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广州汉服学术研究, 活动感想
民族主义与汉服运动的关系之浅见——曲阜中华礼乐大会《汉服归来》读者见面会
2016年10月30日 来源:www.gzhf.org

第1个话题,关于民族主义与汉服运动的关系。

上午入城时,回想自己接触和参与汉服运动的11年,不禁思绪上涌,眼睛湿润,“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热爱自己的民族、国家,愿意为它坚持奋斗,这种情感和动力就是最典型的民族主义表现。民族主义有积极也有消极。积极的民族主义传播、弘扬正能量,是促进民族认同、国家凝聚、社会发展非常重要的动力,这样的民族主义,我们应该理直气壮、旗帜鲜明地宣扬。党和国家常讲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奋斗,也就是这个原因,那么又应该如何面对消极的民族主义?就是要提倡积极的民族主义。

大家都知道汉服运动起源于21世纪最初几年开始的网络汉民族主义情感,民族主义对汉服运动的影响是始终和深刻的,汉服运动重要先驱溪山琴况就曾指出,汉服运动让人们从误用、回避民族主义到正视和积极运用民族主义。

在汉服运动中,民族主义最大的宗旨和作用,是恢复国人的民族认同,提高民族自豪感和凝聚力,恢复同袍和同胞间的团结、友爱、互助(也就是爱人,这是民族主义非常重要的内容,但被很多人忽视),激发文明创造力。而在现阶段,民族主义还起着引导汉服运动方向和内容的作用,举例说明:如何解决汉服有关左衽、汉服定义的问题?

服饰史的研究表明,大量资料(包括实物)表明古代汉族服饰中有很多左衽,那么究竟汉服能不能有左衽?在服饰史研究基础上,要运用民族主义这一思想武器,考察古代自孔子以来主流思想对左衽的态度,比如翻查二十四史,几乎没有一例有汉族精英对左衽的认同,无一例外都是将左衽视为落后异族的服饰,视为国家遭侵略、家园被破坏,视为华夏沦亡、文明沉伦的典型标志!翻查其他古籍也是如此。如此看来,文物中的左衽只是一种客观存在,存在并不一定合理,更不一定就值得倡导。

汉服定义问题也一样,我们固然要十分重视服饰史研究成果,但如仅以此为唯一标准,就会陷入各种混淆和争论的境地,但如果经由民族主义,对传统服饰的民族性进行分析判断,如果不能体现汉族服饰不同于其他民族的特色,不能凝聚同胞间的相互认同、友爱而是相反,那么至少可以认定这是一种有争议的服饰,或者加以排除。

积极的民族主义还要求,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历程中,一定要重视汉文化的主体地位,尊重汉族历史和文化是中国历史文化主体的这一客观事实,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实现民族文化的彻底复兴,才能维护好民族团结与和睦。

第2个话题,关于汉服社团和活动的看法。

对此这些年有很多同袍都有精彩、中肯的阐述,我在这里也就简单带过,主要是四个观点。一是汉服社团要努力专业化、职业化,汉服社团面临的各种问题并非认识不清和无法解决,但受限于大家的时间与精力,往往有心无力、勉为其难。二是大力主张更积极地与商家合作,商家给予社团支持,社团给予商家宣传,相互扶持、相互壮大。三是重视高校汉服宣传,积极、主动地扶持学校汉服社的发展,这样可以更好地普及正确的汉服知识与理念,培养汉服复兴人才。四是对汉服活动求质不求量,加强团队沟通与建设。(End,不完全记录)

演讲:汪家文(嘉林),广州岭南汉服文化研究会(筹)会长,《汉服归来》编委

日期:2016年10月29日下午,曲阜汉服推广中心2楼

整理、完稿:2016年10月30日

注:读者见面会分别由编委齐鲁风、嘉林、阿紫、姜天及主编杨娜等发言

民族主义与汉服运动的关系之浅见——曲阜中华礼乐大会《汉服归来》读者见面会

图为阿紫发言

民族主义与汉服运动的关系之浅见——曲阜中华礼乐大会《汉服归来》读者见面会

图为见面会结束后的签书和交流

来源岭南汉服网:http://www.gzhf.org/10304471.html

分享到:


【上篇】
【下篇】




发表评论


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