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广州汉服汉服征文
我·汉服情韵——首届汉服正能量联盟征文作品
2015年12月17日 来源:www.gzhf.org
主要内容
[隐藏]

我·汉服情韵

作者:萋萋枯若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我是什么时候爱上汉服的呢?脑海中的印象稍稍有些模糊,但回忆时依然美好。

12岁那年初见,一见钟情。

彼时尚小,小学刚毕业,吵闹着要学一门乐器,母亲拗不过我,领着我去了家附近的琴行。接待我和母亲的是一个老妇人,头发斑白,面容慈祥,她耐心地一一为我介绍琴行里的乐器,时不时会问上一句:“怎么样,有没有想学的?”

我的回答总是摇头。面对着琳琅满目的乐器有些茫然,并不是抉择时的犹豫,而是不知所措。

老人微笑着,没有说什么,带着我向音乐教室走去。隐约听见笛声琴声号声从不同教室的门缝下穿过,混在一起。我有点好奇,有点紧张,随着老人走近那些教室。

透过教室门上的小玻璃窗,我看见了坐在琴凳上弹钢琴的男孩,脸上写满了不情愿;看见了斜抱琵琶,细心地为它调音的女孩;看见了歪着脑袋,缓缓在琴弦上拉出一支优美小夜曲的女孩……

然后,我遇见了她,或者说,邂逅了“它”。

一位古筝老师正为她的学生演示一首乐曲,从我的角度看去只能看见女老师的一个侧影——她穿着长裙,裙摆微微摇曳,朴素的色彩在她身上穿出了优雅的气质;乌发在脑后松松地挽着,记忆中忘却了是否装点着簪子,想来应该是有的;手在筝弦上跳跃,时勾时提,时按时拨,音符流淌,宛转悠扬。

我静静听着,静静看着,有些入迷,心中渐生向往。

“我想学古筝。”参观完毕,我毫不犹豫地说出了自己的选择,斩钉截铁。

母亲有些讶异,但并没有说什么。我欢喜地报了名,满心期待着那位老师能够给自己上课。

令我很失望的是,我的古筝老师并不是那位女老师,但我时常能够看见她穿着长裙在琴行里走动,婉约如古典画里走来的仙子——后来我读的书多了些,才知道可以用“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践远游之文履,曳雾绡之轻裾”这等词句来形容。

彼时的我还不知这种长裙名为“襦裙”,更不知它有个美丽的名字——汉服,但是我的心却已深深为它的美丽倾倒。

我爱你那朝圣者的心

真正了解汉服,是在我上初中之后。

历史老师讲到明末清初的历史时总是十分感慨,他提及元朝和清朝都显得有些忿忿,那时被我们一群尚还稚嫩的初中学生戏称“愤老”——人家是青年人,叫愤青,历史老师是个小老头,那就是愤老无疑了。

但是读历史时终究会动容。老师自己是嘉定人,特意跳过课本,多讲了几段嘉定三屠的故事,至今依然记得老师眼中闪烁的光,我们沉默一片。

回家后我查了许多资料,查了剃发易服、查了扬州十日、查了汉服的历史……甚至不惜花费自己少得可怜的零花钱买了一本《中国服饰史》。我花了很长时间默默地阅读着,难过而又震撼,更为那些埋在累累白骨下的英雄之心、血溅黄河两岸也不曾退缩的勇士而感动。

也是从那时起,我真正爱上了汉服,不仅是它优雅大气的服装制式,还有它那辉煌的千年史和悲凉的泯灭,以及服装蕴含的文化与精神——我读叶芝的诗《当你老了》,觉得用在这里甚是贴切——多少人爱过你昙花一现的身影,爱过你的美貌,以虚伪或真情,惟独一人曾爱你那朝圣者的心,爱你哀戚的脸上岁月的留痕……

我们,以同袍之名

再后来,我升上了高中。

有幸遇到了和我一样喜欢汉服的同学予七,我们一见如故,知道了有个词叫“同袍”,知道了溪山琴况先生,也知道了汉服运动。

正值青春年华、热血沸腾的我也想为汉服做些什么,哪怕只是小小的一点努力也可以。

巧的是,那时我和予七是班级里的宣传委员,负责出黑板报。高中黑板报的主题,众所周知,都离不开“民族精神”、“爱党爱国”之类的正能量,于是我们经常会在黑板报上穿插一些配图,经常用的就是身着汉服的男女孩形象,旁边或多或少会带上一些“有服章之美谓之华”之类的宣传语。

我们的语文老师是位年轻的女老师,对汉服很感兴趣,看了我们的插图还会问几句有关汉服的问题。但是我和予七对汉服的了解并不算全面,属于热情有余、知识不足的那一类,于是经常和老师结伴到图书馆去借书,比如《细说中国服饰》、《中国传统服饰图鉴》等等。每次我在图书馆里看到这些熟悉的书名都会莞尔一笑,回忆不可遏制的涌上心头。

予七的绘画一等一的好,翻遍了许多参考资料后,她下决心自己设计汉服,和我讨论样式、颜色的搭配,老师偶尔也会凑凑热闹。在我们的宣传下,班上许多同学都渐渐喜欢上了汉服,我们的“同袍群”人数越来越多。

高二那年的歌唱比赛,我们一致选择了曲目《重回汉唐》,虽然音乐老师觉得合唱这首歌可能会比较难,但是我们执拗地坚持着。比赛那天,我们的歌声响彻整个操场,听到我们班的名次时不禁眼眶微湿——那一次,我们是一等奖。

高二的才艺节,我和予七报名参加朗诵,篇目是天涯在小楼的《为汉服的浅吟低唱》,站在台上的那一刻,我有些恍惚,读着读着,再一次湿了眼——那一次,我们是一等奖。

我们不是什么愤青,不是民族极端分子,我们对汉服的爱源于心,不愿让这美丽的服装成为一个悲剧,被一个民族背叛和遗忘。

高考后,予七去了北京学服装设计,我留在上海读计算机,彼此间淡了联系,但是每次予七回上海时我们都会穿上汉服,见面时相视一笑——好久不见,而你依然爱着它。

结尾

我是许许多多平凡人中的一个,每天过着极其规律的生活,也没有什么很宏大的“汉服复兴”的愿景,对我而言,让更多的人明白什么是汉服,让更多的人喜欢上汉服,能够尽自己微薄之力,这就足够了。

杨蕾评语

不知道是被作者的文章打动还是被情节打动了。

嘉林评语

从小学写到大学,汉服真正融入、贯穿了作者的学生生涯,这也应该是相当多汉服同袍的经历缩影。汉服情,民族心,我的愿望是,希望作者和朋友们坚持初心,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和奉献精神将汉服文化传播得更广、更深;我相信大家,一定会成为民族复兴的栋梁。

来源岭南汉服网:http://www.gzhf.org/12173582.html

分享到:


【上篇】
【下篇】




发表评论


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