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广州汉服活动报导
广州文化公园第58届羊城菊会古诗词创作比赛结果公布
2017年11月09日 来源:www.gzhf.org

(本文转自珠江月诗社公众号)

由广州文化公园、珠江月诗社、岭南汉服联合举办的广州文化公园第58届羊城菊会古诗词创作大赛于11月5日截稿,评委团连夜评选出一等奖一名,二等奖二名,三等奖三名,优秀奖十名。现将获奖名单与作品公布于此。感谢大家的关注与支持!

赛事回顾:羊城菊会

晋有陶渊明爱菊成癖,广为流传。他写过不少咏菊诗句,如“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秋菊有佳色,更露摄其英”等名句,至今仍脍炙人口。当时上大夫慕其高风亮节,亦多种菊自赏,并夸赞菊花是“芳熏百草,色艳群英”。

今有广州文化公园,自1953年始,每年11月中旬举办的“羊城菊会”,是广州地区历年来唯一坚持举办的大型菊花展览,以弘扬岭南悠久而深厚的菊花文化传统、传承菊花栽培技艺为宗旨,多年来深受广州市民喜爱。

一年一度的“羊城菊会”,广州文化公园、珠江月诗社、岭南汉服邀您一起“把酒珠江月,持螯对菊时”!


一 等 奖(1名)

篱菊

衡巨芝(上海)

独将清梦远嚣埃,

抱影霜风寂寂开。

月过西园斑驳处,

一篱秋色一阶苔。

 

二等奖(2名)

临江仙·咏菊

李兵(上海)

岁岁独占秋百亩,长栖未必南山。生生有梦未开残。不凭陶令酒,高洁在尘寰。

附月着篱香易碎,往来诗客应怜。若逢青眼任人看。何思萧瑟事,风起满吟肩?

 

菊花

唐云龙(福建)

清香清骨正相宜,

长向西风性不羁。

已在城中居住久,

闲人依旧说东篱。

 

三等奖(3名)

金人捧露盘·菊

张蕾(上海)

色如金,香如隐,瓣如针。万千缕、长抱初心。芳姿瘦影,碎光点染上青襟。篱边槛外,自孤标、浊气难侵。

戴秋霜,映秋月,解秋意,动秋音。风过处、似伴低吟。何妨趁兴,一壶聊赖共频斟。当归时候,剪半枝、星鬓斜簪。

 

咏菊

李如华(广东)

谁言花露冷,高逸正宜秋。

寒玉樽前瘦,幽香月下流。

岂无殊绝色,犹有傲霜眸。

千古南山梦,清枝枕白头。

 

满庭芳·对菊寄远

彭红宾(新疆)

落叶山空,征鸿秋晚,佳期又近登高。西风老树,人事共萧条。许是云怜雨护,五岭外、金粟娇娆。记同赏,黄昏旧苑,分字送清醪。

迢迢、征路远,一般漂泊,两处魂销。对黄花、等闲辜负良宵。多少天涯旅客,借篱落、愁看萧萧。何时共,西窗月夜,相对剪香膏。

优秀奖(10名)

羊城菊韵

咏菊

张彦京(山东)

幽芳独占秋,小隐自风流。

柳下堆云锦,篱边簇绣球。

轻衔金凤口,忽上玉人头。

不炼凌霜骨,何来绕指柔!

 

鹧鸪天·重阳咏菊

刘守德(甘肃)

雁阵南巡日渐凉,光阴一瞬又重阳。莫悲庭院疏桐瘦,但喜东篱雏菊黄。

香轻淡,韵悠长,魂随墨客入诗章。满城花事阑珊处,笑傲秋风万里霜。

 

咏菊

鹿红丽(安徽)

一径黄花放未迟,风摇月浣影参差。

经霜几度添妆色,历雨三秋显傲姿。

不效易安思渐瘦,应如陶令隐成痴。

贤能自有贤人赏,何必逢人问约期?

 

山菊吟

于文兵(四川)

噙露东山下,秋衫任夜凉。

霜欺花绽蕊,蟾弄影飘香。

未入长安册,偏牵玉帝肠。

西风犹得令,独赦半篱黄。

 

羊城菊会

董惠龙(广东)

朔气催归雁,秋阑喜入冬。

膏肥螯味足,霜冷菊香浓。

夙愿虽难达,壮心犹未慵。

羊城会知己,对月共千钟。

 

重阳

郑伟琼(广东)

故里移来延寿客,旧园之土玉为盆。

绽于乞巧星犹灿,开在重阳日已昏。

折桂赏菊花有语,持螯进酒月无言。

悠悠粤曲汤汤水,尽是游人血泪痕。

 

行香子·访菊

远方(广东)

一派秋光,又到菊乡。且如愿、慰语重阳。胆肝相照,却也心凉。更几多风,几多雨,几多霜。

一身傲骨,不与群芳。冲寒意、传送幽香。繁英纷谢,独表衷肠。看一般白,一般紫,一般黄。

 

忆江南·山崖野菊

李雷(云南)

萧瑟处,菊色绝尘埃。枝瘦敢朝霜里闹,花轻偏向险中开。风雨任它来。

 

菊叹

朱荻 (美国)

碧天雁唳去成行,篱外西风伫夕阳。

摩叶声中迷往事,浮香影里黯流光。

谁凭白酒三分暖,自解清秋半点凉。

既得花容天下秀,缘何不令斗春妆。

 

咏菊

马峥嵘(北京)

古来赞菊多高洁,我笑黄花不足论。

吝蜜未尝分赠蝶,藉秋才敢独称尊。

为求美誉亲名士,抱定高枝忘宿根。

切莫做人如此尔,涌泉得报旧时恩。

颁奖礼定于2017年11月18日上午10点30分在广州文化公园举行,恭请各位获奖作者到现场领奖,不能到现场领奖的可以请人代领或邮寄。所有获奖作品将由文化公园请书法家统一书写装裱,届时将和菊花一起展览!热忱欢迎各界朋友前来观礼品诗赏菊!

来源岭南汉服网:http://www.gzhf.org/11096371.html

分享到:


【上篇】
【下篇】




发表评论


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