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广州汉服社会视点
“大学生着汉服抵制圣诞节”的新闻,他们穿的不是汉服?
2014年12月28日 来源:www.gzhf.org

本站转载仅作展示,不代表完全赞同。

“大学生着汉服抵制圣诞节”的新闻,他们穿的不是汉服?

澎湃新闻记者 罗昕

2014-12-28

穿汉服“抵制圣诞节”?无论这件事情是不是由高校学生所为,但他们穿的都不是真正的汉服。在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顾晓鸣看来,从事件本身来说,表达观点是自由的,但“用‘抵制’(这个词)可能过于政治化了”。

 

中新网发布的图片新闻。杨华峰 摄

12月24日,中新网发出一则题为《湖南高校学子着汉服高举标语“抵制圣诞节”》的图片新闻报道。报道称:“湖南一高校学生身着汉服来到长沙太平街的圣诞活动现场,手举‘抵制圣诞节’等标语,呼吁市民回归中国传统节日,理性过节。”

而根据中国日报网12月25日长沙讯,此次大学生活动的发起人万昌盛表示,活动主要是来自湖南航空工业职业技术学院的学生参与的,活动的初衷是当前中国人把西方节日过得比中国节日还热闹,有点不太理性,因此想出了借穿汉服来抵制圣诞活动。

“影楼装”充为汉服,误导民众?

“大学生穿汉服来抵制圣诞”的消息一出,各方质疑、争论络绎不绝。其中,有两条回应值得关注。

一条是贴上“湖南大学生,被迫脑残?”标签的微博。微博内容声称,一位湖南大学生向一位姓王的记者反映:“王老师,我们是被迫的。学校统一买了汉服,学生会发给我们服装以及标语,要求我们上街举牌抵制圣诞……拒绝的话,没有说有具体什么惩罚。我们担心会在奖学金、找工作等问题上受到报复。”此微博激起网友对这所“学校”的严厉申讨。但这所湖南高校究竟是哪一家?是不是湖南航空工业职业技术学院?“王记者”又是谁?目前尚无确切消息。

湖南大学法学院教师(微博实名认证)在评论下回应:“求真相。我昨(26日)在电视台录节目谈这个话题,据同期参加节目的汉服社的人现场说,这是一个商家组织穿影楼戏服炒作。也不是什么大学的。”

澎湃新闻就各转发微博留下的信息联系了一位简介为“媒体人”的微博ID“王思想016”。他并未否认自己是“王记者”。就此事涉及的大学,他回应称“是湖南的大学,不一定是湖南大学”,还表示“应该是湖南几所大学都被组织(参与)了”。但当澎湃新闻希望就此联系爆料的学生时,此人不再回复。

还有一条微博值得注意,湖南潇湘汉服社联合湖南各地方汉服社与各高校汉服社团于12月25日在微博ID“潇湘汉服”上发表一份联合声明。此声明内容主要有三:“新闻报道活动与湖南各地方汉服社及各高校汉服社无关”、“报道中所着并非汉服”、“高校学生个人参与抵制圣诞节不能代表湖南省各地方汉服社及湖南省各高校汉服社对西方节日的态度”。声明中说“其服装开领、长摆、 纹饰完全不是汉服内敛端庄的风格。在没有经过认真的准备下,以各种‘影楼装’充为汉服,误导民众,这不仅仅是对汉服的不尊重,也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不尊重,更谈何弘扬传统节日?”

“是不是汉服不在于形制”(本站注:汉服要求形神兼备,是否汉服首先就看形制,有了正确的形制,才能体现应有的文化内涵和意义,因此澎湃新闻这种说法并不准确)

那么,图片报道中那些抵制圣诞节的湖南大学生,穿的真是汉服吗?如果不是,汉服应该是什么样的?

 

中新网发布的图片新闻,从此图可以看到“汉服”袖子细节。

复旦大学燕曦汉服协会会长杜宜骏看了看照片中学生们所穿衣服,不到一分钟就十分肯定地告诉澎湃新闻:“绝对不是(汉服)。” 她表示,汉服本身有很多特点,而这些特点在照片上的“汉服”上未能体现。杜宜骏介绍,最明显的特点是领子。“汉服的衣领是贴身的,不会像照片那样翻起或离身体有一些距离。”

照片中“汉服”的袖子也是漏洞之一。杜宜骏说,汉服的袖子一般是有接袖的,起初是因为古代纺织布幅不够只能接袖,而后是形成了传统被保留下来。“照片上的服装也没有接袖。并且,图上的袖子应该是模仿汉服的广袖,但汉服的广袖不是图中的喇叭袖,广袖有点像直角梯形的。”

虽然杜宜骏看不清照片上的衣服有无汉服前后都应有的“中缝”,但她肯定照片上从腰部开呈八字往两侧收的下摆是真正汉服里所没有的。“这服装一般是电视剧或者影楼拍摄为了艺术效果做的,不是汉服。可以说,目前的古装剧都没用过汉服。”

 

由复旦燕曦汉服协会提供的汉服图示,展示了汉服的几种袖子形制。

上海汉未央传统文化促进中心负责人姚渊也认为照片中学生所穿服饰不能被定义为汉服。“不是从形制意义上否定,因为我们很难武断地说历史上有没有那种形制。我之所以否定它,是从汉服的礼乐传统和当代复兴意义而言。” 姚渊向澎湃新闻表示,《左传》说“有服章之美谓之华,有礼仪之大故称夏”, 《易经》说“黄帝垂衣裳而天下治”。“汉服从华夏文明一开始就被赋予了强烈的礼的蕴义,它必须法象天地,符合身份、秩序、庄重、礼敬的特质。”姚渊说,“轻佻的汉服不能说没有。青楼装、影楼装总还是有的,但不是汉服的主流。”姚渊认为也不能称之为“改良版汉服”:“只要还叫汉服,就不能偏离礼的特质。”他评价:“我认为湖南学生所着,且不论主观动机如何,客观上不仅未能传播汉服正面形象,而且还有抹黑污名之嫌。”

“抵制”这个词有点“过”

对于此次学生们衣着“汉服”上街抵制圣诞节,姚渊认为,以他个人而言不主张“全民过圣诞”,但用“抵制”这个词有点“过”,“开放的心态和胸怀要有,但文化上不能本末倒置。”杜宜骏直言每个人都有表达自己观点的权利,但不应该打着喜欢汉服及传统文化的群体的旗号。“我们喜欢汉服及传统文化不是要打压其他文化,是希望传承和宣传自己的文化,在文化交流里更好地发展我们的文化。”杜宜骏个人认为不了解节日的意义就“凑热闹”是不好的,但也没必要进行抵制。“节日是文化传播的一种,我们可以通过节日感受不同的文化魅力。”

在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顾晓鸣看来,汉服是包括衣、冠、发式、面饰、鞋、饰物等基本要素的整体的民族服饰,也是一个礼仪系统,而并非仅仅是一件衣服。历史上的汉服与现在电视上的相比,并没有那么华丽艳俗、纹样繁复,也没有高耸的欧式立领等。

但他强调,此番问题的核心并不在于学生所穿究竟像不像“汉服”,“何况不同时期和朝代,汉服都在变,并吸收多民族的东西。”顾晓鸣说,汉服既有基本样式,也一直与戏剧化和节庆化互动,去纠结学生所着是否为真的汉服并没有太大意义。

“我可以说,现在纯粹的汉服是没有的。”顾晓鸣告诉澎湃新闻,“学生们不是服装专家,他们的行为就好似cosplay一样。”他认为“有人支持、有人反对”代表了时代多元的声音,表达本身应是自由。“只是用‘抵制’可能过于政治化了。学生们不妨用80后、90后幽默的方式,比如用网络语言那种亦庄亦谐的方式去表达。”

对于圣诞节对中国的影响,顾晓鸣的看法是节日的意义在当下已然发生了改变。“西方人也会过春节。节日慢慢演变成一种世界的、全民的、交流性的甚至商业性的活动。”就这一点而言,顾晓鸣认为人们心胸要开阔一点。

来源岭南汉服网:http://www.gzhf.org/12281628.html

分享到:


【上篇】
【下篇】




发表评论


看不清?