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广州汉服同袍风采
汉服同袍弋心:一个艺术类纽漂是什么体验
2016年08月03日 来源:www.gzhf.org

2016-03-09 弋心

汉服同袍弋心:一个艺术类纽漂是什么体验

(摄影师:Johnny Cao)

前言:来纽约半年多,终于开通了自己的公众号。这个号也是大家群策群力的结果,非常感谢大家的关心和热心。这是我公众号的第一篇文章,如果大家有想咨询的问题,想看的话题,或者想对我说的话,欢迎留言,很高兴和你们在这里沟通。

公众号头像摄影师:安青

我是弋心,一名舞者/演员,去年九月一号正式搬到纽约这个城市,开始了自己的“纽漂”生涯。在此之前,“混社会”的经历只有出生到上幼儿园之前,在寒窗苦读了十八年后,终于可以“自由闯荡”。还记得2014年冬天第一次站在时代广场上的我,看着满目百老汇剧目的广告牌,四周剧场前长长的队伍,一种文艺工作者的认同感和归属感,让我觉得来到了这个星球上最适合我的地方,那种感觉,很迷人,时刻都可以为它赴汤蹈火,万死不辞。就这样,因为这一瞬间的心境,我在毕业后义无反顾地从南方小城只身到纽约闯荡。

汉服同袍弋心:一个艺术类纽漂是什么体验

汉服同袍弋心:一个艺术类纽漂是什么体验

好多人说,纽约,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城市,每一个曾生活在这里的人,一辈子都带着属于它的记忆。每个来到纽约的纽漂都有一个独特的故事。就我自己的专业知识而言,纽约可能是世界上拥有专属艺术作品最多的城市,无数的歌曲、影片、画作…人们用不同的艺术形式歌颂它,反思它,痛骂它,热爱它……不管今天发生过什么,不夜城的黎明永远在前方,第二天,这个城市依然车水马龙,并且,会有一批新的纽约客,在今天爱上它。

汉服同袍弋心:一个艺术类纽漂是什么体验

(摄影:Leo Hsu 后期:弋心)

作为一名普通的新“纽约客”,作为一名普通的一百线小演员,作为一名从大陆漂洋过海求学之后来到纽约的留学生,作为一名普通的艺术从业者,我想把我真实的纽漂故事,讲给你听。

汉服同袍弋心:一个艺术类纽漂是什么体验

如果让我用一个词来形容纽约,我想现在是”Overwhelming”, 我在下飞机的第一眼爱上它,也瞬间被它卷入洪流中。纽约是一个发生什么都不足为奇的城市,刚来没多久,我就和朋友在一个川菜馆遇到了电影前辈李安导演,兴奋之情溢于言表,稳定下来后,我没有要签名,鼓起勇气大着胆子问了他几个问题,李安导演温文尔雅地回答了,对青年戏剧人和电影人的关心和鼓励依然历历在目。

汉服同袍弋心:一个艺术类纽漂是什么体验

(好巧,那天我还穿着电影元素的衣服呢)

曾经在街头看到一个演员的求职广告,出于对同行的关切和好奇,我停下来仔细读了一遍,他在一开头就说,“你可能会在一些影视作品或节目上见过我,我在寻找一个合适的工作,我是认真的。”当时初来乍到的我,看到这条消息是震颤的。走在街上,问路人为什么来纽约,十有八九会说为了梦想,这里每个人的血都是沸腾的,大家坚信这里可以打拼出自己的一片天,爱纽约的标志随处可见,这几乎是人人心照不宣的“政治正确”,但那则求职广告在以后的时间里,给我时刻发热的小脑袋浇了一杯凉水。

汉服同袍弋心:一个艺术类纽漂是什么体验

(摄影:Leo Hsu 后期:弋心)

果然,纽约,“天堂”,“地狱”都是你。喧嚣,孤独,都是你。

汉服同袍弋心:一个艺术类纽漂是什么体验

艺术从业者每天的工作不同于上班族,工作时间不定,内容随项目而定,更多时候需要自己规划,也可以说是“自由职业者”。在衣食住行熟悉了以后,我开始了自己的试镜生活。每天在网上搜索适合自己的角色,找需要舞者的项目,然后拿着打印好的简历和大头照,飞奔出门,试镜,等消息,再重新打印好一波新的简历和大头照,上网找机会,每天如此,周而复始。就这样,一个月后,我得到了在纽约第一个上台独唱的机会(很多朋友并不知道我会唱歌),“直通百老汇”Showcase的演员。这次演出规格并不算高,场地也很小,在我在纽约的演出中,它可能并不起眼,但它给了当时的我非常需要的小小的肯定,让我更坚信自己前行的方向。

汉服同袍弋心:一个艺术类纽漂是什么体验

(当天唱了一曲百老汇经典剧目“Wicked”的“Popular”,和中文版“悲惨世界”里的“On my own”)

我的研究生在SCAD表演系,来到纽约时几乎举目无亲,后来,因为应聘演员,和佩斯大学和哥大的同学们一起排练和演出,朋友才渐渐多了起来。佩斯大学的同学们给了我很大的鼓励,她们没有舞蹈基础,却非常热情和刻苦,有次两小时的排练大家排了八个小时,很多时候,我觉得不是我在教她们,是她们在鼓励着我。哥大舞韵舞蹈队的妹子们特别可爱,导演组非常关心我们,这两次高校的演出经历让我受益良多,更重要的是,认识了一群优秀的小伙伴们。

汉服同袍弋心:一个艺术类纽漂是什么体验

汉服同袍弋心:一个艺术类纽漂是什么体验

汉服同袍弋心:一个艺术类纽漂是什么体验

(佩斯大学的大家)

汉服同袍弋心:一个艺术类纽漂是什么体验

汉服同袍弋心:一个艺术类纽漂是什么体验

(哥大舞韵舞蹈团)

唱歌跳舞演戏于我而言是专业和本行,除此之外,我也很喜欢汉服。研究生的时候组织拍摄了第一部说英文的汉服主题微电影“秘密”,来纽约后,加入了纽约汉服社,担任艺术总监,认识了一群同袍,大家一起组织了汉服出行,演出,雅集,街头表演等活动。忙碌的生活中,这些志同道合的朋友给了我很大的温暖和慰藉。

汉服同袍弋心:一个艺术类纽漂是什么体验

汉服同袍弋心:一个艺术类纽漂是什么体验

汉服同袍弋心:一个艺术类纽漂是什么体验

汉服同袍弋心:一个艺术类纽漂是什么体验

“不知疲倦地翻越,每一个山丘。”李宗盛的这句词,很像我那段时间的生活状态。作为普通“纽漂”大军的一员,我还和别的朋友不太相同,我们舞者/演员几乎没有工作签H1b,雇佣关系很少,更多的是申请艺术表演类人才签证O1,P3,Eb1。相比来说难度更大,更看重专业上的是否杰出。读MFA时是那年系里唯一的中国人,之前也没有表演系留学生想要留下来的先例,一切都是摸着石头过河,一度非常迷茫。为了攒简历,能接的演出都接,能演多少演多少,能多拼有多拼,经常睡不好,演出季结束后整个人精神劲一泄,病了一场,瘦了一圈,休养生息了一周,慢慢好了起来。

汉服同袍弋心:一个艺术类纽漂是什么体验

汉服同袍弋心:一个艺术类纽漂是什么体验

演出季的时候格外繁忙,“Overwhelming”和反差的感觉很强烈。经历了梅西游行,时代广场倒计时晚会,林肯中心北美高校春晚,大都会中国年表演,哥大春晚,佩斯春晚,汉服社雅集……外人看起来非常光鲜,各种高大上,但我的感觉是整个人脱了一层皮,终于熬完了。演出季的我们,不是在去演出排练演出,就是在去排练演出的路上。

汉服同袍弋心:一个艺术类纽漂是什么体验

汉服同袍弋心:一个艺术类纽漂是什么体验

汉服同袍弋心:一个艺术类纽漂是什么体验

汉服同袍弋心:一个艺术类纽漂是什么体验

汉服同袍弋心:一个艺术类纽漂是什么体验

镁光灯后,演员有着不为人知的辛苦。记得当时常常背着好几个大包,里面分别是不同的演出服装,一个人扛着几个包在纽约的街头飞奔家常便饭,有时候一天要赶好几场演出。上午在联合国帮朋友做活动,下午飞奔还是错过百老汇的试镜,一个人在空荡荡的舞蹈房哭得昏天黑地。同台演出的女孩脚刚刚受伤,上台的时候照样满面笑容,忍着疼痛台步稳健。跨年的时候因为演出,跨年聚会都去不了,如果不是两个好朋友得知后演出完拉着我一起跨年,为此一个还专门飞回来,在纽约的第一个年,从全球瞩目的时代广场的表演舞台上下来,我就一个人回家跨年了。除夕那天,当天我有三个舞蹈节目,晚上不敢多吃,只吃了四个寿司,这就是今年的年夜饭。

汉服同袍弋心:一个艺术类纽漂是什么体验

汉服同袍弋心:一个艺术类纽漂是什么体验

(摄影师:陈唯尔)

汉服同袍弋心:一个艺术类纽漂是什么体验

汉服同袍弋心:一个艺术类纽漂是什么体验

汉服同袍弋心:一个艺术类纽漂是什么体验

(北美高校春晚的片段在春节联欢晚会上播放了,国内的亲人和朋友都看到了,觉得和大家一起过了个年,很开心)

很多人和我说,纽约是一个没有人情味的城市;“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喧嚣的都市,快节奏的生活,时时充满了诱惑等等。但我生活中的朋友们给了我最温暖的鼓励和陪伴,帮助我度过了刚来纽约时那段艰难又迷茫的时光,让我坚信我的梦想,不断给我正能量,激励着我前进和奔跑。刚来到纽约时,看着林肯中心,看着大都会,看着时代广场,心想什么时候能在这里表演就好了,没想到,短短半年,竟然都已经实现了,现在想起来还有点无法相信。我想,能来到这个让梦想发光的城市,在这个偌大水泥森林中遇到你们,真是生命给我的奖赏。

汉服同袍弋心:一个艺术类纽漂是什么体验

汉服同袍弋心:一个艺术类纽漂是什么体验

汉服同袍弋心:一个艺术类纽漂是什么体验

汉服同袍弋心:一个艺术类纽漂是什么体验

最后,我想说,人可以为了自己的梦想奋斗,已经足够幸运幸福。不管多难多苦,我还是热爱我从事的行业,我还是爱纽约,就算再让我选,我还是会来纽约,我还是会这样活一遍。

作者授权转载。

汉服同袍弋心:一个艺术类纽漂是什么体验

微信扫一扫,关注该公众号

来源岭南汉服网:http://www.gzhf.org/08034094.html

分享到:


【上篇】
【下篇】




发表评论


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