卒于洪武九年(1376)官任,并无罹表笺祸被斩,可见《闲中今古录》故事的可疑。虽然,谱牒可能有隐讳,但若此对史料,则未必然。据黄溥后段所记,表笺祸始于洪武甲子(十七年)之后,而蒋氏谱言清高于九年卒于任所,与前说有抵触,况且,谱牒虽于其人行事有隐讳,但不致捏造其卒年,故蒋氏谱未必失实,比较《闲中今古录》更为可信,因此难言蒋清高死于表笺之祸。

最后,兹论《闲中今古录》所记文字狱祸的始源。如前所述,此类刑案始于洪武甲子响意右文,开科取士之后。当时诸武臣颇有异意,以为儒士善讥讪,因取张士诚故事加以劝谕。据此,士诚本名“九四”,登位后厚礼文儒,并邀之为撰名,因得“士诚”二字,太祖闻言,谓此名甚美,但诸勋指出孟子有“士诚小人也”之句,似有毁谤之嫌。太祖由是顿生猜疑,开始观览天下所进表笺,而文字之祸由此而起。此故事未明所出,他书亦未记载[54]。但其所言,疑窦甚多,不宜过信,兹举两点言之:

其一,所记诸武臣引孟子“士诚小人也”,显然是割裂原文,断章取义,因孟子原句应读如“士、诚小人也。”然则何故作此曲说而用意又为何?此可有三解。首先,此处显示出国初文武勋臣不睦,互相倾轧,而始因在太祖“响意右文”。故其指儒生蔑解孟子以诋毁张士诚,可能为警惕主上不宜轻信儒生[55]。其次,太祖对孟子甚有偏见,以为其中章句如“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尽心篇》;“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君有大过则谏,反覆之如不听则易位”《万章篇》之类,于皇权有所违碍,因此后来令刘三吾删节成孟子节文[56]。诸武臣故意割裂孟子原文,罔作毁谤,或可能为迎合明祖心意。最后,故事所引太祖答诸勋谓“此名甚关,似别有微意”。此处表现明祖根本不通晓孟子章句,故谓“士诚”之名极美,及至对方点出,始明言外之旨。由此可见,此故事虽隐喻诸武臣故意曲解孟子,以实儒生之罪,但亦有讥讽太祖不学,不足晓喻经典的用意。

其二,所纪系此故事于洪武甲子开科取士,而谓此后明祖即留意观览天下所进表笺,因此文字之狱大兴。据此,意谓此时之前,太祖不甚注意诸司奏章,亦不晓儒臣所进表笺有讥讪之意,而此类表笺之祸始于洪武十七年以后。然揆诸史料,此说又不成立。首先太祖自登基后,即亲理政事,勤劳不懈,天下奏章,多亲自阅览批答,有“一日数百件”之说,此可见于实录与国初官书所纪[57]。故若谓明祖在甲子开科取士之前,鲜有观览奏章及诸臣所进表笺,则不尽属实。其次,前引实录已见太祖于开国不久,即注意诸臣奏续表笺,多用四六骈俪,言不切实,以文害意。因此于洪武六年后即屡次颁布奏牍及表笺成式,裁定体制文词,以及字讳迥避事例[58]。故此不能说明祖于甲子年后始注意所进表笺而滥杀无辜。

最后,虽则现存史料不足断定太祖并无藉文字诖误诛杀儒生,但若真有其事,似不可能迟于洪武十七年之后。实则,若尽信前引野史稗乘所载,这些表笺之祸自国初即有其例。由此观之,黄溥谓表笺之祸起自洪武中叶,绝对不能成立,而《闲中今古录》所记其他文字狱案故事,亦难令人取信不疑。

四、余论

总括上述,足见自赵翼而后学者所论明太祖文字狱案,皆系依据弘治至万历间野史稗乘所传故事,其间抵牾百出,亦有荒诞可笑,不可视为史实。以下仅仅综合前此考证,先对文字狱案作一结论,然后分析此类史料对研究明太祖的影响。其中意见,以文献阙如,殆初步念蠡测,俾供来者参考,作进一步讨论。

关于表笺文字狱案木身,依上所陈,已见此类野史稗乘听载,虽似有其事,然谬误失实,不可轻信为真。其中如《闲中今古录》、《翦胜野闻》及《七修类稿》等谓徐一夔上贺表触犯文字忌讳被斩,蒋清高以表笺诖误罹难,或释来复呈“谢赐宴诗”干忤圣意赐死,揆诸史实,皆系虚构误传。据前所论,一夔系得善终,享年八秩;清高卒于国子学住所,未尝进表笺得罪;释来复上诗亦无触怒太祖,而系涉嫌为胡惟庸党致死。以上三案皆证据确凿,可以为定论[59]。至于《传信录》等所载十数儒学教官以上表笺诖误文字被斩,虽无旁证斥其误记,但所言获罪之由则极为可疑。始则太祖于洪武六年起,即数次颁布表笺格式及字讳回避事例,故学官不能罔无所知或故意触犯忌讳,而按实录所记,虽有过犯但加责罚而无处以极刑。次者此类官制表笺,旨在振兴散文,废除四六骈俪,务求叙事典雅简明,以致直言达意,而所颁定之字讳事例,亦依古礼:二名不偏讳,嫌名不讳”。故若说儒官上表用“作则”、“生知”、“法坤”诸语与“作贼”、“僧知”、“发髡”等词声音近似,有讥讪圣主之嫌,实在难成理由。致如赵翼谓太祖不学无术,致误读表文以儒生故作隐喻诽谤,亦不能成立。此因表笺狱案发生之时,明祖已年过五十,熟习经史,而且擅长文字,亲自批答奏章,绝不可能如此无知[60]。故此,若说此十数儒学教官以表笺诖误、触犯忌讳致死。揆诸事理,并据前论野史误传徐一夔、蒋清高与来复罹难文字狱合而观之,实在疑窦百出,极难自圆其说。

虽然,此等野史稗乘所记表笺狱案不足尽信,但以史料缺乏,亦难断定并无其事。然以情理度之,此辈儒生若果真以干忤文字忌讳被诛,原因不在赵殴北所言明祖“学问未深,往往以文字疑误杀人”,而可能系嫌及政治事件。前此考据来复实死于胡惟庸党祸,而并非因上诗触怒圣主,可为一有力旁证。由此类推.太祖极可能因个人好恶,或以政治关系需要铲除异己,故意断章取义,曲解诸儒所上表笺词语罗织成狱,因此罪名虽谓干忤圣旨,事实或非如此[61]。官书讳载,而私史转述俗说耳谈,一传而再,遂谓儒生之死于文字狱祸,或由于愚懵罔识忌讳,或以明祖个性猜疑,误人嫌己而加罪于无辜。其更甚者则虚构其事,以讹传讹,致使传说纷纭,淆乱视听,故有《闲中今古录》、《翦胜野闻》、《七修类稿》诸书谬言徐一夔、蒋清高及来复等以触犯文字忌讳被斩。后代论明初史事者,疏于鉴别史料,遂有误解太祖文字狱案,歪曲历史真相,至为令人兴叹。

前论虽已分辨表笺文字狱的真伪,但仍有若干问题需要探讨。例如此类故事何以传自野史稗乘,又何以不见于国初而迟迟出于弘治至万历之间?又如此等记载既不宜轻信,是否可以一概抹杀?若果不然,其对研究明太祖本身及其一朝政事又有何功用?此类问题涉及明初政治与史学之发展,私家著述的蓬勃,与及士大夫与庶民对太祖的认识与评骘,而又与中叶后的政治、学术文化,与社会风气转变有关。兹略论如次:关于此类表笺文字狱何以仅见于野史稗乘所传,我们需要了解明初史学之发展及其与政治的关系。首先开国以后,太祖虽极垂意史事,设有记注官并开局修史,纂成元史、日历及其他礼仪典制官书,但独无起居注一类记录,故于人主言行与朝廷政事未得其详,而后人述史亦无所依据[62]。此外,明初官史之率略,又与政治忌讳有关。例如胡惟庸、蓝玉等以谋逆处死,株连主犯从属凡数万人,真相莫明,虽有官书如大诰、祖训及诏示奸党录等记载,但颇多迥避,难当信史。况且,由于文网严峻,鲜有胆敢直书以招杀身亡家,故私家著述迹多讳言国初事情[63]。复次,太祖史事虽有实录为依据,但因迭经建文、永乐两朝三修,亦多隐讳曲笔。此由于永乐以靖难藉口篡位,诸多忌讳,故二次改修太祖实录以证明其继统合乎祖训,至十六年(1418)始成定本。其中示记永乐与太祖之关系,甚多曲说迥避,窜改亦多,故此史事不明。而又因后代并无纂修国史,时人仅凭私家著述,野史稗乘所传略知一二[64]。最后,此类私家著述,虽然可以补充官史,但以史料阙如,多采录委巷传闻,是故亦多谬误失实。例如嘉靖陈建始撰国朝私史,勒成皇明通纪数十卷,起自洪武止于正德(刊于嘉靖三十四年1555),即以资料贫乏,纰漏舛误,为朝廷一度禁毁,其他稗史杂著更无遑论矣[65]。由此可见,明初政治忌讳与史官失守,对史学的发展与时人对国史认识影响极大。故此,太祖史事之多见于野史稗乘听传,及其记载的失实亦可以了解。

至于此类记载文字狱案的野史稗乘,何以特盛干弘治至万历之间,而以万历一朝达最高峰,则与当时学术文化风气,与政治社会转变有关,其中过程甚为错综复杂,不易言明,兹举一二事试论之。首先,此类野史稗乘的兴起主要由于私家著述之发达,学术思想之推广,而后者所以出现于明中叶以后则与考试制度的扩大,地方教育之普及,书籍印刷的蓬勃,以及士绅与庶民文化承平与求知欲之提高有直接关系[66]。其次,这些以笔记小说体裁为主的稗史杂著之出现,一方面由于学术思想之推广,释道二教的兴盛,文体趋向通俗的发展,然另一方面则以社会经济转变,江南市镇勃起,因要迎合优闲之士绅与民众之喜爱讲史小说,志怪谐谈,以及佛道故事的口味有相当关系[67]。最后,不可忽视的,此类传述明初时事的野史稗乘之兴盛,又以中叶后诸帝对国初忌讳之渐次开禁有关。弘治以后,距龙兴已逾百年,因时间及政治的变迁,对太祖甚至永乐之若干禁讳,已无重大意义而逐渐松懈。及至嘉靖,世宗不以“兄终弟及”继嗣武庙,与“大礼议”加谥其父兴献王为睿宗皇帝,以小宗为正传,一反洪武礼制,对国初忌讳的泯除亦不无关系[68]。此可解释何以嘉靖时有本朝私史如陈建皇明通纪的刊行,何以此时宫廷内有演唱太祖史事平话,而万历中叶有开国讲史皇明开运英武传(后名云合奇纵或皇明英烈传)的面世与广泛流传[69],以上数点虽系一己之见,但颇足阐明太祖故事所以出现与明中叶后的野史稗乘,如王文禄龙兴慈记、陆粲庚己编、翦胜野闻、传信录,并九朝谈纂所收录十数种,皆以国史失载,多采自闾巷传闻,杂以佛道故事,真伪莫明,不大可靠。其中有揄扬太祖之龙兴,神话其才智能力,夸大其功勋政绩,皆似是而非,难作信史[70]。亦有隐喻其个性猜忌,揽权独擅,无故大兴刑狱铲除异己,诛杀儒生,如文字狱案诸类事件,这些野史杂著,既不能见证于史,实难持之考论洪武一朝史事。然而,是否可以完全抹杀,以鄙夷视之,则又不然。因为此类记载虽不尽真实,但却呈现野俗传说关于太祖本人及明初史事,是表露明间对国史的认识与评骘,不为官方忌讳所囿。即以文字狱案故事言之,这些野史稗乘所记,无沦是否确实,显然暴露太祖个性猜忌,揽权专擅,无故行杀儒士,不似官史隐讳[71]。如梁亿肆言诸儒官以表笺诖误被诛,虽无直接指斥太祖,但对主上为人与处事颇有微言,亦间接显现专制帝王之横暴,与官宦的不易相处,不无指桑骂槐之意。更且,又如黄溥缕述表笺文字狱的始因,谓开国武勋不以太祖“响意右文”为然,并举儒臣曲解孟子章句以讥讪张士诚为证,亦显露明初文武功臣争衡,与后人对洪武勋臣的印象与评价[72]。此等作者于传述太祖文字狱之余,似又藉此反映独裁君主对士人的箝制与压迫,以谏喻当代帝王勿以太祖为先例,无故刑戮儒生,或藉此警惕官宦人善守其位以保其身。这些意思虽不甚明显,但若细读其文,亦可与行中窥见,则其寓意并不限于批评明太祖而已[73]。

总而言之,要了解太祖文字狱案的真相,非先爬梳有关官私记载,加以缜密分析。去伪存真方可。此皆由于官讳书,而私家所传,多系俗说野闻,不可当作事实。后代史家,由于史料不足而过信野史,遂有为此辈儒生以表笺诖误被诛,或因愚惜不识忌讳干忤圣旨,或因明祖讳其出身释门,兼以不学无术,误读文字无故杀人。此种似是而非的论调,不独厚诬古人,而且歪曲历史。对太祖一朝政治有极大的误解。故此,若以核史为本,这种野史稗乘可以摒诸不理,但若从另一角度观之,则又不可完全忽视。因为此类记载反映明中叶士绅与庶民对太祖之印象与评骘,不受官史忌讳所限制,如是可窥见国史的另一方而,亦有特殊的价值。由此观之,以明太祖文字狱案为例,可信传统史家谓“礼失求诸于野”,官书失载,野史可作补充的话,问题在如何善于运用各类资料,如何广泛观察历史之各层面而已[74]

注释:

[1] 关于近代学者对明太祖的评骘,举其大者,可见孟森《明代史》(台北中华从书委员会,一九五七)第二篇第一章;方觉慧明太祖革命成功记(台北文海出版社重印,一九六四)“导言”;吴晗《朱元璋传》(北京三联书店修订本,一九六五),并英文著述如F.W.Mote,“The Growth of Despotism:A Critique of Wittfogel’s Theory of Oriental Despotism as Applied to China,”Oriens Extremus,8:1(1961)18-41;SSuyu Teng(邓嗣禹),“Ming Taitsu's Constructive and Destructive Work”,Chinese Culture,8:3(Sept,1967),14-38;Frahk Muznel,“Some Remarks on Ming Taitsu,”Archiv Oriental 37(1960),377-403等论文。

[2] 见下注一〇-一二(?)所引论文。

[3] 详见《太祖实录》(台北中央研究院影印本,(1962)卷八五,页三下-四上;卷一二六,页一下-二上;卷一三八,页一上-二上;卷二四六,页五上。并参见注四二-四六。

[4] 张卤等编纂皇明制书有万历七年(一五七九)序,解题见Wolfgang Franke(傅吾康),An Introduction to the Sources of Ming History(明代史籍汇考)(Kuala Lunysur:University of Malayalam Press(1968)6.1.5。本文采用东京古典研究会1966-1967年影印本。是书卷七所引洪武礼制又略见佚名辑大明官制,载《明朝开国文献》(台北学生书局,1966)第四册,页六五下-六六上。

[5] 申时行等编纂大明会典成于万历十五年(1587),本文采用台湾文海出版社1964年影印本。

[6] 关于胡惟庸、蓝玉二大狱始末,见《明史》(百衲本)卷三〇八、页二上;卷一二二、页五下本传;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台北商务印书馆重印,1956)卷十三“胡蓝之狱”,页五六-六二,又见赵翼廿二史札记《四部备要本)卷三二,页六下-八下。吴晗考证此二案甚详,见“胡惟庸党案考”,燕京学报第十五期(1934,5月),更一六三-二〇五,与朱元璋传,页二四四-五五(?)。

[7] 沈节甫纪录汇编刊于万历四十五年(1617),解题见四库全书总目提要(下称提要)(上海大东书局,1926)卷一三四,页二下与傅吾康前引书9.4.3,本文采用上海商务印书馆1938年影印本。

[8] 此类表笺文字狱案资料见下注一五-二一、二四所引,亦略见近人所节钞史料,如柴萼梵天庐从录(上海中华书局,1925)、页二七,与彭国栋艺文掌故三谈(台北艺文印书馆,1974),页七四-七五。

[9] 见廿二史札记卷三二、页四上-五上。关于赵翼史学之评价,详见杜维运“赵翼之史学”,大陆杂志卷二二、第七期(1961,4月),页五-九,并同作者撰“廿二兄札记考证”,新亚学报卷二、第二期(1957,9月),页三〇一-四三六。后者并无讨论文字狱案故事的真伪。

[10] 顾文载东方杂志卷三二,第十四(1935,7月)页二一-三四。此文有L.C.Goodreh英译,题名“A Stuely of Lite rary Perse cution during the Ming”,载Havard Journal of Asiatic Studios,3(3-4)(Dec,1938),254-311,丁易书原刊于1949年,今用日本东京汲古书院1971年影印本,所论见页四四一-四四〇(?)。

[11] 吴晗朱元璋传论太祖文字狱案见页二六八-七二(?),又为李唐明太祖(香港太平书店,1978),页一〇三-六(?)所因袭。罗炳绵论文载中国学人第三期(1971,6月)页三七-五一。

[12] 徐文载清华学报增刊卷八、第一-二期(1970,8月),页三五〇-七二(?)。赵文见寿香林才纪念论文集(香港、1970),页一九一-二〇三。

[13] 关于表笺文字狱案的重新析讨,可见潜斋索予明“从明太祖御笔看明初文字之祸”,畅流卷七、第二期(1953),页七-九,与拙作“徐一夔刑死辨诬兼任明初文字狱史料”,东方文化(香港大学)卷十五、第一期(1977、1月),页七七-八。(?)

[14] 此条又参照上海世界书局1946年刊标点本,页四六六。

[15] 朱当㴐为明太祖第十子朱檀第四代后裔,生当嘉靖万历间,明史无传,行事不详。国朝谟烈辑遗原刊本前国立北平图书馆有藏,今归台北国立中央图书馆,有显微胶片影卷流通。札记所引朝野异闻录未悉是否为国朝谟烈辑遗之异名,抑或系指另一人前者钞出而现今已佚之书。梁亿生平及其传信录详见下注二二引文。

[16] 此条其后收入佚名编九朝谈纂(乾隆禁书)(台北伟文图书出版社影印,一九七七)第一册,页二七四-七九(?),又节录于黄景昉国史唯疑(台北正中书局影印,1969,页二一。九朝谈纂解题见提要卷一三二,页九下。

[17] 翦胜野闻解题见提要卷一四三,页六上,与傅吾康前引书,4.5.7.是处引文据纪录汇编卷十三,详见下注三九-四一之讨论,并前引拙著“徐一夔刑死辨诬”一文。

[18] 西湖游览志余二十六卷,刊于万历十六年(1584),解题见提要卷七〇,页一下。本文用上海中华书局1958刊本。

[19] 七修类稿成书于嘉靖末年)1566前后),所记多采用旧籍野闻,故可能包括闻中今古录在内。解题见提要卷一二七,页六上,与傅吾康前引书4.3.3.。本文采用台北世界书局1970年刊本。

[20] 皇明泳化类编刊于隆庆四年(1570),解题见傅吾康前引书6.6.1.。本文采用台北学生书局1965年影印本,“本复传”见传卷一三一,页七下-八下。

[21] 见九朝谈纂第一册,页二〇四。

[22] 梁亿传略见广州府志(1879)卷一二一,页二五上。传信录除收入于高鸣凤所编今献汇言(上海商务印书馆1937年影印万历原刊本)第五册。

[23] 王世贞评语见弇山堂别集(台北学生书局影印万历十九年原刊本,1965),卷二二,页七下。沈德符评语见万历野获编(上海中华书局据万历四十七年原刊本排印,1959,卷一,页一〇。

[24] 此见弇州史料后集卷三一,页十四下-十六下。是书刊于万历四十二年(1614),解题见提要卷六二,页七上,与傅吾康前引书2.2.8。

[25] 黄瑜《槐岁钞有嘉靖二十二年(1543)序,现有岭南遗书刊本(1831)流通。解题见提要卷一四三,页四下,与傅吾康前引书4.1.2。

[26] 见太祖实录卷二四三,页四上下;卷二四七、页一上-二下;卷二四九、页一上下;卷二五九、页一上-二上。并参见顾颉刚前引论文页二三-二四。

[27] 明太祖自述“皇陵碑”与“纪梦”见明太祖御制文集(台北学生书局影印嘉靖刊本,1965)卷十六;“三教论”、“官释论”与“修教论”诸篇收录于同书卷十一,卷十六。

[28] 此三首诗已收入(增订本)故宫书画录(台北故宫博物院出版,1965)第四册,卷七,页九一。索予明对此曾有分析,见注一三所引论文页八。关于“明太祖御笔”之详细讨论,见同前作者撰“明太祖御笔”,大陆杂志卷十,第四期(1955,2月),页一六-一九,并“明太祖御笔释例”。故宫季刊卷二、第二期(1967、七月),页三一-五八。

[29] 参见注一三所引拙文“徐一夔刑死辨诬”,页八一-八二。

[30] 关于明太祖之文学造诣,详见廿二史札记卷三二,页一下-四上;注二八所引索予明论文;包遵彭“明太祖及其文章”,载明太祖御制文集卷首,页一-一九,并梁容若“朱元璋的文章”,见所著书和人(台北文星书店,1964),页一三一-三七(?),与注一一所引罗炳绵论文,页三七-四四。

[31] 参见注一三所引索予明论文页八。

[32] 徐祯卿传见明史卷二八六,页十五上,并拙著徐氏英文小传,载Dictionary of Ming Biography(1368-1644),cds.,L.C.Goodrich and Chaoying Fang(房兆楹)(New York:Columlia University Press,1976),vol.Ⅰ,509-70。

[33] 王世贞评语见弇山堂别集卷二〇、页一下。

[34] 徐一夔明史本传见卷二八五,页二四上下,并参见拙作徐氏英文小传,载Dictionary of Ming Biography,volⅠ 580-590,所有著作解题见提要卷八二,页三上;卷一三四、页一上;卷一六九、页六上。关于俗说谓一夔死于表笺之祸,注一三所引拙文已有详细讨论。

[35] 见前注一七一-一八。

[36] 见弘治赤城新志(弘治十年刊本)卷十一,页三下,万历杭州府志(台北学生书局编明代方志选影印万历七年刊本,1965)卷六三,页五七下。后此徐一夔传记经皆未言及死年,独清季盛枫谓其卒于嘉兴,未悉所本,见所编嘉禾献徵录(槜李从书本,1936)卷四二,本传页二下。

[37] 关于清初开编纂明史,详见李晋华明史纂修考(燕京学报专号第三种,北平哈佛燕京学社出版,一九三三),汪琬撰“徐一夔传”后收入所著纯翁续稿(未见),朱彝尊所撰见曝书亭集(四部丛刊本)卷六四,页三下。二者俱载录于如丰稿附录页十下-十三上,页十五上-页十六下。并参见李晋华前引书页七七、七九。

[38] 此书未见流通,疑佚。

[39] 丁丙所校始丰稿十四卷,附补遗一卷,附录一卷,有光绪十九年(1893)跋,刊于武林往哲遗著(1894)。

[40] 见始丰稿补遗页二上。此言齐庄公生于至元丁卯,干支有误,但卒于洪武戊寅,则系三十一年(1398)。

[41] 见万历杭州府志卷十四“古今守令表”,页三一下。

[42] 见太祖实录卷八五,洪武六年九月庚戊条,页三下-四上。韩愈“贺雨表”见昌黎先生集(四部丛刊本)卷四〇、页二上;柳宗元“代柳公绰谢表”见柳河东集(四部备要本)卷三八,页八下-九上。参阅朱元璋传页一六九-—七〇。

[43] 茹太素因此触怒太祖,遭廷杖惩罚,事见明史卷一三九本传,页六下。明祖是此颁布“奏对式”实录无载,惟黄虞千顷堂书目(适园丛书本,1916)“史部”九“仪注类”有建言格式(注洪武八年十二月颁行),繁文鉴成并表笺式一卷(页三二上下)。太祖所撰“建言格式序”见高皇帝御制文集(1535年刊本)卷十七,页四上(前引明成祖御制文集失载此序)。参见李晋华明代敕撰书考(北平哈佛燕京学社出版,1932),页一一。

[44] 见太祖实录卷一二六,洪武十二年八月戊寅条,页一下-二上。千顷堂书目前引页三二上有行移繁减体式一卷。谅系本年所颁布者。

[45] 见太祖实录卷一三八,洪武十四年七月乙酉条,页一上-二上。

[46] 见太祖实录卷二四六,洪武二十九年七月条,页五上。

[47] 近人言太祖文字狱案多举徐一夔为例,除前注一〇-一二所引论文外,又见梁容若前引书和人,页一三八;Liu Ts’un-yan(柳存仁),On the Art of Ruling a Big Country (Canperra: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 Press 1974),P.9,与陈进传“明初的科技及其没落”,明史研究专刊第二期(1979,9月),页七九,皆为赵翼札记所误。

[48] 黄溥明史无传,生平略见鄞县志(1877)卷二一,页四一上。闲中今古录节本明清丛书六种有收,以记录汇编本最通行,解题见傅吾康前引书4.5.9。祖黄润玉著述甚丰,传见明史卷一六一,页十二下。所记国初载闻有海涵万象录四卷,张寿镛四明丛书第三集(1935)有收,其书解题见提要卷一二七,页三下。

[49] 见弇山堂别集前引卷二二,页三上、八上、十二下、十三上。

[50] 此见续藏经第一辑第二篇第一三四册(香港佛经流通所影印,1967)。

[51] 此见右引书第一四七册。

[52] 此又见列朝诗集小传(台北世界书局刊本,1965)闰集,页六六八。

[53] 见象山县志(台北成文书局影印民国十五年刊本)卷五,页十上;卷二三,页十七下-十九下,又宁波府志(1869)卷三六本传,页十一上亦无说其死于表笺之祸。

[54] 文伟成编吴玉张十诚载记(上海泰东图书社,1932)搜罗资料至丰,但失载此故事。

[55] 此句见孟子(四部备要本)卷二:“公孙丑篇”下,页二三下;并参见吴晗朱元璋传,页二七〇。

[56] 按史所记,洪武五年,太祖因读到孟子若干章句觉其与皇权有违,普照下令撤去孔庙中孟子配享的牌位,逾年以儒臣恳请始取消前议,但对孟子仍旧嫌恶。因此于洪武二十七年,特命刘三吾编孟子节文,删去“尽心”、“梁惠王”、“离类”、“万章”诸篇章句共八十五条,刻板颁行全国学府,而原本孟子至永乐十二年(1414)始恢复为科举之用。事见明史卷五〇,“礼志四”,页六下;卷一三九“钱唐传”,页一下。前国立北平图书馆藏有原刊孟子节文七卷本附刘三吾“题辞”,详见容肇祖“明太祖的孟子节文”,读书与出版卷二、第四期(1938、5月),页七-九。参阅李晋华明代敕撰书考,页一九-二〇,与朱元璋传页一八八-八九(?)。

[57] 见太祖撰“建言格式序”,载高皇帝御制文集卷十七,页四上,并太祖实录卷一六五,页三上。参阅朱元璋传页二九五-九六(?)。

[58] 见注四二-四六。

[59] 见注三九-四一、五〇-五三。

[60] 见注三〇-三一。

[61] 见注二九、三一。

[62] 关于后人对明初官吏的批评,可见王世贞史乘考误一,载弇山堂别集卷二〇、一上下;沈德符万历野获编卷二、页六一;徐乾学“修史条议”,载刘承干明史例案(1915)卷二,页十上;与夏燮明通鉴(上海中华书局、1959年排印本)卷首“义例”,页一三——一五。参阅吴晗“记明实录”,载所著读史札记(三联书店,1957)页一五六——六一;傅吾康前引书四-八,并拙文“The Rise of Ming Taitsu(1369-88);Facts and fictions in Early Ming Official Historiography”,Tournal of the American Oriental Society,95:4(Oct-Dec,1975),686-691。

[63] 见注六所引论文。

[64] 太祖实录建文元年(1399)始修,永乐元年(1402)重修,九年(1411)三修,至永乐十六年始成书。其中过程与改修原因,可参阅前引吴晗“记明实录”,页一八六-—九六,间野潜龙“明实录之研究”,载田村实造编明代满蒙史研究(京都,京都大学出版,1963)页一-七二,与傅吾康,“The Veritalle Recorder of the Ming Dynasty,”载Historians of China and Japan ,eds.W.G.Beasley & E.G.Pulleyllank (London: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61),60-77。关于永乐靖难事变的始末,详见王崇武明靖难史事考证稿(上海商务印书馆,1948),与David B.Chan,The Usuyration of the Prince of yen,1398-1402(San Francisco:Chinese Materials Center,1975)。

[65] 陈建皇明通纪清代列为禁书,解题见傅吾康前引书1.2.2-1.2.2。是书隆庆年间(1567-1573)一度被官方禁毁,但万历间已见重刻并有续作数种,极为流行。杨慎(1488-1559)疑通纪为梁亿所撰而嫁名陈建,但无确实证据,见万历野获编卷二五,页六三八。

[66] 此类野史稗乘可见提要卷一二七-一三二、卷一四三,与傅吾康前引书页九八-一一八所著录,其所以盛于弘治至万历间是当代政治社会、学术文化转变之关系,错综复杂,不易言明。以上蠡测,皆系是个诸近年读明史之印象,日后当为专文论之。

[67] 此点亦系本诸近年读明史所得,并略见拙文“Liu Chil(1311-75)and His Models:The inage-Fuilding of a Chinese Imperial Adviser”,Orines Extremue,15:1(June,1968),34-55,与Legend of an Early Ming Taoist”,Oriens Extremue,20.1(June,1937),65-102有关论点。

[68] 关于嘉靖初“大礼议”事件,详见世宗实录(1975)卷一、页一上-五下;明史记事本末卷五〇,与明史卷十七,页一上-二上。近人研究可见中山八郎“明之大礼问题之发端”人文研究第八-九期(1957),页三九-六三,与朱鸿,大礼议与明嘉靖初期政治(台湾师范大学史学研究所硕士论文,1978)。

[69] 皇明开运英武传八卷,无署撰人,刊于万历十九年(1591),明人有以为系武定侯郭勋(1475-1542)表彰先祖郭英(1334-1403)而作,见万历野获编卷五、页一三九-四〇。稍后有改修本二十卷,托名徐渭(1521-1593),书名别暑云合奇纵或皇明英烈传,刊于万历四十四年(1616)。解题赵景深、杜浩铭校注英烈传(上海四联书店,1955)卷首序言,与拙文“Liu Chil(1311-75)in the Ying-Lieb Chuan:the Fictionalization of a Chinese Scholar-hero”.Journal of the Oriental Society of Australia,5:1-2(Dec,1967),26-42,esR.29ff。

[70] 此类著述多已收录于纪录汇编与九朝谈纂第一册,解题见提要卷一三二,九下;卷一三四,二下,与傅吾康前引书9.4.3。参阅注六二引拙文论明太祖龙兴之史事与传说。

[71] 见注一五、一七、一九。

[72] 见注二九、五五。

[73] 同注七一。

[74] 关于此问题之讨论,可参阅吴晗“历史中的小说”,文学卷二,第六期(1934,6月),页一二〇一-一二一七,与注六二所引拙文论明太祖龙兴之史事与传说。

来源岭南汉服网:http://www.gzhf.org/0729939.html

分享到:


【上篇】
【下篇】




发表评论


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