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广州汉服同袍来稿
同袍来稿|着汉家霓裳 游烟雨西塘
2017年11月20日 来源:www.gzhf.org

撰文:思弦姑娘

十六岁那年,我第一次知道原来有一个地方叫“西塘”,有一种传统服饰叫“汉服”。

记得那时候,“西塘”跟“汉服”同时出现在一则新闻报道里,报道的主要内容,是介绍由方文山老师所发起的西塘汉服文化周。报道虽简短,却解开了我多年来对于民族服饰的疑惑,让我终于知道:汉族,并不是一个没有民族服饰的民族。我们也有一件端庄美丽的衣裳,它叫汉服!打那以后,“以后一定要去参加西塘汉服文化周”的念头便在我心里生了根、发了芽。烟雨朦胧、灯火阑珊的西塘古镇曾多次出现在我的梦里,在默默关注了四届西塘汉服文化周之后的2017年,我终于如愿以偿,圆梦西塘。

下文是对此次西塘之行的一些回顾,开篇之前,非常感谢大娟姐姐帮我把行李从广州带到西塘(是的,你没听错,我的行李比我还要早到西塘)同时还要谢谢天明和秉诚两位小哥哥一路上对我的照顾,虽然一路上算得上状况百出,但终归不虚此行!

人生中第一次乘坐火车,目的地便是西塘。我一路上满怀期待,终于在28日下午,带着好奇与旅途的劳累到达西塘古镇。在景区游客中心登记身份证(在文化节期间所有同袍皆是免费出入景区)后,拖着行李来到先前预定好的叶子安心客栈下榻。这是一个古香古色的小客栈,环境和气氛都不错。坐了20多个小时的火车,身体早已疲乏不已,便躺在床上小憩片刻。醒来时已到晚饭时间,与岭南汉服的小伙伴们来到一家名为“尚品”的特色饭店就餐,吃饭的时候,同袍们也相互自我介绍,谈天说他,颇为尽兴。饭后,一众伙伴又去往主会场看汉服之夜。会场人头济济,笔者在外围,因身高问题,表演没看到,倒是吃了好几波狗粮。

第二日清晨,天气有点冷,但是我还是起了个大早(在广州已经好久没有这么早起过了),踏着“汉服青史”的歌调信步进入西塘古镇。放眼望去,皆是罗袖飘然,顿生亲切之感,仿佛自己便该生活在这个环境之中。

我从小就喜欢方文山老师作的词,自从看了《中华好诗词》之后对古诗词的迷恋更加一发不可收拾。那日站在冷风中等待签书,只是为了看方老师一眼。在等待签书的过程中,十分巧合的遇到了来自上海的晨曦。我俩之前加了好友,但甚少交流,没想到这次在西塘竟然遇上了!中午吃过饭后,我与晨曦在烟雨长廊闲逛,恰逢韶关汉服和岭南汉服的小伙伴们在合照,便也加入其中,合影留念。然后一起去看相亲大会和水上婚礼。说到相亲大会,当然少不了那两日刷遍我们朋友圈的羽笛同袍的事迹,鸳鸯眷侣,羡煞旁人啊。而水上婚礼,因为笔者比较娇小,望眼过去皆是人头,只能在远处看看,和其他同袍聊聊天。

傍晚时分,夜游西塘之旅正式开启。西塘的美景,我无法用学过的词语来形容,心上嘴上念叨的,只有重复的两个字:真美!真美!真美!赏美景,看美人,那时的一切,似乎都美得那么不真切。不得不提的是,此次同行的很多小伙伴,都是认识了好几年却从未见过面的,因汉服相识于网络,又因汉服相见于西塘。

吃过晚饭,无与晨曦去往主会场与岭南汉服大部队集合,同看T台秀。当晚温度有点低,但是一点都不影响我们看T台秀的心情,站在T台边瑟瑟发抖看着好看的萌娃、小哥哥、小姐姐,顿觉少女心炸裂。

看完T台秀后,和韶关汉服、岭南汉服、相约群的小伙伴们去了一家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火锅店吃火锅,浩浩荡荡的一群人,坐了他们店的4个大圆桌,十分壮观。

在西塘的第三天,晨曦回上海了,雨落过来了,看过了草船借箭后本来打算一起去吃早餐的,没想到群里在召集人马拍大合照,只能往回走,但是也因为这样在主会场观看了一场非常精彩的射礼,午饭和相约群的小伙伴在醉霄楼一起吃的,我和大娟拍完合照赶过去的时候他们已经开喝了(我只想说一大桌子的人就我一个不喝酒,作为不喝酒的我,我也很无奈啊!喝着椰奶有点格格不入的感觉)。

下午是和岭南汉服的小姐姐们一起去游船,夕阳余晖下的小桥、流水、人家,这就是我梦中的江南水乡。看着河两岸古朴原生的民居与长廊上罗袖飘然的同袍,坐在乌蓬船上和小姐姐们心情愉悦地唱起了礼仪之邦和重回汉唐。似这般良辰美景,几回梦里忆起;文化底蕴丰厚的西塘更觉得胜于广州的繁华喧嚣,心底不仅浮现出几句梦呓般的话语:

你是十月西塘古镇里的一抹倩影

罗袖飘飘若天仙

四千年沧桑岁月

人间丹霞华彩现

晚上一群人组团去唱K,大部分人都是不认识或者知道名字却从未交谈过的,我们按顺序一一介绍自己,虽初次认识,却也玩得开心。一起合唱《重回汉唐》的时候,气氛真的非常好,我坐在旁边喝着茶水,看着他们唱歌,这种感觉,让人忍不住感叹一句:天下同袍是一家。虽然第二天就要分离,却没有谁去开口去提起这个话题。夜渐渐浓了,我也先一步离开KTV了。

在西塘三日,赏景看表演,浑然不觉光阴似流水,猛然一看手机日历,才觉已到告别西塘之时。想起从全国各地赶来相会的同袍们,心生不舍,“别时容易见时难”,古人诚不欺我。但转念一想,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只要有缘来年一定会再相见的,便也释然了。

31日早上,我们没有参加闭幕式,带着不舍,带着眷恋,离开了西塘,踏上了嘉兴开往广州的列车。

来源岭南汉服网:http://www.gzhf.org/11206456.html

分享到:


【上篇】
【下篇】




发表评论


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