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广州汉服活动报导
蕾蕾老师:听飞鹏老师讲座的心得和思考
2014年11月26日 来源:www.gzhf.org

11月23日,岭南汉服弘汉大学堂汉服深层理论研讨会《汉服——未来之服》在厚德堂开讲,飞鹏老师对汉服的科学性、实用性、先进性均进行了分析,通过汉服制作实物展示,指出汉服与西式服装、通古斯服装在理念与构造上的区别,并指出汉服复兴中出现的一些误区。飞鹏老师认为,复兴不同于复古,汉服必将因其天人合一的实用性和舒适性而成为未来之服。

附:听飞鹏老师讲座的心得和思考(选段)

(本站附注:个人信息予以隐藏)

撰文:蕾蕾老师

飞鹏老师不仅是对汉服研究深入,可以说,对整个中国的服装体系,甚至对日韩服装欧美服装研究都可以说是透彻和深入。飞鹏老师把汉服的科学性和实用性,或者说,先进性作了令人信服的分析和展示。 美院毕业的他常常用寥寥数笔就把汉服与一般西式服装的区别就随手画出来,一下子大家就理解了这种平面裁剪和立体裁剪的本质区别,也通过一些实物展示、动作、语言的辅助,我们了解了汉服的轻便、实用、科学、先进……好吧,身为一个已经花了巨多精力投身并致力于汉服宣传的所谓讲师,我今天才知道我对汉服的先进实用性了解太少太少。所有以前当需要打击汉服不方便论时,只会抛出一句,如果汉服真的不方便,我们的祖先几千年是怎样劳作、运动甚至战斗的呢?

这是要通过脑补去宣传汉服是方便实用的节奏。但今天我可以说是受益匪浅啊!我估计我的下一次讲座又有新的重要内容可以添加进去,大家不用再通过脑补去推断而是直观感受汉服是如何和方便实用。

飞鹏老师还有一点很神的是通过文字的秘密揭示道理。比如袴和裤的区别,襟和衽的区别,什么才是裙,曲是什么意思,裆是什么意思,裋褐、翟衣是描述而不是形制,褂在清之前是不存在的词等等,让我们透过文字看本质。

扯远一点,自从听过徐健顺教授的吟诵课,让我对中国文字有了更深一层次的体会,今天通过这些字,又一次了解到许多秘密,真是件好愉快的事。可惜《最爱中国字》那个节目好象不播了,要不然可以建议他们把这些字出到题里去,一定难死一堆大神。

由于飞鹏老师讲课略显天马行空,而我又没有很好的做笔记,除了吸收了很多有益的理论,一下子也很难系统地把他的理论整理出来。只能想到一句记下一句,以防以后忘记。

汉服平铺是T字形,西式的是介字形(这是我归纳的,他没这么说,因为他是画图的,我现在非要用语言转述的话就只能用这两个字来形容了)。那么汉服上衣的这种平面裁剪出T字形的效果,使得它的腋下部位有充足的布量。而所谓立体裁剪虽然可以完美地包裹人体,但根本不利于人的运动,比如穿着西装时手端起来或举起来都是很不舒服的。

汉服的袴平铺是倾斜的人字形,西方裤子平铺是平行的11状(又是我用语言来描述他的画),袴从字面上可以看出,穿着它是可以跨越的,由于有裆,有足够的布,汉服的袴是穿着可以做任何动作的,可以完成体操里的各种回旋的。而裤,就像是腿的仓库,装腿用的,有很多动作是不方便的(好吧,每个同学是不是都有自己或同学在剧烈运动时绷开裤子的体验?)

汉服不是浪费布,因为这些布是用在该用的地方。正确的汉服的裁剪,布的幅宽不宽,0.37的是最合适的,0.62的幅宽已经有的浪费了。

江永深衣不是真正的深衣,是满式的偏襟褂。

汉元素是不对的,因为是汉服的外形西式的理念,真正的现代汉服是要符合汉服形制的。而且一样是现代人能够接受,不会诧异的。

一个很不喜欢汉服的朋友评价他的汉服,说可以家居,休闲,上班,还有什么作用么?他回答说,一件衣服可以具备这三种功能,还不完善吗?你会穿着西装坐家里看电视吗?你会穿着睡衣上街吗?等等。

什么是裙,裙子是有很多布的,象汉服的裙子至少三米布,穿着裙子是可以自由活动的,是可以任意展开腿却决不担心走光的。西式那些窄小的不叫裙应该叫筒。哈哈哈哈,我想起了徐教授说中国的那种柔软的纸质的可以卷在手里的是书,外国的那个硬皮的大部头的硬梆梆的叫book,中国的文字真的很神奇。这么一说,我真的毫不犹豫地感受到了裙子的裙字是形容这种很多布的可以展开的感觉。

中国古代的老百姓是很少宽袍大袖的,除非在礼仪场合。但恰恰令人颠覆的概念,是军人打仗才宽袍大袖。当然,这里只是个形容词,军人的宽袍大袖当然不是礼服的那种宽大,而是军服的衣服其实布量真的很大,然后在袖口一束,人才可以有任意动作的伸展而不会被衣服束缚住。

说到这里我也想到了为什么我们平时穿西式的时装、运动装时,几乎所有的人在不自在的时候都有扯衣服下摆的动作。但我穿汉服时好象从不曾有过。其实就是因为西式的裁剪方法由于布量的问题它并不适合人的运动,所以人们在有了一些动作后,衣服就会在身上发生变形,所以人们就会在有了一些动作后开始拉扯整理自己的衣服,进而形成了很多人在不自在,不自信的时候通过拉扯衣服来掩饰和移注意力的一种行为。

汉服其实是有很多很多种样子,死抠一两件文物是没有必要的。马王堆也只是个案,真正的普通穿那个会很不舒服的。

这个观念我太赞成了,我觉得很多形制党就是死抠着一两件文物把它当作当时唯一正确的事。要知道在没有媒体没有ISO9000科学标准的古代,你根本是不可能精准地去统一一个标准的。我非常赞成小将的理念,当你接触的文物资料越多,你对形制就会越不确定。飞鹏老师讲课虽然天马行空,但绝对源于他对汉服长期地深入的研究。我现在总结出他的观点吧,汉服必将由于它的实用性和舒适性成为未来之服,汉服要大家都普通衣服穿在身上才能算作真正的复兴。鼓掌。好了,鼓掌和赞美完毕后,我要提出来我和飞鹏老师不同的观点了。刚才前面讲的这些是我对他十分佩服也十分接受的理念,从本质上看,汉服是真正的方便和实用的。世人对汉服所谓不方便的都是对一些礼服的误解。

但是,飞鹏老师认为汉服会因为它的实用方便成为未来之服,并屡次批评控弦司的汉北土豪属于秀衣是没有必要的。我当时就忍不住说了一句,他们平时是不那样穿的。是的,汉北控弦司无论是在《矢志青春》的纪录片里,还是我在西塘的现场,都可以看到,他们平时根本不穿那么隆重,而只是在表演箭阵和射礼一类的重大场合穿。飞鹏老师不赞成一些汉服前辈提出的汉服结合礼仪复兴的概念,而是认为它的实用和舒适值得成为一件现代服装。那么我想表达的个人观念是,舒适和实用对一种服装款式的命运未必起到决定性作用。

这正如穿西装是那么地不舒服但世界上几乎所有国家人都在穿一个道理。牛仔裤没有运动裤舒服但有更多人穿牛仔裤。

对于现代人来说,时装的千变万化毫无章法色彩斑斓才是吸引人的关键所在。就拿我一个对汉服有着如此深厚感情的人来说,我平时的衣着绝对是穿各种时装,我是无法拒绝穿上现代时装并搭配各种围巾和包包的。是的,小一步裙是不方便,但我愿意穿。西式裁剪的上衣越是做的正规就举手的时候越难受,但我愿意穿,当然还有高跟鞋,穿着脚痛加劳累,但我愿意穿。每一种服装都有每一种服装的美。即使它有些地方不方便不舒服,人们仍然愿意穿。

纵观现在全世界,在生活中穿着民族服装的国家和民族已经少之又少。虽然几乎所有历史悠久的民族都有民族服装在传承,但他们也几乎都是出现在传统节日、重大礼仪等场合。比如日韩的成人礼婚礼等等,各个民族的传统节日,甚至我们少数民族的人大代表会穿着民族服装去开人民代表大会,我们都可以看出,民族服装现在出现的场合是很特定的。
即使汉服的确是世界上最科学和最舒适的天人合一之服,只能代表它会有强大的生命力,只能代表它终将在我们的努力下复兴为现代人能够接受的服饰之一。

但,在当今世界,绝对不会有哪一种服装完全去占有未来的市场,汉服也一样。

而从审美上看,方便实用的汉服常服虽然有着轻松自由灵动的美感,而不那么方便的宽袍大袖的汉服礼服却有着另一种端庄雍容的美。我们要在生活中复兴方便的汉服,又怎么可以放弃作为礼服的服的美呢?几乎世界上所有的民族都有民族服装,但仔细观察,现在很多很多仍在传承的民族服装都是礼服形制的,都是繁琐和不方便的。

说西塘不应该去扮李时珍和四大美人,我不发表意见,但说不应该穿得那么隆重去走场我就接受不了了。汉服文化周本身就是一个宣传汉服的重大场合,不把最隆重的美的衣服拿出来,怎么宣传?怎么让人们知道汉服是美丽的?如果说复兴汉服不是为了表演,但现阶段,在三百多年的断代后,你如果不通过表演怎么样让人们重新来认识它并接受它呢?
一件衣服的存在,舒适科学和实用不是唯一的理由。

汉服绝不是像人们误解的因为不方便而被淘汰。它也不会因为它其实很方便而在未来风行到全世界。

我赞成飞鹏老师说的有些人穿着宽袍大袖地逛街上班不合适的说法,但我认为不能说他们这样是傻。汉服断代三百年,是汉民族的悲剧,没有这些傻的人鼓起勇气穿着在路人眼里很傻的隆重衣服走进我们的视野,何来今天汉服的发展和星火燎原?没有一些当年的青涩和幼稚,哪来日后的成熟和强大?!对汉服复兴,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观点,比如我,不管有没有听这个讲座,我仍然认为,汉服应该作为礼服在传统节日,在重大场合复兴。比如春晚五十六个民族出场时,汉人不再穿着T恤牛仔裤,不再穿着工作服。比如成人礼时,汉族的孩子不再穿着简陋的校服,比如婚礼时,汉族的人不再千篇一律地穿着西装和婚纱……。

当然,我也赞成,汉服的常服款,其实很适合居休闲穿着,它非常适合一些喜欢传统文化的人士日常穿着,比如那些喜欢茶道,香道,书法,古琴的人士。但无论它将来如何流行,都不可能,也没有任何一种服饰可能,代替那些没有章法的现代时装。将来,汉服的发展会是什么样子,大家只能预测,只能在此期待,汉服的美好未来,由你我共同努力,以此为记。

飞鹏老师展示了一箱子的汉服,都是看起来跟现代衣服区别不是很大,方便实用,但却是按考证的形制制作的,为我们打开了一个更广阔,却很贴近现代生活的汉服世界之窗。

来源岭南汉服网:http://www.gzhf.org/11261243.html

分享到:


【上篇】
【下篇】




发表评论


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