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广州汉服学术研究
汉服定义的纠正及其3个标准——曲阜中华礼乐大会国际汉服论坛
2016年10月31日 来源:www.gzhf.org

很高兴受到齐鲁风先生的邀请,在这里与来自五湖四海的同袍交流汉服文化;主办方为这次活动付出极大精力,如刚才发言的东岛兄为了祭孔忙了很多天,听说有2天没合眼,很辛苦,我也希望大家能多些理解和敬意!

此次由于紧急才准备,我的发言比较简单,疏漏之处请大家见谅。

我今天讲的主题是汉服定义。关于汉服定义,我首先有2个观点:首先是要重视服饰史研究成果,以此为基础。其次是汉服定义并非只有服饰、服装及其历史方面的专家才有发言权,而是要综合多学科全面分析,它并不是只应用于学术研究,更要在将来为广大普通民众在民族服装方面提供知识和理念的服务。

今天我先介绍常见的下定义方法,再正式提出汉服定义和3个标准。下面具体来看。

1、常见的下定义方法。

定义亦称“界说”,揭示概念的内涵或语词的意义的方法。揭示概念内涵的定义称为实质定义,揭示语词意义的定义称为语词定义。最有代表性的定义是实质定义中的属加种差定义,即把某概念包含在它的属概念中,并揭示其与同一个属概念下的其他种概念之间的差别,即“种差”。

如给“人”这概念下定义时,指出“人”的属概念是“动物”;在“动物”这一属概念下,“人”和其他动物的差别是“能制造生产工具”,从而得出“人是能制造生产工具的动物”这一定义。这种定义的公式是:被定义概念=属+种差。(辞海)

我们先看一些人们有关民族服饰的论述。

保加利亚哲学家瓦西列夫指出:“服饰可以称作为人的‘第二皮肤’。”

2004年齐宝和先生在《东方霓裳:解读中国少数民族服饰》代序中指出:

“从某种意义上说,服饰已成为一个民族的徽志,成为该民族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的表征,蕴含着其特定的工艺技术、审美情趣、宗教观念、婚姻道德乃至民族情感等众多方面。”

张玲在《山东纺织经济》2011年第10期中说:“民族服装是指具有传统民族形式的服装,是民族政治、经济、思想、文化的反映,体现着民族心理素质。”

1994年何晏文在《关于民族服饰的几点思考》中说,民族服饰的根本功能是“区别于他族”。

2、常见的汉服定义

1996年出版的《中国衣冠服饰大辞典》对汉服的定义:

①汉代的服饰;②辽代服制中的汉族服饰;③泛指一般的汉族服饰。

2015年中华书局出版的《中国古代服饰辞典》中,也收录了“汉服”词条:

汉服:①辽代时称汉族服饰为“汉服”,契丹本民族的服饰为“国服”,后为其他少数民族政权沿用。

类似这种定义太过简略,侧重点不对,远远无法解释今天的汉服概念问题。那么再看大家围绕汉服复兴运动提出的定义,目前常见的详细定义中,有几个大体类似的版本:

2005年8月张梦玥《汉服略考》:

汉民族传统服饰(简称“汉服”),主要是指约公元前21世纪至公元17世纪中叶(明末清初)这近四千年中,在华夏民族(汉后又称汉民族)的主要居住区,以“华夏-汉”文化为背景和主导思想,通过自然演化而形成的具有独特汉民族风貌性格,明显区别于其它民族的传统服装和装饰体系;或者说“汉民族传统服饰(汉服)”是从夏商周到明朝,在“华夏-汉”民族主体人群所穿着的服饰为基础上,自然发展演变形成的具有明显独特风格的一系列服饰的总体集合。

这是目前可见关于汉服概念的最早的学术定义。

2008年,北京大学社会学人类学研究所教授、日本爱知大学国际交流学部教授周星老师在《新唐装、汉服与汉服运动》:

所谓“汉服”,在目前所知的汉语文献中,也有几层意思:一是指中国历史上汉朝的服装;二是指华夏族、汉人或汉民族的“民族服装”;第三种意见则是把“汉服”视为汉族的服装,但同时又认为只有它才是能够代表中国的“华服”或中国人的“民族服装”。

2010年山东大学鲍怀敏老师在其硕士学位论文《汉民族服饰文化复兴研究》:

按照现代汉服复兴运动中有关于汉服定义的理解,是指从西周到明朝(约公元前十一世纪至公元十七世纪中叶)这近三千年历史中,在华夏民族(汉后又称汉民族)的主流社会,以华夏文化为背景通过传承演化而形成的具有独特本民族风貌,明显区别于其他民族的传统服装和饰品的民族服饰体系。

2012年王芙蓉在《“汉服运动”研究》:

汉民族的传统服饰主要是指约从公元前21世纪在至公元17世纪中叶(明末清初)近4000年中,以汉民族文化为基础,通过自然演化而形成的具有独特汉民族文化风貌性格,区别于其它民族的传统服装的装饰体系。

3、我提出的汉服定义及其3个标准

以上定义有一个明显的缺憾,就是时间属性定在了古代,这就直接将汉服定义成古装了。我在《汉服简考》中给出的汉服定义是:

汉服(Hanfu),即中国汉族传统服饰,是发展、传承了数千年(清代因剃发易服而消亡,21世纪初开始复兴),遵循一定的形制标准,体现汉族文化内涵,区别于其他民族,并彰显中华民族认同精神的服饰体系。

定义揭示的概念要反映对象的本质,所以接着我要提出汉服定义的3个标准:

一是汉服特有或特色的形制标准,这就是在服饰学科研究的基础上提出的,可见服饰史考证、分析、复原的重要性。这也涉及古代和现代汉服,要重点建设、创新和宣扬现代汉服。一般情况下,以此为标准判定汉服足够了,但少数较特殊情况下,还需要以下2个原则。

二是区分于其他民族,即便是学习汉服、与汉服相似的日韩服饰,也与汉服有一定的差别。

三是凝聚民族认同,分对内和对外2个方面。

对内,正如陈复教授刚刚演讲所说的,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最重要的是心灵觉醒。我认为,心灵觉醒的内容之一,应该包含民族认同和凝聚。昨天我在《汉服归来》读者交流会上也说到,党和国家常讲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奋斗,正是基于积极的民族主义可以传播、弘扬正能量,是促进民族认同、国家凝聚、社会发展非常重要的动力。另外,21世纪汉服复兴初期和民国恢复中华思潮下的一些仁人志士穿着的汉服可能存在形制方面的问题,但由于强烈的民族认同意识和重大的社会启发意义,我们不能仅根据服饰学术的观点就去否定这些服装的汉服性质。

对外,我大胆地提出一个个人观点,汉服复兴有利于整个中华民族的凝聚和强大,一方面,汉服的复兴最终会有利于增强少数民族对中华文化的向心和凝聚,正如陈复老师刚刚说到,汉服不仅仅是汉族人可以穿着的;另一方面,汉服复兴有利于港台华人、海外华人对中华文化的认同和向心,特别是对港台,港台近些年来的去中国化令人忧虑,我认为汉服可以促进、恢复和强化港台民众的中国人认同,随着汉服复兴的发展,未来可能会起到越来越正面的作用。

演讲:汪家文(嘉林),广州岭南汉服文化研究会(筹)会长

日期:2016年10月30日上午,曲阜东方儒家酒店学术报告厅

整理、完稿:2016年10月31日

注:国际汉服论坛上半场由台湾宜兰大学陈复教授、浙派古琴大家王政老师作报告和发言,下半场由汉服同袍东岛、嘉林、马来西亚的2位同袍郑筱橉和刘小平发言和报告。

汉服定义的纠正及其3个标准——曲阜中华礼乐大会国际汉服论坛

图为论坛开始前

汉服定义的纠正及其3个标准——曲阜中华礼乐大会国际汉服论坛

图为第4届中华礼乐大会晚宴现场

来源岭南汉服网:http://www.gzhf.org/10314473.html

分享到:


【上篇】
【下篇】



目前留言 1条

    发表评论


    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